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事实查核:女性专用车厢能让旅程更安全?

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奈洛比)街上的小巴士matatus。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奈洛比)街上的小巴士matatus。

喧闹、色彩明亮且运行快捷的小巴士matatus是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奈洛比)街上不可能错过的景色。在这座城市居住的300多万人口,许多人仰赖这种小巴,但是对于许多女性来说,这种小巴士是性骚扰及侵害的来源。

林恩‧巴拉札女士(Lynn Baraza)护送她的妹妹到小巴站,还是有一群小巴司机试图强制要求两人都上车。

她说:“他们开始推我们,并拉我妹妹的手臂,即使我妹妹还把婴儿背在她的胸前。”

“他们对我们说一些和性有关的话,我叫他们离我们远一点,当我意识到没有人来帮助我们时,我开始哭泣。”

“我的妹妹真的很害怕。”

所幸林恩和她的妹妹没有受到身体伤害,但她们的遭遇并不是特例。

内罗毕的保护女性权益团体女性培力连线(Women's Empowerment Link)调查的381名肯尼亚女性中,大部分都表示自己曾经在大众交通工具上遭受到因性别而引发的暴力事件。

停止街头性骚扰(Stop Street Harassment)组织也有相似的悲观发现,研究发现在巴黎,100%的女乘客有至少一次在大众运输上遭受性骚扰的经验。

女性专用车厢能改善?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的女性专用车厢能让女性通勤更安全?

一些政治人物,包括英国最大反对党工党领袖科尔宾(Jeremy Corbyn),都提出设立女性专用车厢做为解决办法。

女性专用车厢在许多国家例如墨西哥、日本、印度都有试行,具有巴士、火车、计程车等不同形式。但有证据支持女性专用车厢真的能够让女性更安全吗?

这是因为一些因素难以计算。

在大众运输工具上的骚扰行为通常不会被报道,而即使登记有案,很多国家也不会公开此数据。

有时候性别隔离是因为文化原因,但大部分采用女性专用车厢的国家是因为有性骚扰问题在先。

在这些城市引进性别隔离车厢前,情况可能变得更危险。

唯一能够做的评量方式就是比较设立女性专用车厢之前与之后的情况差别,但关于这方面的资料很少。

目前只有东京能提供这样的资料。

在2004年,当局开始在一些列车上设立女性专用车厢。

一年之后,女性在东京受到猥亵的报道下降了3%,但在设有设立女性专用车厢的两条铁路线上,性骚扰的比例上升了15%至20%。

但此数据可能因为混合车厢中案例上升而下降,或是举报率提高。

我们确实能得知,许多女性在没有男性在旁的状态下出行感觉更安全。

路透社在2014年调查了全球6300名女性,发现其中70%认为她们在性别分离的车厢中感到更安全。

调查结果各个国家有所不同。94%的女性在马尼拉表示认同,纽约市的女性则是35%。

同一项调查也为16个世界上的大城市依对女性旅客的危险程度做排名。

前五大危险城市中的四个──波哥大、墨西哥城、德里、雅加达──在交通工具上都已有某种程度的女性专区。

所以女性专区也许不是让女性旅客感到安全的方式。

捷径?

图片版权 Lynn Baraza
Image caption 林恩‧巴拉札說:"当我意识到没有人来帮助我们时,我开始哭泣。"

如果性别隔离车厢让女性在精神上感到安全,它们不该被推广吗?

虽然遭到性骚扰,但林恩可不这么认为。

相反的,她认为改变肯尼亚社会应该从全社会实行骚扰零容忍着手。

她也指出,就算女性在通勤途中感到安全,她们下车后还是可能遭到骚扰,情况甚至会更严重。

林恩不是唯一一个认为女性专用车厢是误用的人。

许多学者和政策专家认为,分隔车厢只是一个捷径,而这反而使女性遭骚扰正常化了。

专家学者们指出,这让女性期待能有一个地方躲避骚扰,而不是从根本去解决加害者骚扰女性的行为,或是施行更有效的政策。

国际汽联基金会(FIA Foundation)的报告指出,在大众运输工具上对女乘客的安全所采取的不同保护措施,包含性别隔离在内,“并没有强调(骚扰)是无法被接受的行为”,并且“确认了女性不应该被允许自由旅行,她们需要被给予特别关注。”

日常性别歧视(Everyday Sexism Project)项目的创办人劳拉·贝茨(Laura Bates)也同意,这等于是默认对女性施袭。

她对BBC广播第四台(BBC Radio 4)说:“针对加害者的方案才是打击性骚扰的正确方式……女性专用车厢传递出一个讯息就是──骚扰不可避免,我们应该把女人聚集起来防止骚扰发生。”

我们拥有的资料显示,女性认为在隔离车厢中旅行让她们感到安全,但隔离车厢无法将骚扰的根源解决:社会接受度、权力不平衡,且对加害者缺乏惩罚。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