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傲慢偏见的恋爱 断雁孤鸿的结局?

French President Charles de Gaulle speaking in Paris about UK bid to join Common Market, 28 November 1967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戴高乐在1967年:法国对英国加入共同市场(后来演变为欧盟)的要求说"不"

在英国脱欧面临的困难占据媒体头条之际,BBC新闻部记者感悟从30年河西的咬牙切齿和锱铢必较,回顾30年河东的疯狂追求和山盟海誓:当年英国"入欧"时的孽海情天。

1967年11月,全世界刚结束"盛夏之爱"(一场宣扬和平和爱、反战的嬉皮士运动),但并非所有人都受到了团结共同精神的感染。

英国广播公司为此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它举办了将全球各大陆连接起来的历史上首场全球卫星电视实况演出节目,让人们首次一睹我们互相连接的未来生活。

"甲壳虫"(又译披头士, The Beatles)乐队也参与到这个节目中,表演了"你需要的就是爱"单曲。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乐队解散各自分手后,他们就这首歌是否是专门为这个节目写的各执一词。

更有意思的是,因为在巴黎发生的事件,这个曲子以法国国歌《马赛曲》开头,估计是向国际主义表示敬意。

在法国首都,戴高乐总统正要宣布他对英国加入欧洲共同市场的申请做出决定。英国为加入欧洲共同市场已经经历了多年的谈判。

现在英国脱欧的消息整天充斥媒体头条之际,可能难以想象,当年你要是随便拿起一份报纸,都会看到英国极尽全力要求加入(欧洲共同市场)的新闻。

我查了很多资料,好像没有人把它叫"入欧"。但事实就是那样。

亲欧派首相希思

在20世纪60年代初保守党政府时期,英国人对(欧洲联合)项目有一定程度的激情。他们的首席谈判代表特德·希思(Ted Heath)可能是英国历史上最亲欧的政治家。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德·希思首相终于在1973年把英国引入了欧洲共同市场

1964年工党执政,哈罗德·威尔逊(Harold Wilson)出任首相。他没有表现出同样的热情。但他也准备,如果条件合适,可以(和欧共体)达成协议。

所以,他和他爱好美酒的外交大臣乔治·布朗(George Brown)驰骋于欧洲大陆各国,与当时有6个成员的欧洲共同市场的各国政府谈判。

英国,不论在那个时候还是现在,都是欧洲(大陆)一个有问题的伙伴。

它有广泛的国际经济利益,这是大英帝国的遗产——英镑仍然是一种国际储备货币。

同时,还有着经久的、但也引起麻烦的和美国人的密切关系。这种看法对威尔逊来说是相当不公平的,他一直在尽力避免英国涉入美国在越南战争泥潭。

但当时除了上述问题外,很明显,(英国)遇到真正的麻烦是法国。英国在历史上并非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麻烦。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戴高乐在1960年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视察一个英国退休老兵队伍。

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拥有的权威,是60年代其他当选的政治家们都无法与之相比的。

当法国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入侵的德国人打败时,他在政治上还是个默默无闻的人,一个没有名气的军官。

但自从他抵达伦敦后,他把自己变成了法国国家的象征,并迫使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然后是其他世界大国的领导人,接受他的这种身份。

1963年,戴高乐否决了英国提出加入欧洲共同市场的第一份草案。而且在随后的4年里,没有任何事情让他丝毫改变对英国的看法。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六个欧洲国家签署了1957年建立欧洲共同市场的罗马条约

有很多英国人觉得,英国在二战中为戴高乐将军提供了避难、保护和重新武装等方面的帮助,甚至在他还没有当选为法国领导人时就认为自己是一位世界级领导人,因此他难以承受(英国人的)这一如山重恩。

戴高乐的相貌不凡:阴沉的脸色、鹰勾鼻子,让人想到一只受到冒犯的坐山雕。他个头高高,但总让人感觉他穿的便装看上去似乎对他有点肥大。

50年前,他在爱丽舍宫发表的讲话并没有让人感到意外。

他对一批受到邀请的听众说,英国对欧洲建设发展的看法总带有一种深刻的敌意。如果今后要允许英国加入欧洲共同市场的话,英国需要经历一场激进的变革。

反美思维

英国知道欧洲共同市场(除法国外)的其他成员国都很希望英国能够加入,于是愤怒地对戴高乐的问题做出了书面回复。但这无济于事。

直到戴高乐将军下台,英国加入的申请才获得通过。在英国正式加入之前,他已经去世。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6年6月:英国成为第一个宣布脱离欧盟的国家

人们今天也许会问,英国脱欧是否证明了戴高乐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的:英国那时候就不适合欧洲联盟。

我向两位重要的政治家提出有关问题,一位在英国,另一位在法国,问他们怎么看戴高乐的决定。如果是在当时,他们会怎么看,以及现在回顾这个问题又怎么看。

埃迪特·克勒松(Edith Cresson)后来曾任法国的女总理。1967年的时候,她还是个年轻的管理咨询顾问。

她并不支持英国脱欧,也不是戴高乐主义者,但是她承认,戴高乐担心英国人加入欧洲共同市场后会实际上成为美国的代理人,这点不无道理。

她说:"在当时,这是戴高乐个人的决定。他有很多和英国人打交道的经验。他总认为英国人会站在美国人的一边……所以我认为,戴高乐不相信英国人会接受欧洲的游戏方式。"

她说:"他们会正式加入(欧洲共同市场),但实际上他们总是会和美国人站在一起。"

我向资深的英国保守党人士肯·克拉克(Ken Clarke)提出同样的问题。克拉克也和希思首相一样对欧盟 有着激情。他对戴高乐的决定感到很失望,并且做出一个有点尖锐的分析。

他说:"戴高乐强烈反美,并且具有相当的反盎格鲁撒克逊情绪。"

克拉克说:"他有点把自己当作是个拿破仑式的人物,期待有个由法国来主导的、由法国和德国联盟驾驭的欧洲共同体,这完全和世界发展潮流脱节。戴高乐是个伟人,但是他缺乏国际视野。那时候,我们加入欧盟是迟早的事,因为没有人能拿出任何替代方案。"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国在1975年的公民投票中决定支持继续成为欧洲经济共同体成员。

当然,在那种情况下,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戴高乐坚定不移地反对"英国入欧",最后并没有影响到大趋势。5年以后,九转丹成的希思终于谈判获得成功,让英国加入了欧洲共同市场。

从许多方面来看,对1967年世界的担忧似乎让人觉得有点杞人忧天,就像对古罗马的担忧一样遥远:当时还有越战、政府正式贬值英镑、和康沃尔海岸巨大的原油泄漏事故。

今天对我们来说,那个时期的头条新闻里似曾相识,英国一直在为其在欧洲的地位进行漫长和艰难的谈判。这种想法令人失望。

不知何故,虽然当今世界早已发生巨变,英国与欧洲关系中那种固有的问题依然如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