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核危机反思:二战核攻击日本前外交秘史(下)

1945年日本投降后,美军在广岛拍摄的一张照片仍显示一片浩劫后的惨状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45年日本投降后,美军在广岛拍摄的一张照片仍显示一片浩劫后的惨状,图为被原子弹爆炸烧毁的一辆公交车。

在各方关注朝核危机僵局的8月,人们难以忘却二战中美军首次使用核武器攻击日本、在击败日本帝国主义同时造成人道灾难的历史。

去年,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重访广岛原爆地之际,表达了建立无核世界的景愿。人们不禁会问:为何二战时美国和日本之间的有关秘密和谈没有成功阻止原子弹的使用?

对日本战争史有深入研究的记者德本荣一郎就此做出了调查报道,解释了为何美国试图通过梵蒂冈打通对日本秘密外交谈判的行动失败的原因,道出一段此前鲜为人知的往事。

德本荣一郎首先于1991年采访了当时行动中的关键人物之一、当年以美国电影协会的电影制作和发行人身份在罗马和梵蒂冈活动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奎格利。

朝核危机反思:二战核攻击日本前外交秘史(上)

朝鲜对美国退让?金正恩推迟攻岛

奎格利透露了他当年奉罗斯福总统直接领导的中情局局长多诺万的命令,通过他在梵蒂冈的私人朋友、枢机主教瓦格诺兹找到了日本驻梵蒂冈的大使辛田健,于1945年6月份两次传递了美国可能接受日本有条件投降的信息。

但东京方面似乎对辛田大使发给东京的两封电报保持沉默。1945年7月美中英三国发表《波茨坦宣言》、敦促日本立即无条件投降后,日本置之不理,继续作战。8月6日和9日,美军分别在广岛和长崎投下各一颗原子弹,日本于8月15日宣布投降。

但对两座城市的原子弹攻击形成的冲击波、大火和核辐射很快造成大约20万到40万人死亡,其中包括大批平民百姓。两座人口密集的城市立即成为废墟。

奎格利认为,东京没有回复辛田大使。但之后,德本荣一郎查阅日本外交文件档案,发现实际情况并不像奎格利认为的那样简单。

德本发现,日本天皇早在日军袭击珍珠港、与美国开战之际就已经考虑利用罗马天主教会的国际影响,通过梵蒂冈的外交渠道和美国谈判停战。

探访历史秘密

德本在采访奎格利后,开始查找核对有关线索。他终于在日本外交部的档案中发现了1945年6月5日和6月14日东京收到的两封电报。电报上注明"绝密电报第53号"和"第59号"。

档案中的两封电报都有日本外务大臣东乡茂德的批阅章,显示电文已经被日本高层外交官看过。但之后发生了什么仍迷雾重重。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2017年8月15日二战结束72周年之际,东京靖国神社外身着大日本帝国军服、手持刀枪的人。今日人们应从二战历史中学到什么教训?

在日本档案中,有关美国战略情报局在梵蒂冈的行动实施者奎格利被描述成是个"身份和目的均未知"的人士,显示了日本方面当时对开启这一外交渠道态度消极,也显示奎格利认为东京没有回复辛田大使的猜测是错误的。

战争结束后,奎格利回到美国,继续他的电影事业,对好莱坞的发展发挥了贡献和影响。但他一直对于未能打通外交渠道、美军使用核武器的历史也感到心情沉重。

1972年,奎格利写信给前日本大使辛田说:"我认为我们有责任澄清你发给东京电报的下落,不仅是对历史负责,也是对未来负责。"

为何修改?

辛田回信给奎格利说,当时东京以及决定通过苏联来寻求谈判终战,不可能改变政策。

辛田补充说:"现在回顾往事,对我个人更重要的是: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天皇陛下已经下令给政府和梵蒂冈建交,以便在他最希望避免的战争发生的情况下,做好和平谈判的准备。我个人作为派驻梵蒂冈的大使未能履行上意,感到非常抱歉。"

日本在珍珠港事件不久就于1942年和梵蒂冈建立外交关系。1990年,在裕仁天皇去世后编辑出版的《昭和天皇独白录》也强调了日本曾希望通过梵蒂冈的影响议和的事。

但德本荣一郎发现,上世纪70年代由一些日本前外交官出版的《日本外交》一书中,也包括了辛田大使的两封电报,但电文被改动了。比如奎格利传达的美国可以允许日本保留天皇制等投降条件的内容被删除。这一改动要求正是辛田提出的,而书的编辑人则是看到过他的电报的外务省老上级。

德本认为很可能是辛田因为未能完成天皇的使命的罪责感改动了书里的内容。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渺无人烟的日本「军舰岛」埋藏着二战一段暗黑历史

历史教训

在长崎原子弹投放前,8月9日零点10分,原来和日本保持友好中立的苏联红军在四千多公里的战线上,突然越过中苏、中蒙边境,向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发动全面攻击。

8月14日,日本昭和天皇在最后一次御前会议上主战派和主和派的激烈争论中做出决定,下达《终战诏书》,亚洲各地尚存的数百万日军随后纷纷放下武器,日本终于投降。

二战虽然已经结束70多年,但很多有关历史争议没有结束,包括使用核武器的问题。

奎格利认为,如果当年美日通过梵蒂冈的外交和谈打通的话,不仅可能避免后来的原子弹投放,也不会有后来各大国的核军备竞赛。如果他的观点成立的话,也许今天也不会有朝鲜开发核武器的威胁。

奎格利在战后给辛田的信中表示,虽然没有能阻止原子弹投放,但他们都各尽所能。他强调:"对所有人更重要的是,特别是政府的决策者来说,要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