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的墙:神奈川的浪悄悄来到了伦敦

《神奈川冲浪里》 图片版权 PAUL KERLEY
Image caption 伦敦坎伯韦尔的一栋房子背面,有一幅模仿葛饰北斋《神奈川冲浪里》的壁画。

一场在大英博物馆的火爆画展,再一次证明了日本画家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冲浪里》依然是世界上被再创作次数最多的画。

从巴黎地下墓穴(Catacombes de Paris)到美国华盛顿的一个中学,再到英国布里斯托的一条街道,你可以在世界各地看见《神奈川冲浪里》的翻版。

在众多再创作的作品中,一面壁画几乎被隔壁制毒工场的爆炸摧毁。但是正如艾利克斯 马歇尔解释的那样,世界上还有更多像这样的壁画。

1997年,多米尼克 索兹想要改变一下他的生活,他去参加了一个个人发展课程。其中一个课程要求他领导完成一个社区计划。索兹说:"当时,人们都在挨家挨户的敲门,为慈善机构筹款。我不是那样的人。"

索兹不是艺术家,但是他一直都喜欢在墙上作画。"我还记得我小时候和爸妈一起,经过一些画有壁画的墙。我抬头看,心想这就绝对就是世界上最酷的东西。"

他自己的房子有一面巨大的墙,于是他决定在墙上作画就是他的社区工程。决定做这个项目是简单的,难的地方在于,画什么。

图片版权 Google
Image caption 红色版本的《神奈川冲浪里》

一天晚上,索兹和朋友讨论了这件事情。他决定要画一些自然的东西。他说:"很多在墙上画的画都很垃圾"。索兹想画一棵树,清风拂过的一棵树。但是他的朋友说:"波浪怎么样?"然后他们有了一致的想法:"那个日本画怎么样?"

20年过去了,索兹在南伦敦坎伯韦尔的房子的背面一直是葛饰北斋的那副海浪画。

坎伯韦尔的这一副就像葛饰的原画,海浪卷起来了,泡沫从浪尖喷涌而出。葛饰的原画里的浪花好像打不湿三条木船上的水手,但坎伯韦尔墙上的狼却可以随时扑到行人, 湿了他们的衣裳。

在开始画之前,索兹去了附近的一个技工体验室,确认了没有人反对。"我最大的担忧就是人们会认为这是一个眼中钉,或者不把它认为是艺术。"

索兹房子背后的车库的主人是一个"刻薄的希腊人"。但是当索兹跟他说要在墙上画葛饰的画的时候,他说:"哦,葛饰!那个巨浪?我的玻璃杯里刻了那幅画。"

两周后,在当地人和一些路人帮忙下,画作完成了。"小孩和妈妈们也会拿一把刷子,在墙角处刷一下,"索兹说道。

这面墙改变了这条街。索兹说:"人们从前在这里嗑药,或者丢弃他们偷来的包。但是这面墙,把这里变美了。人们来这里微笑地欣赏。"

"这完全实现了我当初做这个课题的愿望,"索兹说。

图片版权 TIM DICKENS / @BRIXTONBLOG
Image caption 2012年这面壁画受到了摧残

但是,这面巨浪之墙也经历了不小的磨难。2012年,一位当地居民在这幅画下面的公寓里鼓捣化学药品,结果不小心发生了爆炸。消防管员花了3个小时才把大火扑灭。

索兹在接受伦敦当地报纸Evening Standard 的时候说:"我第一次听到这场意外,就是我朋友打电话跟我说,你的房子在漂。"

三分之一的墙面都被烧了,浓烟熏了其余的部分。但是人们在几周后,不仅找到了志愿者来修复,还拉到了建筑颜料公司多乐士的赞助。

这一次人们在墙上画了一个喷发的富士山。不仅标记这次经历,也用以纪念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

为什么社区都认同索兹的画?索兹说最简单的原因就是因为葛饰的画没有时间限制。"这就像莫扎特的音乐,简单但是律动,饱含力量与魅力。"

"有些人可能轻视它,但是这就是一幅让人想挂在家里的画。你不会真的想挂一个《蒙娜丽莎》或者《呐喊》在自己家的,对吗?"

"当你看见一位母亲和小孩经过巨浪之墙的时候,小孩激动地想看这是什么,张开了嘴巴,这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