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联邦议会选举为何重要?

默克尔与主要对手舒尔茨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默克尔与她的主要对手舒尔茨,谁会成为德国总理?

根据民调结果,已在位12年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将会再度连任。德国选民将于9月24日投票选出新一届联邦议会,此次选举将选出欧洲其中一位最有权势的领导人,还会触及很多关键议题。

这很可能是二次大战以来,首次有多达六个政党跻身联邦议会,当中包括一个极右民族主义政党。

次选举为何重要?

2015年,面对汹涌而至的难民潮,默克尔领导的德国政府决定趟开国门,收容了约90万难民。这是难民潮以来德国第一个全国性选举。

被视为保守派的默克尔,当时向国民扬言德国有能力承接这波难民,这番话如今已证实是对的。然而在政治上,她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的确一度受到打击。

一旦成功连任,下一届已是默克尔第四届出任总理。

德国政治现正逐渐步向碎片化。现时只在地方议会有议席、在国会没有任何席位的反移民、反伊斯兰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 Alternative for Germany, AfD),很有可能会成为议会大党。 AfD多名候选人均曾发表极右言论。

若将基督教民主联盟与其巴伐利亚邦姊妹党“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CSU)合计,现届联邦议会内共有四个党派的议员,下届议会则可能会出现前所未见的局面,有多达六个党派。

此次选举有34个政党派员参选,但民调显示有望当选的党派有六个,除了基督教民主联盟及社会民主党(SPD),其余四个有望取得席位的党派分别为:绿党、提倡社会主义的左翼党、另类选择党及提倡自由市场的“自由民主党”。

作为经济强国,德国在欧盟中担当主导角色,同时亦是对欧盟库房贡献最大的成员国,因此其大选结果对整欧洲大陆均有影响。

难民危机对今次选举还有影响吗?

难民危机,包括具体的入境、庇护、融合与遣反政策,均是今次选举的主要议题。

德国新闻网站Focus就指出,在默克尔与其主要对手、社民党的舒尔茨(Martin Schulz)的一对一电视辩论中,难民问题占去了大部份时间。“除了难民,真的没有其他议题了吗?”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舒尔茨要求进行第二次电视辩论,但默克尔没有答应

目前看来,默克尔的支持度并无受难民问题影响。她领导的政府最初向叙利亚难民趟开大门,但之后开始收紧政策。 2016年初,科隆出现数百北非男子攻击德国女子的事件后,政府亦承诺将不符资格者遣返。

除了难民,社会分配不公、福利及贫穷问题亦受到关注,国内安全及教育问题亦然。舒尔茨就将重点放在公平薪津、改善学校教育及退休保障之上。

2014年,德国投放在教育上的政府预算,较欧盟平均为低。

英国脱欧问题则十分边缘,在默克尔与舒尔的一对一辩论中,一次也没有出现过。

默克尔连任已是毫无疑问?

也不是。不论民调数据如何看好,目前仍有数百万选民尚未打定主意。舒尔茨相信未决定投票意向的选民多达46%。

但在民调中,社民党落后基民盟14个百分点,前者亦不太可能尽取目前“未决定”的选票。在与默克尔的一对一辩论中,舒尔茨未能有效打击对手,他要求进行第二次一对一辩论的呼声亦被无视。过去四年,社民党是默克尔领导的联合政府中的小党。

距离大选日只余下十日,舒尔茨只能寄望其支持度在选前能够攀升。当前德国经济向好,GDP稳步上扬,政府税收大于支出,均是令默克尔胜算更高的原因。

政府组成会否有变动?

舒尔茨己经表明态度,不倾向再次与基民盟组成联合政府。默克尔及基民盟的选择包括:

  • 与支持商界及自由主义的“自由民主党”结盟。这是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 2009-2013年间的联合政府正是由此两党组成,但自民党在2013年的大选遭遇滑铁卢,未能延续
  • 与社民党结盟,重现2005-2009,以及2013-2017年的局面

另一方面,如果社会民主党取得大胜,舒尔茨则有以下选择: 

  • 按预计,社民党需要多于一个政党的支持,较可能是绿党及左翼党,但社民党及左翼党此前曾有过节
  • 最多元、但较难出现的局面是社民党、自民党及绿党结盟
  • 舒尔茨的最佳选举,是暂且按下社民党的傲气,争取基民盟作出重大政策让步

触目新星

除了两大巨头默克尔与舒尔茨,今次选举还有几位具潜力的新星值得留意。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林德纳

在2013年全军覆没的自由民主党,现由38岁的魅力型领袖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领导,卷土重来。林德纳专注主打教育议题,以及改善德国科技基建,喊出“数码第一”口号。如果自民党得以重返执政联盟,党内另一主要角色兰布斯多夫(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亦预计会出任主要官职。

另外三个有望跻身联邦议会的党派,均为两名领袖共同领导。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左翼党的瓦根克内希特(左)及绿党的欧兹德米尔

左倾的绿党由中间派人物艾嘉德(Katrin Göring-Eckardt)及欧兹德米尔(Cem Özdemir)主导。欧兹德米尔要求默克尔对土耳其采取更强硬立场,艾嘉德则是当地新教教会的代表人物。

“左翼党”的领袖则为瓦根克内希特(Sahra Wagenknecht)及巴尔驰(Dietmar Bartsch)。

“另类选择党”有多右倾?

被外界视为极右的“德国另类选择党”,代表人物是威德尔(Alice Weidel)及高兰德(Alexander Gauland)。

德国副总理兼外长嘉布瑞尔(Sigmar Gabriel)形容,今次选举有可能是“二战以来,联邦议会首度再现真纳粹”。这说法是否反映真象呢?

另类选择党的政纲非常非移民,也反伊斯兰。该党提倡禁止清真寺的叫拜楼的叫拜声,并指伊斯兰文化与德国文化并不相容,多名候选人均曾发表极右言论。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威德尔及高兰德均曾卷入歧视言论风波
  • 在今次选举中,威德尔2013年一封电邮被公开,当中她以侮辱性言词形容阿拉伯人、罗姆人及辛堤人(即吉卜赛人)。威德尔斥之为假新闻。
  • 高兰德曾指该国族群融合专员厄兹古茨(Aydan Özoguz),应该被“掷返”其父母的家乡土耳其。去年高兰德又公开表示,不想与德国国脚、拜仁幕尼黑后卫,本身是黑人的博阿藤成为邻居。
  • 该党另一候选人佩特里(Frauke Petry)去年表示,“如有需要”应该开枪阻止移民非法入境德国。

谁可以投票?

联邦议会选举每四年一度,德国18岁或以上公民均可成为选民。

德国联邦议会选举分为“简单多数制”及“比例代表制”两部份。

全德有约6150万人持有两票。一票是在全国299个选区中,以简单多数制选出代表该区的国会议员,另一票则是以邦为选区,投给政党名单。在第二部份中,政党要晋身联邦议会,需要取得5%的选票,或在简单多数决中取得最少三个选区的议席,才能透过比例代表制取得议席。

比例代表制部份有299席,每个政党在比例代表制部份取得的议席比例,必须与其选票比例相符,因此可增加额外议席。在2013-2017一届,联邦议会共有630席。

今次选举共有4828名候选人,年龄介乎18-89岁,当中29%为女性,只有绿党及左翼党的女性候选人比例达到半数。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