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儿童性侵调查报告:儿童保护“严重失败”

A generic image of a boy with his head in his arms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报告指,澳洲曾有成千上万的未成年人被性侵

澳洲一项就儿童性侵调查,历时五年后发表最终报告,指多个机构在保护儿童方面“严重失败”。

澳洲最高公共调查机构“皇家调查委员会”,在调查期间聆听了超过8,000名性侵受害者的证言,他们称自己曾在教会、学校、体育会等机构内遭到性侵。

该报告提出了超过400项建议,包括要求天主教会,终止对神职人员的强制独身要求。

“数以万计的儿童,在多个澳洲组织中遭到性侵犯。”报告指:“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确实的数字。”

“这不仅仅是几个‘烂苹果’的问题。澳洲社会的多个主要体制均严重失败。”

2013年至今,皇家调查委员会已向当局转介超过2,500宗个案。

12月15日发表的最终报告,在此前已公开的220项建议之上,再加上189项。澳洲的国会议员将会考虑这些建议。

澳洲总理特恩布尔形容,这份报告曝光了一场“国家悲剧”。

调查委员会接触了什么人?

“体制回应儿童性侵皇家调查委员会”(The 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有权调查任何与儿童有关的私人、公营及非政府机构。

委员会只接到超过15,000人的联络。有超过8,000人向委员会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当中不少人是第一次披露。委员会另收到超过1,300份书面证言,并在全国各地召开了57场公听会。

調查規模

2559

宗個案獲轉介至澳洲警方

  • 230 宗個案提出最終立案檢控

  • 41,770 名民眾致電調查委員會

  • 60,000 名倖存者合資格要求賠償(調查委員會估計)

Getty Images

超过4,000个机构被指曾有人性侵儿童,其中被指控得较多的是神职人员及学校教师,当中又以天主教会人员最多。

委员会作出了什么建议?

早前,委员会已公开两百多项建议,包括若有人在告解时向天主教神职人员透露关于性侵的消息,而神职人员没有上报,应该面对刑事检控。

最终报告中则促请澳洲的天主教神职人员,联署向梵蒂冈请求修改教例,容许牧师上报有关告解内容。

报告亦指,天主教教廷应该考虑,将针对神职人员的“独身”规定由强制改为自愿。报告认为,虽然独身规定“不是儿童性侵的直接原因,但是儿童性侵出现的困素之一,尤其当考虑到其他风险的时候。”

BBC驻澳洲记者海威尔·格里菲思(Hywel Griffith)在悉尼报道称,强制要求神职人员上报告解内容,将在全球范围的天主教社群中引发讨论,也在澳洲国境以外的其他组织中引出问题。

最终报告另外建议:

  • 应推行全国性的政策,防止儿童性侵
  • 在学校及幼儿中心向儿童灌输防范性侵的意识
  • 设立政府办公室处理儿童安全问题,由部长级官员监督
  • 强制神职人员、幼儿照顾者及注册心理学家等更多职业人士,汇报性侵消息
图片版权 Reuters

机构如何回应?

在调查期间,多个机构的领袖承认问题,公开向受害人道歉。

最终报告发表同日,澳洲天主教主教会议主席哈特(Denis Hart),公开作出“无条件”道歉。

“这是一段羞耻的过去。因为隐秘与自卫的主导文化,导致大批受害者及其家人无辜受苦。”

但哈特表明,不同意改变告解的规定。“告解的保密原则、上主与个人之间透过牧师彰显的关系,是不容侵犯的。”

至于自愿独身的建议,哈特则指这要交由梵蒂冈决定。“这是教廷可以改变的一项戒律。”他向澳洲国际传文通讯社Fairfax Media表示。

但悉尼大主教费希尔(Antony Fisher)则向记者表示,儿童性侵是“不论独身与否”都会出现的问题,强调儿童性侵亦有发生在神职人员毋须独身的机构当中。

澳洲圣公会最高领袖、墨尔本大主教费雅(Philip Freier)则为“教会的失败,以及我们曾经进取地劝退那些向我们求助、举报性侵那可耻的做法”道歉。

幸存者亲述(报告节录):

  • 在孤儿院长大的“安妮”说,她一直活在恐惧的氛围中。“我在孤儿院的时日,令我失去了我的天真无邪,也定义了我往后的人生:始终受惊、充满恐惧、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孤癖、与世隔绝、悲伤,时时想到自杀。”
  • “杜比“小学时有一次宿营,与其他四个男孩住一个房间,在淋浴时被两名室友性侵。他告诉母亲这件事,包括施袭者“将性器插入其肛门”,并有向营内的学校副校长举报。
  • “布莉安娜”自小被寄养,称自己在五岁时曾被殴打。她的养父“舍曼”曾以桌球棍打她,而她的妹妹则躲在桌子下。“舍曼”在“布莉安娜”搬入后不久就开始性侵她,并指她们的养母曾鼓励妹妹睡在“舍曼”的床上。
  • 与很多寄养的原住民及托雷斯海峡群岛岛民性侵幸存者一样,“拉克尔”被寄养家庭不当对待,并形容他们“残忍”。她说她曾遭以竹支殴打,还承受了其他身体及情感上的虐待。

*为保护幸存者,报告所载名字为化名。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