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巴分治:乱世中一段不寻常的爱情故事

阿姆利则印巴分治博物馆 图片版权 COURTESY THE PARTITION MUSEUM, TOWN HALL, AMRITSAR

一件传统的金色绣花衣,一只破旧的棕色小皮箱。两件看似寻常的东西,背后却有一段不寻常的故事。

绣花衣和小皮箱的主人分别是一女、一男,他们还很年轻,生活在英属印度的旁遮普邦,是经过双方家长引见后相识的,刚刚订婚。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没成想,印度突然乱了:国破家亡那种天下大乱。

那是1947年。南亚次大陆一分为二:英属印度分裂为两个独立的国家—印度和巴基斯坦。悲哀的是,"分家"的过程充满暴力、血腥。期间估计有50万到100万人丧生,流离失所的人更是难以计数。

上面说到的这对年轻人所在的旁遮普邦恰好处于漩涡的中心。旁遮普西部主要为穆斯林聚居区,归了巴基斯坦;东部主要为印度、锡克人聚居区,留在印度。

这两人都是锡克人,但是住在旁遮普西部、也就是去了巴基斯坦的那一边儿。

当时,不同族群的人相互仇恨,不同宗教派别之间发生激烈冲突,女人被强奸,孩子被残杀……

一直平安无事的人间,仿佛瞬间就成了地狱?

锡克人、印度人逃往印度,穆斯林人逃往巴基斯坦。这对新人的家庭也不例外。绣花衣、小皮包分别是她和他逃命途中最为珍贵的家当。

男人叫巴格万·辛格·迈尼(Bhagwan Singh Maini),30岁,家在棉瓦里(Mianwali)。他的三个兄弟已经死于暴乱。那天,他把自己的各种证件、家里的房契等重要文件塞在破旧的小皮箱里,逃了出去。

女人叫普里塔姆·考尔(Pritam Kaur),22岁,家在250公里外的古吉兰瓦拉(Gujranwala)。一天,家人把她悄悄送上开往阿姆利则(Amritsar)的火车。

普里塔姆抱着两岁的弟弟一路逃难,跨过鲜血染红的边界。她的背包中,是她最最珍惜的财产:那件绣花衣。

没有成为嫁衣的绣花衣,是天下太平时她美好生活的象征,一针一线中,也曾充满了她对未来婚后生后的憧憬。

印巴分治引起的人口流动算得上人类历史上规模最为庞大的一次。大约1200万人跨越新设的国界,其中就包括普里塔姆和巴格万这对年轻的恋人。

阿姆利则城附近出现许多、许多拥挤的难民营,普里塔姆和巴格万最后也都流落进了难民营。

一天,衣衫褴褛、饥饿不堪的难民又排起大队等着领饭。奇迹发生了:普里塔姆和巴格万居然排在同一队!

听起来像不像是宝莱坞?但是,这是绝对真实的故事。

图片版权 COURTESY THE PARTITION MUSEUM, TOWN HALL, AMRITSAR
Image caption 100万人逃难,两个人偶遇的概率有多大?

巴格万的儿媳库吉·迈尼(Cookie Maini)向BBC介绍了两人当时悲喜交集的心情:"他们有说不完的话要倾诉,告诉对方自己家里发生了哪些悲剧,猜想是不是命运之神的眷顾让他们在难民营里巧遇、重逢……

后来,这两家的其他人--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家里剩下的其他人也都团聚了。

1948年8月,普里塔姆和巴格万有情人终成眷属。婚礼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肃穆。因为,两家人其实都还没有从那段恐怖的经历中恢复过来。

普里塔姆穿上自己心爱的绣花衣,巴格万从小皮箱里 拿出各种证件、文件......

两人开始在一起的新生活。

巴格万加入旁遮普邦司法部门,成了公务员,政府赔偿给他一套小房子,他带着妻子搬去了卢迪安纳(Ludhiana)。

生活总算安稳下来。他们先后生了两个孩子,后来两个孩子都成了公务员。

30年前,巴格万病逝,享年70岁;15年前,普里塔姆病逝,享年77岁。

命运,是有情,还是无情?逃难路上,巴格万和普里塔姆以为再也没有可能共度今生,命运又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但是,数以百万计算的逃难人中,两个人能巧遇、重逢,概率有多大呢?儿媳库吉说

绣花衣和小皮箱是人生"可以失而复得的见证"。

图片版权 COURTESY THE PARTITION MUSEUM, TOWN HALL, AMRITSAR

现在,绣花衣和小皮箱成为阿姆利则印巴分治博物馆中最为珍贵的展品。

博物馆位于新修复的市政厅,去年10月开张。今后将用照片、信件、口述录音、难民实物、官方文件、简报等各种展品重现印巴分治那段动荡的历史。

博物馆负责人马利卡·阿鲁瓦利(Mallika Ahluwalia)说,他们将拥有有关印巴分治最为全面、综合的档案记录,是世界独一无二的。

触目惊心的黑白照片,展示印度人、穆斯林人的逃难队伍;牛车上堆满了他们带往新家的日用品;数以百万计的人走上逃亡路;一个车队足有10英里长;火车上沾满血迹;没有多少警察、士兵平息暴乱......

历史学家拉玛昌德拉·古哈(Ramachandra Guha)说,(那时)保护英国人的生命安全成了"至关重要的";暴力冲突中女人受伤害最为惨重,数十万被绑架,并不是所有人都侥幸生还。

农民、艺术家、政府工作人员、商贩、苦力......全国上下流离失所的人难以计数,涌进拥挤的难民帐篷城。到1950年,仅在加尔各答就有20万难民。

图片版权 COURTESY THE PARTITION MUSEUM, TOWN HALL, AMRITSAR
Image caption 分治几个月后,血腥暴力仍在持续

分治几个月后,血腥暴力仍在持续。10月,旁遮普一家报纸的头版报道讲述了那里的局面混乱和人们的绝望:

武装暴徒攻击小村;停电,城镇陷入黑暗,"月亮升起来帮助数以百万计的难民";霍乱泛滥;洪水;困在难民营中的人等着救援。

1947年10月,印度第一任总理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写道,"民生依然如噩梦,一切都陷入混乱。"

印巴分治博物馆希望,看到这件绣花衣和小皮箱、听到巴格万和普里塔姆的故事,能帮助人们懂得作家苏尼尔•基尔纳尼(Sunil Khilnani)笔下描述的那种:

"印度(诞生)核心那些难以言喻的悲哀"。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