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军事演习令区域紧张局势升温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2016年2月,俄军直升机在克里米亚演习

它被标榜为一次军事训练,但是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的军队在这一周开始“西方-2017”(Zapad-2017)演习时,邻近区域各国都将对之投以紧张注视的目光。

“西方-2017”是俄罗斯与白俄罗斯两军联合的一次战略性级别的演习,预计将于9月14日在俄罗斯西部的加里宁格勒州(Kaliningrad)军事区开始,一直延伸到白俄罗斯境内。

计划的演习日程将为期大约一星期,但实际进行时间也可能更长。它是四年一循环的大型军演当中的一部分,每一年聚焦一个广大的地区或者说“前线”(分别是“西方”、“东方”、“中部”和“高加索地区”)。但是比起上一次在2013年进行的“西方演习”,今年所引发的关注要大得多。

局势的背景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俄罗斯已经攻占和吞并了克里米亚半岛,并在乌克兰东部通过提供武器、训练以及有时候派出作战部队等方式支持分离主义者的战争。于是,在多个北约国家眼里,如何的俄罗斯所造成的威胁要远大于过去。

乌克兰总统佩特罗·普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指,俄罗斯筹备演习是“为一场洲际规模的侵略战争做准备”。普罗申科表示,乌克兰的边防正在加强。

他还指出,他认为俄罗斯是在利用筹备演习的机会将部队派遣转移到边境位置,以准备进行攻击行动。普罗申科表示,他不能排除一种可能性,是演习“或会被作为烟幕,让俄军进而组织新的侵略部队进犯乌克兰领土”。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铠甲”(Pantsir)地对空导弹:俄罗斯与他国军队在上月进行战斗演练

部队正在移动

北约观察者和内部人士并不一定全都认同全面进犯乌克兰的可能。

伦敦智库组织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研究员、俄罗斯问题专家凯尔·吉尔斯(Keir Giles)承认,过去相似规模的俄军演习“曾经变成了2008年对格鲁吉亚和2014年对乌克兰军事行动的先期部署”。

不过,他说,“那两次行动都来源于即时的政治危机——这在目前的欧洲并不存在”。

“而且在这期间也有过不少其他的俄军演习,”吉尔斯说,“而最终也并未导致任何国家被侵犯。”

可是,对于一个重新复苏并且更加激进的俄罗斯,恐惧是实实在在的。这就是为什么,在过去一年里,北约向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派出了小规模的多国部队,以发出阻吓性的信号;也是为什么今年的这次军事演习受到了如此密切的关注。

只不过,到底能有多密切的关注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俄罗斯与白俄罗斯不一样,它更不愿意邀请任何数量的西方观察人士到场。虽然作为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的成员,俄罗斯有义务在进行兵力多于1.3万人的军事演习时向各方发出邀请。

吉尔斯指出,俄罗斯或许“愿意看到欧洲因为莫斯科四处耀武扬威而警惕起来”,但相比之下,白俄罗斯则是希望令局势缓和。演习的区域范围边界定在该国的中部——不靠近波兰及立陶宛边境——是一个有意为之的政策性决定,意在降低机会令外界误读或者避免俄军部队和飞机靠近北约国家边境而发生事件。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波兰军方F16战机是北约派遣部队至波罗的海的政策性部署之一

白俄罗斯对待国际观察者的态度也要开放得多。北约国家将能够使用用清晰的卫星讯号、空中雷达以及其他国家级情报收集手段。

此外,还有一些措施鼓励有兴趣的白俄罗斯民众在他们的区域观察军事行动,并将它们发上网,供非政府组织、公共分析人士和专家参考。

有多少兵力参与演习?

所以,这次演习的规模到底有多大,西方观察和分析人士想看的又是什么?对此,各方的评估大有差异。

俄罗斯方面称,总共大约有1.27万人参与演习,其中包括来自白俄罗斯的一支重要部队。(请注意,这么说的话,演习将不足欧安组织所划定的1.3万人界线。)

观察演习筹备工作特别是铁路平板车(这是运载重型装甲车队至演习地点的主要方式)排列的西方专家们表示,演习的参加人数将会比俄方所指的多得多。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俄罗斯将进行大型军事演习(2015年3月图片)

一些评估认为,可能有达8万兵力参与演习,但是由于演习行动有一连串不同的演练、训练和地点转移,很难对确切数字作出准确判断。

俄罗斯将会对自己应对和遏制外界进攻的能力进行测试,并将从不同部队派遣兵力:重型装甲、空降部队、“斯佩茨纳兹(spetsnaz)”精英特种部队,以及电子战争专家等等。

波罗的海舰队(The Baltic Fleet)以及驻守加里宁格勒州的第十四军团(The 14th Corps)也将参与其中。其中一个看点可能是“信息行动部队”所担当的战略和战术角色——这是俄军作战序列当中一个相对较新的部分。

俄罗斯对炮兵的使用,俄军在电子战争(在乌克兰的战斗中已经表现得相当明显)方面的能力,以及俄军思维当中越来越重要的精确导航武器等方面,固然有很多值得了解的地方,但是最重要的或许是信息行动这一部分。因为在部队转移之外,“西方-2017”演习的背后是一次更广泛的宣传,意在影响和塑造西方世界的看法。

疑云

美国分析家迈克尔·科夫曼(Michael Kofman)在军事博客“战争困境”(War on the Rocks)上曾发表一篇引人入胜的文章,形容“西方演习”是观察俄罗斯思维方式的一个绝佳窗口。

“虽然俄罗斯武装力量经历了各种现代化转型,”科夫曼在文章中说,“但实际上,俄罗斯领导层很可能仍然感到害怕:害怕美国会试图拉拢白俄罗斯,害怕美国在技术和经济上的优势地位,害怕美国寻求推动莫斯科政权更替;也害怕华盛顿有意欲令俄罗斯对周边国家的影响力全面瓦解,或者更严重的是,令俄罗斯本身全面瓦解。”

科夫曼断言:“’西方演习‘是有关这些恐惧最全面清晰的体现,也是莫斯科对美国的一种威胁,一些最坏的情况发生,它会做什么。”

至于那些认为这可能远不止一次演习这么简单的担忧又如何呢?吉尔斯对围绕在“西方演习”周围的媒体夸大其词的说法并不感冒。

但是他却有这样的警觉:“最应该密切观察军事部署的时间,很可能是在主要演习部分结束之后。”

他说,“西方演习”的最后一天是9月20日,而“俄罗斯部队设定离开白俄罗斯的日期是9月30日——那时候观察人士已经离开,媒体的关注也将已经冷却。这个时间将决定今年的‘西方演习’会不会和平结束”。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