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球星到总统:乔治·维阿面前的艰难挑战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乔治·维阿总统与自己的军队踢球(英文)

作为球员的乔治·维阿(George Weah)曾经征服过世人,但是作为利比里亚的新总统,他可能更难达到人们的期望。

一支军乐团正在球场的远端演奏,轻快而又不失张力的雷格泰姆爵士乐在早晨炎热的空气中飘荡。这是蒙罗维亚的旱季,我们正在逐渐高悬的太阳底下喘着气,等候乔治·维阿总统的到来。

这个前职业足球员到达的时候也身穿着一件“乔治·维阿全明星队”的红色球衣。他准备率领这支由他和朋友们组成的队伍,与军人足球队来一场。

我上一次在2003年到访利比里亚的时候,军阀和武装分子令这个国家陷入无政府状态。走投无路的民众将死尸堆放在美国大使馆门前,试图迫使国际社会干预。

现在,在首都的一个军事基地,我目睹一个民选领导人在足球场上奔跑,与军人们同场比赛。

利比里亚正在经历70年多年来第一次由一个民选领导人到另一个民选领导人的权力过渡。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维阿表示,他能够成为一个成功的总统

维阿在欧洲足坛成名,在摩纳哥、巴黎圣日耳曼、AC米兰、切尔西以及曼城等俱乐部征战。在那一段时间里的大部分日子,他的祖国都饱受着内战的摧残。战争结束14年,乔治·维阿在经历过一次竞选落败后,终于在去年10月赢得总统选举。

在球场中间,我成功拦住维阿,问了他一个问题。他期望自己做总统能像做球员一样成功吗?

他的回答当中明显流露出了不耐烦。

“你只把我看作一个前球员,但我是一个人,”他说,“我拼命想要变得出色。我可能成功,我在那之前的生涯里就成功过。我离开这里的时候,人们就问我同样的问题:你在欧洲会成功吗?我告诉他们,我努力工作,相信我所相信的,我表现出我的坚毅。我相信,有利比里亚人民的帮助,我会成功。”

我在蒙罗维亚遇到的大多数人都宁愿相信,乔治·维阿是国家的救星。时隔14年再次来到这里,与过去的苍凉相比,反差是惊人的。那些在路障处给我们制造恐惧的童军和他们无情的指挥官都早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队一队的年轻人,忙着在总统就职典礼前清扫街上的垃圾。

“我们为我们的国家和邻里感到自豪,我们想让它干干净净,”一个叫露丝的女士告诉我。

约瑟夫·杜奥(Joseph Duo),一个前童军,在一场战斗中兴高采烈的画面曾被一张新闻照片定格。他相信,维阿是“我们改变这个国家最大的希望”。杜奥现在是五个孩子的父亲,并且为市议会工作。某天晚上,我在他家看见,他正忙着帮两个最小的小孩做功课。

“战争的记忆仍然令我整晚地睡不着,”他说,“但是我们的孩子们不知道战争,也永远不会知道战争。这就是我的希望。”约瑟夫现在主要的工作领域是教育和就业。他最大的儿子布莱辛(Blessing)22岁,无业,在世界上最贫穷的经济体当中找到工作的希望也很小。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约瑟夫·杜奥曾经是利比里亚内战时期的童军
Image caption 如今的杜奥在市议会工作

据估算,63%的利比里亚人生活在贫困线下。倡议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形容,这里的腐败是“像瘟疫一样渗透在社会的大部分领域”。开着车在蒙罗维亚驶过,我时常看到标贴上写着直白的信息:“勿贿赂警察。”

乔治·维阿是带着反腐败、改革教育与医疗以及创造万个就业职位的承诺上台的。这一切带来了巨高的期望值。不时会有人告诉我,他们相信,维阿能改变他们的人生。他们说,他毕竟是在蒙罗维亚的贫民窟长大的,他明白他们的苦难。

我再次与乔治·维阿谈话是在他到蒙罗维亚市中心一座清真寺作官方访问的时候。当他在人群的簇拥当中走过门廊时,我问他,要满足外面这些为他欢呼的人的期望,到底有没有可能。

“我知道我会达到期望……当人们爱你的时候,你必须为他们奋斗。所以期望是有很多,但我们会达到的……因为我们想要创造的是一整个世界……你们会来这里帮助我们的人民……”他说出这些的时候,对我露出了微笑。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维阿在蒙罗维亚的贫民窟吉布拉尔塔长大

批评者指出,至目前为止,他的承诺尚未有具体的计划支持。公平而论,作出竞选承诺而又不完全详细地列出计划的政治家,乔治·维阿不会是第一个;但是,世界上也很少有领导人像他这样在穷人中间引发如此高的期望值,从而面对相应的压力。

没有人怀疑他动员和启迪人们的能力,这当中的未知数是他是否能作出有效管治。

作为一个记者,重新回到这个我在过去只看到过战争的国家,看到的反差是惊人的。市场是装满货的,学校也是挤满人的。恐惧已经被征服了。

但是,只有繁荣,才能让恐惧不再回来。在巨大的希望之下,从来都有可能伴随着巨大的错觉。在世界任何地方,很少有领导人会面临像乔治·维阿现在所面临的严峻挑战。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