一个女人的自述:我曾是沙特亿万富豪的爱妾

吉尔·多德 图片版权 JILL DODD
Image caption 吉尔·多德是美国知名时装品牌Roxy的创始人

美国知名时装品牌Roxy的创始人吉尔·多德的过去颇不平凡。1980年,20岁的吉尔在法国做模特,期间邂逅一位名叫阿德南·哈肖吉的富翁。当时她不知道,这位沙特亿万富豪是军火商,在政坛有强大关系网。没过多久,吉尔成了他“寻欢作乐小老婆”之一......不久前,她向BBC的《瞭望》节目讲述了这段故事。

那一切都开始于一次派对邀请……

我的经纪人问我愿不愿意和她一起去蒙地卡罗,我回答说,愿意,太好了,时间正合适!抵达当晚,我们去参加一次很棒的派对。有音乐,歌手,有熊熊燃烧的篝火,火焰照亮了夜空。

我喝完一杯(香槟),和其他客人一样把杯子扔进篝火。派对很疯狂、很奢华。我想跳舞,我一直很喜欢跳舞。突然注意到桌子对面坐着的那个男人,他很平易,就好像哪位女友的爸爸,看上去很安全。

我们对视了一会儿,我记的是我走过去,然后我们跳舞。期间我的经纪人走过来,问我知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我说不知道,也不在乎。她说,那是阿德南·哈肖吉。我反问她,哈肖吉是谁?

哈肖吉是沙特亿万富豪,军火商。1980年代几起震惊世界的丑闻都和他有关,其中包括1985、1986年的伊朗门。当时正值两伊战争,里根的美国政府向伊朗出售武器,并还资助尼加拉瓜反政府游击队。其中哈肖吉是关键中间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哈肖吉的游艇曾经是世界第一大,还被用于007影片拍摄

我记得跳完舞,我们坐下来。他拉起我的衣袖,在我胳膊上写下鲜红的大字:我爱你。最开始我没有意识到,那字是用血写的!

我记得有四下有不少玻璃……我们摔碎过的杯子,往篝火中扔的椅子。

"我坐下来,试图搞明白刚刚发生的这一切。我迷失在自己的世界中,酒精让我头晕,在这个疯狂的地方,我身边都是陌生人。我能做的就是看着我的胳膊……我喜欢他写的那几个字,'我爱你'。我没有擦掉。"

摘自吉尔·多德所著《爱情的货币》

当时他那样做,我觉得好玩儿,很有想象力。我们跳舞时很天真,像孩子一样。欧洲的派对上,人们会做各种怪事,有时很疯狂。

派对要结束了,经纪人告诉我,阿德南想请我去他的游艇喝咖啡。我说我就想睡觉,她指着地中海说,但是,要去的是那条船啊。那条船看上去更像是女王玛丽号!像邮轮,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游艇。

吉尔当晚没有去和阿德南喝咖啡,但是她同意转天晚上一起吃晚餐。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88年特朗普买了哈肖吉原来的游艇,命名“特朗普公主号”

我们坐船去的游艇。游艇真大,至少有10间卧室,迪厅,下面还有能做开胸手术的诊所……

我们刚到的时候,他问我们是不是需要换衣服,然后带我们去一个房间,那里挂满了定制晚礼服,我很吃惊……我是模特身材,我想那间屋里所有的衣服都合适。

晚餐很讲究,餐后他问我愿不愿意在游艇转转看看。我们看了他的卧室,床罩是皮草,门把手是纯金的,还有那种像007电影里一样会转、露出后面密室的墙……在我看来,那游艇真棒、充满创意。

这艘高大上的游艇后来的主人之一是唐纳德·特朗普。特朗普将游艇命名为"特朗普公主号"(1988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80年代晚期,阿德南·哈肖吉曾因与菲律宾总统马科斯“非法交易”被引渡到美国受审,1990年无罪释放

阿德南好像非常希望了解我、我的兴趣。我们坐下来聊了好几个小时。但是他还对我说,"我必须诚实,我知道你所有一切,为了安全起见,我必须调查你。"

他告诉我一些他根本就不该知道的事,我的老家,我爸爸是消防员,我在巴黎做过什么工作……其他正常人可能会因此感到震惊,但我从来不轻易给别人下结论。

那天晚上之后,我绝对希望能再见他,但是我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你知道那种感觉吧,有时候你好像觉得对方很熟悉,就好像从前早就认识一样;你不懂原因,但一切感觉都很合适。

还有,他没有想亲我,这给我留下好印象,让我更多地想起他。

两人的关系就这样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吉尔和阿德南没有发生关系。后来,她怎么就成了他的"小老婆"?

