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会面临种族清洗罪吗?

Myanmar's State Counsellor Aung San Suu Kyi leaves after speaking during the Myanmar Education Development Implementation Seminar at Myanmar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Center (MICC - 2), in Naypyitaw, Myanmar, 8 December 2017 图片版权 EPA

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Zeid Ra'ad Al Hussein)坚持认为,对罗兴亚人实施恐怖镇压的人要面对公义的审判。

他是联合国世界人权事务监督部门的高级专员,因此他的意见很有份量。

此事可能直接涉及到最高层——扎伊德表示不能排除在未来某个时间,平民政府领袖昂山素季以及军方总司令敏昂莱将军(Gen Aung Min Hlaing)会以种族清洗罪受到起诉。

本月较早前,扎伊德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表示,缅甸罗兴亚人被迫害的程度广泛而且具系统性,这意味着种族清洗的可能不可以被排除。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无法排除昂山素季被审判的可能(英文)

“以这种军事行动的规模来看,很明显只能是高层作出的决定,”扎伊德在日内瓦联合国总部接受BBC《广角镜》(BBC Panorama)节目访问时这样说道。

话虽如此,“种族灭绝”也是一个不时会被轻率地提及的词汇。它听起来很糟糕,是所谓的“罪中之罪”,不过真被入罪的人也非常少。

这一条罪是在二战犹太人被大屠杀之后被定义的。当时刚刚成立的联合国诸成员国签署了公约,将意图毁灭某个特定群体的行动定义为“种族灭绝”。

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的工作并不是要证明有种族灭绝的行动发生过——只有法庭可以这样做。但是他已经呼吁国际社会展开犯罪调查,了解是谁实施了他所说的对主要来自缅甸若开邦北部的穆斯林少数族裔进行“残暴得令人震惊的攻击”。

不过,这位高级专员承认,要进行这样的定罪很困难:“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如果你有计划进行种族灭绝,你不会白纸黑字地下令,也不会进行指挥。”

“证据的门槛很高,”他说,“但是如果将来法庭在我们现在看到的一切的基础上发现这样的证据,我并不会感到意外。”

图片版权 Reuters

8月下旬,军方领导的一系列攻击开始,至12月初,近65万罗兴亚人——将占总数三分之二——已经逃离缅甸。

有报导指,数以百计的村庄被烧毁,数以千计的人被杀。

有证据显示,严重的暴行正在发生:屠杀、谋杀以及集体强奸——在这场危机开始时,我就在难民营里亲耳听到了这些事。

而令这个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更加痛苦的是,他在8月份暴力事件暴发前六个月,就已曾敦促过缅甸实际上的领导人昂山素季采取行动,保护罗兴亚人。

他说,他曾和昂山素季通过电话。当时是二月,扎伊德的办公室发表了报告,2016年10月开始,就有一些令人发指的暴行发生。

“我促请她结束这些军事行动,”扎伊德说,“我试图动之以情……让她采取她能采取的任何行动,结束这一切,令我非常遗憾的是,这似乎没有发生。”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缅甸罗兴亚危机:村民讲述军队的强奸与杀戮

昂山素季对于军队所能行使的权力有限,但是扎伊德相信,她本应该作出更多尝试,阻止军队的行为。

他批评昂山素季,没有使用“罗兴亚”这个词汇:“剥夺他们的名字就是一种反人性,到这个程度上,你就开始相信,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对一个联合国官员来说,这已经是非常严重的说法。

他认为,在2016年的暴力事件后,国际社会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给缅甸军队壮了胆。他说:“我觉得,他们当时就有了结论,可以无所畏惧地继续行动。”

“我们开始感觉到的是,这真的是经过周详考虑和计划的,”他告诉我说。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敏昂莱将军统领缅甸武装部队

缅甸政府表示,军队的行动是为了回应8月发生的恐怖袭击,当时安保部队有12个人遇害。

然而《BBC广角镜》收集到的证据显示,对罗兴亚人的持续攻击在那之前很久就已经开始计划了。

我们罗列的证据显示,缅甸一直在为当地的佛教徒提供训练和武器。在去年的暴力发生之前几个星期,政府提出:“每一个希望保卫他们国家的若开邦国民都有机会成为本地武装警察的一员。”

“这个决定是为了有效地对平民实施暴力犯罪,”人权组织“巩固人权”(Fortify Rights)的总监马修·史密斯(Matthew Smith)说。该组织一直在调查今年暴力行动开始前的事情。

这种观点因缅甸大批难民营的出现得到了证实,这些难民看到了这些“志愿军”的行动:袭击他们的罗兴亚邻居,焚烧他们的家园。

“他们就像军队一样,有同样类型的武器,”在缅甸做生意取得成功的穆罕默德·拉菲克(Mohammed Rafique)说,“他们就是当地的小伙子,我们认识他们。军队烧我们的房子,虐待我们的时候,他们也在。”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罗兴亚村庄被纵火焚烧

与此同时,罗兴亚人在其他方面也变得更加无助。

到夏天的时候,北部若开邦就出现广泛的粮食短缺。人权组织调查发现,从八月中旬开始,当局已经切断了几乎一切面向北部若开邦的粮食及其他援助渠道。

然后军队还带来了援兵。8月10日,军队发起攻击前两个星期,有报导指,有一个营的兵被空运到了那里。

缅甸驻联合国的人权代表对此忧心忡忡,她发出了公开警告,敦促缅甸当局克制。

不过,当罗兴亚武装分子向30个警察据点和一个军队基地发动袭击时,军方的反应是巨大的,具有系统性和强杀伤力。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罗兴亚难民向BBC讲述“逐家逐户”的屠杀

BBC曾向昂山素季和缅甸武装部队领头人发出回应请求,但是两人均没有回复。

攻击开始近四个月后,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担心,暴力行动的余波仍然未了。他害怕这“只不过是开始阶段,比这糟糕得多的事情还在后头”。

他担心,在孟加拉国的难民营当中将会组建圣战团体,对缅甸发动袭击,甚至可能以佛教寺庙为目标。结果可能将是他所说的,在佛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忏悔性对抗”。

这位高级专员承认,这是一种可怕的想法,但是他相信,缅甸并未足够正视这种可能性。

“我的意思是,可能的代价是如此之大,”他说,“他们对国际社会的严重关切报以如此轻率的态度,这非常令人忧虑。”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