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诚朝鲜美国士兵詹金斯逝世:回顾其“地狱”经历

2004年詹金斯获释离开朝鲜。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04年詹金斯获释离开朝鲜。

在上世纪60年代投诚朝鲜的美国士兵查尔斯‧詹金斯(Charles Jenkins)本周一(11日)于日本佐渡岛逝世,终年77岁。据日本媒体报导,詹金斯被发现在家中昏迷,后来送院,死于心脏问题。

詹金斯当年因为害怕当值时被杀或是被派去参与越战而投诚朝鲜,结果成为平壤囚犯近40年。他供称,在朝鲜曾被虐打、强制与女性性交、被强行削走纹身,过着“地狱”般的生活。他最终在2004年获释,与家人定居日本。

詹金斯妻子曾我瞳(Hitomi Soga)是被朝鲜掳走的日本妇女之一,她给法新社发声明,表示对丈夫的离世感到“非常惊讶”,目前“无法思考其他事情”。

詹金斯是当年向朝鲜投诚的4名美军之一,但他是唯一获释的人。其他人据报已在朝鲜离世,包括2016年詹姆斯‧德雷斯诺克(James Dresnok)死于中风。

“地狱”般的经历

詹金斯在回忆录与接受媒体访问时曾经提到他“精彩又艰苦”的朝鲜生活。

他出生草根阶层,1965年被派到两韩非军事区的韩国美军基地,由于担心会在执行职务时被杀,或是被派去参与越战,决定投诚朝鲜。

当年1月的一个晚上,他喝了几瓶啤酒,弃守岗位,穿越分界线。

当时他只有24岁。

在朝鲜,他一度想过尝试向俄罗斯大使馆寻求庇护,以囚犯交换方式回归美国。但俄罗斯没有给予他或任何美国人庇护,全部人均成为朝鲜囚犯。

“现在回想起来,我是一个笨蛋。如果天堂有神,相信是他引领我走过去。”詹金斯在2005年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访问时说。

记者反问:“神带领你走过去,却令你身陷地狱。”

詹金斯回答说:“是的,我已接受了惩罚。”

这些投诚朝鲜的美国人,被迫接受与当时朝鲜领袖金日成相关的学习课程,有时则充当翻译及英语老师,他们甚至出演朝鲜宣传电影,以外国人脸孔成为“小明星”。

詹金斯声称,经常被看守者虐打,有时被迫与被朝鲜当局派来的女性性交,亦曾进行“不需要或残忍”的手术,例如在没有麻醉药下被削走美军纹身,詹金斯形容是“地狱”般的经历。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他的太太曾我瞳成为詹金斯的精神寄托。

建基於“仇恨”的愛情

当时他人生唯一的曙光是太太曾我瞳。曾我瞳在日本被掳走,要在朝鲜向情报人员教授日语。

1980年,朝鲜官员安排曾我瞳与詹金斯同居,当时曾我瞳21岁;詹金斯39岁。

詹金斯说,短短两周,他们被当局“强迫结婚”,但他们也因为有共同仇恨的敌人,因而堕入爱河。

詹金斯后来形容是“一见钟情”,见面后不舍得让她离开。

詹金斯在回忆录中说,当时每晚都会用日语向太太说晚安,而太太则用英文回应。

“我们这样做是拒绝遗忘我们的根和我们原本的身份。”他写道。

他们有两个女儿,叫米卡(Mika)和布林达(Brinda)。詹金斯说,外国囚犯比一般朝鲜人待遇还要好,即使在朝鲜饥荒时亦有收到配粮。

图片版权 AFP/JIJI PRESS
Image caption 詹金斯一家团聚引起广泛关注。

日本政府斡旋下,曾我瞳在2002年获释重返日本,两年后,詹金斯和两个女儿也可以离开朝鲜。

他们一家团聚的消息引起当地媒体广泛关注和日本社会同情。

在日本,詹金斯也向美军自首,被军事法庭判监30日和开除军籍。

“朝鲜想我死”

詹金斯一家定居曾我瞳家乡佐渡岛。詹金斯在一个旅游公园做接待工作。

但是,在一个孤立的国家待了这么多年之后,他不得不应付适应现代世界的文化冲击。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被军事法庭判刑前,他仍有机会穿上制服,并接受电脑应用培训。

他从来没有接触电脑、互联网,据CBS报导,他对女性从军、黑人任职警察感到惊讶。

詹金斯今年8月接受《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访问时透露,因为当年在朝鲜接受的手术,他仍然受长期并发症困扰,需要住院。

尽管重获自由,他仍然十分害怕以前的看守,无时无刻担心他自己及其家属会遭谋杀。

“朝鲜想我死。”他在报导中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