他请我在巴黎吃饭,然后问我愿不愿意和一些朋友一起去非洲、西班牙。

这时我仍然不知道他到底做什么,甚至不知道他到底姓什么。那时没有互联网,我上哪儿去查那种信息?但我知道我对他感兴趣,希望能多和他在一起。

图片版权 JILL DODD
Image caption 吉尔在巴黎作模特

当时吉尔只有20岁,做模特,身边都是美丽、英俊的年轻人。阿德南年纪大两倍,相貌平平…

他身高大概5英尺4,我可能比他高5英寸,他头很圆,秃顶,大肚子,其实我觉得那很可爱,我从来没有被那些典型的英俊小伙儿吸引。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比较自卑,我觉得和相貌平平的男人在一起感觉更舒服。

记得我和一些熟人、朋友在玛贝拉(Marbella),阿德南还没来。一天晚上,我听到阿德南的笑声,他说,啊,她在那儿呢!他们叫醒我,他拉着我的手带我去他的房间。我们说了一会儿话,他突然问我,"你要不要洗个泡泡澡?我去给你放水。"

我躺在澡盆里,他坐在澡盆边,我们接着说话。后来,我走进他的卧室。那时,我已经很想亲他,我记得是我先凑过身的。但是他说,你接受合同前我不能亲你。我当时根本不懂他在说什么。

阿德南说,我不做那种传统方式的婚姻。他把自己和皇室相比,沙特皇室成员、还有其他有权有势的人可以娶3个合法妻子、养11个寻欢作乐的小老婆(pleasure wife)。

他说,我想让你做我的小老婆,我们签五年的合同吧,我照顾你,你任何时候都可以联系我,如果你想见我,我会派飞机来接你,你可以有其他男朋友。

当时我一切都不在乎,我反正一直希望独立,我心想,怎么都行,我就是想和他亲吻。

合同并没有文本,是口头的。那一吻,仿佛签了字,吉尔立刻成了阿德南的小老婆。

那意味着,我和他在一起时过他的那种生活。住的是美丽豪宅,有佣人,有厨师,有按摩师。阿德南很喜欢时装,特别喜欢打扮我,很有意思。

我只接受过他给我的衣服、小珠宝。他一次想送给我一个巨大的钻戒,我拒绝了,(钻戒)有点儿过份。我并没有抛弃一切去跟他。我继续付我的房租,独立生活,继续工作。

吉尔知道他绝对富有,但是她不知道他是军火商。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我才知道他怎么赚的钱。最开始我问过,但是他没有提武器。

一次去拉斯维加斯,他对我说他正忙着签一个大单。他向我解释了一些内情,我不禁大叫,但是,那都是军火!他回答说,战争中,所有的国家都有权保卫自己,不是吗?

图片版权 JILL DODD
Image caption 吉尔·多德后来创建美国时装品牌Roxy

我也在酒店、派对、晚餐等场合见过其他的小老婆,后来成常态了,我们尊重对方,但保持距离。我感觉,在他心中我是特殊的。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事情也在变化。

一天晚上,他给我带来一条本来买给别人的项链。我已经睡了,半夜他进来,带着小礼包,他亲了亲我的头,我转过头,他说,"哦,搞错房间了。啊,你可以留下那份礼物。"

我感觉要崩溃了一样。那是第一次我非常伤心。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81年3月,意大利女演员在哈肖吉游艇的浴室中

那时我已经开始上学,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没有从前那么多。后来我意识到,他在找其他的女人。我感觉怪怪的,我不喜欢。

我和阿德南在他的套房里,一个男人走进来,他拿着一个大大的黑色文件夹,里面装着模特的照片。他们开始一起翻看,突然我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了。我问,你在做什么?你是要找女孩子买吗?你是这样找到的我吗?你是在目录中挑的我吗?

他们俩人互相看了一眼、笑了起来。我感到被背叛了,一切都明白了。那肯定是个转折点。那时他身边总是围着许多女人,我感觉一切都在变得越来越龌龊。

后来,我遇到了那个叫Rene的女孩子,她看上去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稍微矮一些、更年轻一些。我开始觉得我是不是太老了(当时吉尔22岁)。

图片版权 JILL DODD
Image caption 吉尔·多德新书封面

吉尔离开了,但是随后好多年一直和哈肖吉有联系。

每一次他都问我,我愿不愿意回来。如果他告诉我他爱我、愿意和我单独在一起,不要其他的女人,我想我会考虑他的。但是,我无法对付妃嫔成群,我希望有一对一的两性关系。

我的书出版的当天(2017年6月6日)阿德南去世。我那种震惊感持续了一星期。有时候我会半夜醒来、起来哭,感觉好像我在和他说话,告诉他我曾爱他。

关于他,我只有愉快的记忆。听起来可能很疯狂,但是我觉得(和他的关系)也许是我和男人关系中最为健康的一段。因为,绝对诚实,他尊重我,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狠话。

事实上,和阿德南分开后,我嫁给美国丈夫,他虐待我,很可怕。

现在我57岁,更成熟,结婚快20年了,生活很幸福,但是,每每想起来,我仍然觉得那是一段美好的友情。

吉尔有两个女儿,分别22岁和17岁。如果她们说和哈肖吉那样的男人、有吉尔当年那样的关系,她会怎么想?

哦,天啊。我会害怕,绝对为她们担惊害怕。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