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件事一探准王妃梅根·马克尔的多伦多“皇室”生活

梅根·马克尔致力于人道救援工作。 图片版权 Getty Archive
Image caption 梅根·马克尔致力于人道救援工作。

英国哈里王子宣布与美国女友梅根·马克尔订婚。她在多伦多的生活已经能看出她未来会成为皇室的一员?

她在加拿大多伦多低调生活多年。

她在多伦多生活的岁月是在遇到哈里王子而成为公众人物之前。哈里王子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有价值黄金单身汉,而马克尔也因此成为2016年被谷歌搜寻最多次的女明星。

马克尔来自洛杉矶,她因为在美国电视连续剧《金装律师》(《Suits》,又译《诉讼双雄》或《无证律师》)演出而定居多伦多。

现在她和哈里王子订婚,从以下五件她在多伦多的生活片段,能否看出一些她将成为皇室成员的蛛丝马迹?

1. 她是加拿大最有名人士的朋友

阿曼达‧迪萧(Amanda Dishaw)和在美国的克里斯汀‧奥布莱恩(Christine O'Brien)共同经营“梅根的镜子”博客。迪萧说马克尔“对她的小圈子密友很忠诚”。

在遇见哈里王子之前,马克尔已经是被《多伦多生活》杂志称为“最优雅最有权力的夫妇”的洁西卡和班‧马尔罗尼(Jessica and Ben Mulroney)的朋友。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洁西卡和班‧马尔罗尼夫妇2009年资料照片

班‧马尔罗尼是加拿大前总理布赖恩· 马尔罗尼的儿子,也是一位杰出的电视主持人和娱乐记者。

洁西卡‧马尔罗尼在时尚和公关产业工作,她来自蒙特利尔最有影响力的家族之一,她是加拿大鞋业零售帝国创办人的后代。

她同时也是现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妻子索菲·格雷格瓦(Sophie Gregoire-Trudeau)的时尚顾问。

马克尔一度活跃于社交媒体,她的最后一则Instagram贴文是在四月,她也在同个月份关闭她个人经营的时尚博客“The Tig”。

洁西卡‧马尔罗尼和马克尔发出了一起出游、在意大利的小岛渡假以及周末夜晚在沙发上喝酒的照片。

马尔罗尼和特鲁多家族是加拿大首屈一指并且彼此友好的政治家族。马克尔是在人道救援工作认识特鲁多夫妇。

图片版权 Instagram/MeghanMarkle
Image caption 马克尔2016年九月发布的照片,图中人物为加拿大总理特鲁多。

前社会专栏作家罗丝玛莉‧塞克斯顿(Rosemary Sexton)称这两个家族是“加拿大皇室”。

“看起来他们是她唯一适合一起出游的对象。”

马克尔和马可士‧安德森(Markus Anderson)也是好友,安德森是马克尔Instagram上的另一位常客,他是一名在多伦多的全球派对顾问,据称马克尔透过安德森认识特鲁多夫妇。

2.她能保持低调

迪萧对于最近几个月马克尔并没有被狗仔队拍到多少照片而感到讶异。

在被公布的照片中,马克尔不是正在前往健身房的路上,就是和马尔罗尼一起购物,或是遛狗。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Invictus Games Foundation
Image caption 与哈里王子在一起后的第一次公开场合,这对情侣牵着手亮相。

虽然她有着名人朋友,但她个人似乎更喜欢低调行动。她常被目击正在前往收费合理的热瑜珈课堂的路上。

迪萧说马克尔去的瑜加教室“重视的是整体健身而不是潮流瑜加。”

“如果她在伦敦,她不会去位于名流汇集的贝尔格莱维亚区的时髦健身房,她更可选择更安静的地方,”迪萧说。

3.“梅根效应”:她正在圈粉

马克尔的“加州城镇女孩拼贴多伦多风格”让她被称为“理想的邻家女孩”。

这几乎像是制服──牛仔裤、简单的恤衫、平底鞋以及高级的外套。迪萧说:“她把衣服穿得像艺术。”

马克尔在与哈里王子第一次公开亮相的场合──不屈不挠运动会(Invictus Games)──也没有改变她的标志穿着,她身穿破洞牛仔裤,迪萧表示这身装扮仍然在部落格上“被热烈地讨论”。

图片版权 Alamy
Image caption 她身上这件外套亮相后很快被民众抢购一空。

她穿着的单品有些来自于连锁店,定价合理,因此很容易模仿。

马克尔经由自己的时尚博客The Tig确立时尚达人的地位。这个博客目前已不再运作。

她也协助加拿大零售商雷特曼(Reitmans)设计了两款快速完售的单品。这两件单品的价格合理,设计基于她的日常风格以及她在《金装律师》里头的人物造型。

迪萧和她的同事也经营另一个关于马克尔未来的嫂嫂凯特王妃的网站。迪萧认为,凯特似乎对从王妃穿搭到“准备迎接梅根式穿搭”展露兴趣。

“看皇室粉丝的兴趣转变是很有趣的,大批人转向梅根,将他们和凯特区隔开,”迪萧说。

4. 她习惯镁光灯

马克尔在演员生涯中越来越习惯镁光灯。

她在2016年告诉《多伦多星报》,当她第一次来到多伦多时,《金装律师》甚至还没在加拿大播出。

她说她花了两年时间去上瑜加课。

当《金装律师》更大规模的播映,加上在Netflix上架,她“逐渐习惯在自己的支持圈与舒适圈中出名”,她形容这是个奇怪的经验,让她和剧组更接近。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马克尔(左二)与《金装律师》剧组,摄于2014年。

随着时间过去,她证明了自己有打造社交媒体形象的才能,她在Instagram上吸引了190万粉丝。

马克尔在公众视野中感到自在,她分享对慈善事业的热情以及对社会行动的兴趣。

她是加拿大世界宣明会的全球大使,也参与世界青年领袖峰会(One Young World summits)以及联合国的性别平等倡议。

她曾经公开写出她身为混血女星在好莱坞面对的挣扎。

“我从来不想当一个被亮相的小姐,我一直想当一个在工作的女性,”她曾经在博客上写到。

“这种类型的工作充沛了我的灵魂,给我动力。”

马克尔今年早前告诉《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与哈里王子约会随之而来的媒体炫风“是个挑战”。

“群众看到来自非常不同社会阶层的人相爱都会很兴奋,就像灰姑娘童话成真一样,”雪克斯顿说。

但这位前专栏作家说马克尔看似有着“平静、甜美且冷静的举止,让她能够很好地进入皇室。”

她不像哈里王子一样被媒体检视。

她在洛杉矶的中产家庭长大,她的父亲是一名灯光师,母亲是一名社工和瑜珈老师。她说过在她从事演艺工作初期,在收支平衡中挣扎。

“这对中产阶级来说的稳定可能不存在于气质不凡的皇室,”雪克斯顿说

5.她拥抱加拿大,加拿大人也拥抱她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马克尔身穿恤衫和破洞牛仔裤亮相不屈不挠运动会。

马克尔曾说过她如何拥抱加拿大做为她的第二故乡。她已经在加拿大住了七年,甚至已经习惯加拿大的冬天。

迪萧说她博客的美国读者倾向将马克尔比做下一个格蕾丝·凯莉(Grace Kelly),一个美国公主。但加拿大读者会争论,这些事是她在加拿大时发生的。

马克尔和加拿大的关系,迪萧认为“让她受皇室喜爱”,因为加拿大也是英联邦成员国。

雪克斯顿说,有一个加拿大人,就算是“领养”的加拿大人嫁给皇室,“都会是值得加拿大人骄傲的事”。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