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神人”强暴罪成判囚 全因一封匿名信

"上帝的使者"电影宣传海报
Image caption 辛格的行径经常引人侧目,这是他在2015年参演的电影的宣传海报,名为"上帝的使者"。

印度教派领袖辛格(Gurmeet Ram Rahim Singh)周一(8月29日)因强暴罪成被判囚20年后,这名被支持者称为“神人”的领袖背后令人侧目的详情开始浮现。

这起引起国际关注的案件要追溯到2002年,他的一名女信徒给当时就任印度总理的瓦杰帕伊(Atal Behari Vajpayee)写了一封匿名信,称被辛格强暴。

她在信件详细地讲述自己的经历:“马哈拉杰(Maharaj,辛格的别称)把我抱入怀内,跟我说他是发自内心的深处喜欢我,他还跟我说他想跟我性交。”

她继续写道:“他说,我成为他的信徒的时候,我就已经将自己的财产、身体和灵魂奉献了给他,他已经接纳我的奉献。我当时拒绝,他就跟我说:‘你不用怀疑,我就是上帝。’”

她在信件上也指辛格曾威胁要杀掉她,说她的家人都是他“真诚又盲目的信徒”,所以他们不会阻止他。她在信件继续引述辛格,指自己在政界具十分影响力,如果任何政治人物尝试阻挠他,他有能力令他们丢工作,甚至把他们都杀掉。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辛格声称自己拥有6,000多万支持者。

这名女信徒透露她三年来多次被强暴,自己也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也指如果当地传媒或政府部门愿意就她的指控调查,她相信会有“40至50多名受害者愿意站出来”。

就是这份匿名信件,令旁遮普邦和令哈里亚纳邦高等法院(High Court of Punjab and Haryana)要求印度联邦警察就指控调查。最后,辛格锒铛入狱。

案件中两名受害者的律师贝恩斯(Utsav Singh Bains)接受BBC访问时表示,辛格是一个十分有影响力的人,这令法院和执法部门花了15年才能把他抓进监牢。

他指,两名受害者终日都活在恐惧中,正在躲起来。有人多次恐吓她们,想得到的方法都已经用过。辛格被判囚后,这些恐吓已经稍有减少。他透露,他们正在考虑要求法院下令执法部门就其他有关辛格强暴的指控展开调查。

辛格除了被指控强暴,他还被指与一名在令哈里亚纳邦(Haryana)一家报馆工作的编辑的死有关。该名编辑名为贾特拉帕蒂(Ram Chander Chhatrapati),他在所属报章Poora Sach(意译“真相的全部”)刊登了一篇批评他的文章后数个星期被射杀。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贾特拉帕蒂的儿子展示亡父的遗照。那名印度新闻编辑所属的报刊曾指控辛格涉嫌强暴,之后他就被人枪杀。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辛格支持者的行动演变为暴力冲突。

辛格被判囚前,曾与一众在印度有权势的人士关系密切。他也曾参演多段音乐录影带和电影,也喜欢戴着饰物,外界因此给他起了许多绰号,包括“摇滚明星教父”、“金光闪闪教主”。

他与印度政治也有密切关系。他早年支持执政多年的国民大会党(Indian National Congress),但在2014年哈里亚纳邦议会选举前夕,他发出声明要求自己的信徒投票支持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同年,印度人民党在全国选举胜出,党魁莫迪成为总理。

人民党在哈里亚纳邦议会胜出后,他多次与该邦的首席部长哈塔尔(Manohar Lal Khattar)一起出席公开场合。莫迪也曾在辛格的教派所在的锡尔萨市(Sirsa)公开称赞辛格。

他周五(8月25日)乘车到法院听取判决时,车队总共有100多辆车,上万名支持者夹道欢迎,声言如果辛格被判有罪,他们就会“把印度从世界地图上抹掉”。

辛格被判囚后作风也似乎没甚改变。法院公布裁决当天,他获印度当局安排严密保安,与当地政要获得的保安级数差不多。

乘坐直升机到监狱期间,现场一名女性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外界曾质疑辛格与这位名为因桑(Honeypreet Insan)的女子的关系。但辛格坚称她是他的养女。

两人多次一起出席公开场合,而在社交网站上,她称他为“最要好的朋友”、她的“父亲”、“兄弟”等。

图片版权 Courtesy: Honeypreet Insan
Image caption 辛格与图右,名为因桑的女子的关系经常引人猜疑。

法院在周一公布裁决前,BBC驻印度记者比斯沃斯(Soutik Biswas)撰文引述分析指,类似辛格的教派领袖在印度十分受欢迎,因为他们觉得主流的政客和宗教都令他们感到失望,未能在这个越趋不公平的世界帮忙他们,因此转求辛格这些领袖。

印度一名社会学家毗瓦纳坦(Shiv Visvanathan)接受BBC访问时,指出类似的教派在世界各个“先进、民主的地方”都有。这些组织的成员与其他信徒一起生活、一起参与仪式,给他们一个“人人平等”的感觉。

辛格被判刑后,有报道指他痛哭流涕,请求宽恕。但是法官不为所动,指他就像一头“野兽”,毫无值得同情的地方,下令辛格要就两起强暴案分别坐十年的牢,分期执行。

双方的律师似乎都对判刑不甚满意。辛格的代表律师声言要上诉,控方律师则要求法庭判处更严重的惩罚。

似乎,那名女信徒撰写那封匿名信15年后,信件的影响力将延续下去。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