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少女梦想当相扑选手 挑战世代传统

图沃辛贾格尔练习 图片版权 Samuel Bergstrom

多年以来,蒙古选手一直在日本相扑圈称霸,而少女图沃辛贾格尔(Bum-Erdene Tuvshinjargal)希望追随前人的脚步,成为相扑选手。由于她是女孩的关系,这意味着她要挑战相扑几世纪以来的传统,不过她愿意作出这样的挑战。她在乌兰巴托的家中接受记者埃林‧克雷格(Erin Craig)的访问。

在相扑土俵的一边站着一名魁梧的男性选手,而图沃辛贾格尔则站在另一边。她把相扑带系在莱卡衣上。

选手们静静地等待着,互相对望。接着,他们扑向双方。他们在土俵中心对战,是一场力量的竞赛。

图沃辛贾格尔接着冲前,把对手挤出土俵外。

她离开土俵的时候,绽放稀有的笑容。

这名年仅17岁的相扑世界冠军说:“你不可以害怕。假如你害怕的话,你不会得到胜利。”

图片版权 Samuel Bergstrom

图沃辛贾格尔小时候与祖父母一起在电视上观赏相扑比赛,但从未想到有一天她会成为相扑选手。她后来学习柔道,两年前她的教练建议,她可以试试参加一个月后举行的相扑比赛。

那个比赛就是世界青少年相扑锦标赛。那年,图沃辛贾格尔拿着铜牌回家。去年,她带回一面金牌。

她的教练拿染巴特(Gankhyag Naranbat)认为,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拿染巴特以前是一名专业的相扑选手,亦曾拿过世锦赛金牌,他清楚知道相扑选手需要什么素质。

他预测,图沃辛贾格尔可以在重量级组别可以得到世界冠军三次以上。假如他的预测成真,她会打破队友桑吉德玛(Khishigdorj Sunjidmaa)的记录。

打破界限

不过无论图沃辛贾格尔打破多少纪录,她的相扑选手生涯差不多已经抵达顶峰。只有男性才能成为职业相扑选手。

日本是唯一进行职业相扑的地方,力士参加六个锦标赛。相扑一开始是宗教仪式,至今还是拥有深厚的仪式的意味。女性甚至不准进入土俵。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是唯一进行职业相扑的地方

日本于1990年代中期希望举行奥林匹克运动会,所以开放女性参加相扑赛,自始女性选手开始在业余组别进行竞赛。虽然相扑尚未成为奥运项目,不过经过12次世界赛后,女性相扑已成为相扑圈不可或缺的部份。

图沃辛贾格尔来自蒙古,一个爱好相扑的国家。蒙古选手多年来在职业相扑所向披靡,七月蒙古力士白鹏翔(Hakuho)才刚打破最多胜利的世界记录。

蒙古文化中,摔跤是三大运动之一,占有重要地位。除了传统摔跤外,不少男孩都会学习相扑。

拿染巴特指,蒙古力士运用传统摔跤的动作,大力改变相扑。相扑比赛能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完成,但蒙古摔跤并不受土俵规限,并需要多时间及策略。

拿染巴特说:“蒙古力士参与相扑前,相扑只是力士互推对方……这正是为何蒙古力士技高一筹的地方。”

塑造未来

蒙古传媒不会报道业余相扑,令女性选手得不到公众注意。不少人得知有女性相扑时都大吃一惊。

女性选手做到的,也令他们感到惊讶。

图沃辛贾格尔说:“当我踏上土俵上,他们觉得我好像野兽一样…… 不过当我踏出这幢建筑物后,我也只是个女生。”

图片版权 Samuel Bergstrom

如同其他同龄的年青人一样,她在思考自己的未来。去年六月她从高中毕业,她现时正忙于申请大学及考虑未来的事业。她最想成为一名女性相扑力士。

“我全心对待相扑…… 我想致力追求。”

由于业余选手不常得到商业赞助,她到底能否成为职业选手,仍是未知之算。蒙古政府会向拿到奬牌的选手发放奬金。不过每年只有一场大型国际赛,就算图沃辛贾格尔拿到金牌,她也难以以相扑维生。

她也喜欢演戏。她也希望能把运动与演戏结合──就好像她最喜欢的演员成龙一样。

这并非前所未见。蒙古相扑冠军乌兰巴雅尔(Ulambayar Byambajav)曾参与几个电视节目。或者图沃辛贾格尔可以另辟蹊径,成为蒙古第一名女性相扑教练。

世界冠军──假如她能参赛的话

图沃辛贾格尔跟很多队友一样,只能依赖支持她的家人。她的祖父母喜欢相扑,他们家中的墙壁都是贴满图沃辛贾格尔相扑的照片。

明年图沃辛贾格尔将会参与最后一次青少年世锦赛──除非她击败其他较年长的选手,就会参与成人组别。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女性能参与职业相扑选手,还有遥远的一段路

她之前已经2016年世界锦标赛为蒙古国家队参赛,蒙古得到亚军。

图沃辛贾格尔会将目光放在2021年的世界运动会。或在未来一天的奥运会。

拿染巴特对徒弟的能力有有信心──毕竟她已有能力打败男性选手。假如她能掌握策略,她将成为不可抵挡的力量。

假如相扑规则更改,令女性可以成为职业力士的话,图沃辛贾格尔会成功吗?

拿染巴特说:“会的。她将会是冠军。”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