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这对同志伴侣无法领养自己的孩子?

Baby's feet 图片版权 PA
Image caption 诺埃尔(Noel)的父母是结婚十年的同志夫妻。

熠熠生辉的新加坡完全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但一个父亲收养他孩子的挣扎过程表明了现代价值观与传统家庭观念之间的对抗。BBC记者陈炜斯(Yvette Tan)从新加坡报道:

这对双亲听到他的第一个声音,是一声响亮的啼哭。经过六小时的分娩,诺埃尔(Noel)在美国一家医院顺利出生。他的生母是代孕母亲,由两位满怀希望的父亲委托代孕。

这对双亲为诺埃尔切断脐带,相拥而泣;给诺埃尔喂第一瓶牛奶,建立亲情;后来又骄傲地把他带回新加坡,开始了新生活。

从那时起,诺埃尔的生活就像新加坡同龄人一样典型。除了在新加坡法律下,他是一个私生子,这个状态可能会影响他的一生。

诺埃尔的双亲詹姆斯和肖恩是同志夫妻,他们共同生活了十年才决定要孩子。为了保护孩子的身份,所有涉及的人名已被改变。

他们考虑过收养,但有亲身经历的人告诉他们,同性恋男子被允许收养孩子的事例很少见。虽然单身男子可以收养男孩,但他们不想以个人身份申请,也不想在收养过程中隐瞒双方的关系。所以他们想到代孕。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詹姆斯和肖恩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想要孩子的意愿越来越强烈”。

在新加坡,代孕是非法的。这对双亲决定前往美国,因为很多伴侣之前也这样做。他们通过代理,挑选了一个别人捐献的卵子,通过体外受精(IVF)方式让卵子与詹姆斯的精子结合受精。

他们为代孕付了20万美元(约144,300英镑)。9个月后他们飞回美国,目睹了孩子的出生。詹姆斯对BBC说:“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这感觉真是太超现实了。 ” “我们充满了爱和欢乐,突然觉得我们的生活有更多的意义。”他说:“当时不知道有任何禁止海外代孕的现行法律。”

“他该去哪里?”

但回到新加坡后,现实就来了。因为诺埃尔的亲生双亲没结婚,所以从法律上讲,他是非法的。此外,由于他的生母是外国人,他不能自动成为新加坡公民。

诺埃尔申请新加坡公民资格被拒绝,这意味着他无权得到政府的任何福利或帮助,并且有可能无法继承父亲的任何遗产。

但詹姆斯是诺埃尔的亲生父亲,所以现在四岁的孩子仍然可以和他一起生活。

诺埃尔被授予“长期探访准证”(LTVP),有效期为六个月,并且必须定期更新。“长期探访准证”可以被撤销,不是一个永久方案。詹姆斯说: “(如果撤销)他将不得不离开新加坡,他会去哪里?”“新加坡是他唯一了解的地方,他和祖父母,姑姑和表兄弟有着特别的关系......这会毁掉我们。”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现代的新加坡,同志间的性关系依旧是犯罪。

抚养难题

2014年底詹姆斯决定申请收养他的亲生儿子,以帮助他摆脱“非法”身份。

收养不会自动让诺埃尔获得新加坡的公民身份,但詹姆斯的律师——安睿雅士律师事务所(Eversheds Harry Elias LLP)律师张智慧(Ivan Cheong)称,这很可能对他们的案子有所帮助。

他们不得不等到去年12月才从家事法庭有了音讯,这个申请被拒了。当这个事情公之于众时,很多人把它看作是国家对这对夫妻的性和性关系的一种判断。在新加坡,男人间的性行为是非法的;同性婚姻在法律上是不被承认的 ,所以诺埃尔永远不会被认为是两个男人的孩子。

新加坡LGBT运动团体“粉红点”(Pink Dot)表示,裁决是基于“一个家庭应该怎样构成的陈旧观点”。

该组织说,否认自己亲生父亲的合法性是“残酷的事”,有关法律“落后于社会演变的性质”。法官肖芭·奈尔(Shobha Nair)在她的裁决中坚持认为,这个决定不是基于法院对“一个家庭单位应该是什么 ”的看法。她说:“这起案件与同性亲生双亲的正当性或有效性没有多大关系”,但涉及商业代孕的道德规范。

她说,这对双亲为孩子支付了20万新元的事实反映了新加坡“收养法”力图阻止的事情,即利用金钱来鼓励把生命转手。

詹姆斯的律师张智慧对BBC表示, “很明显,申请失败不是因为我的客户与他的伴侣有同性关系”。新加坡当局表示,他们的角色是鼓励“婚姻内的父母”,在法律规定下,单身人士比如詹姆斯“有计划和故意的为人双亲的意图”则“违背了这一规定”。

图片版权 SPL
Image caption 体外受精在新加坡的运用很受限。

新加坡国立大学高级研究员马修(Mathew Mathews)博士表示,“在新加坡,人们仍很支持为人父母需要‘传统家庭’的背景,但这些观点正在开始改变。今天越来越多的新加坡人认为,有些孩子会在不同于他们认为的理想化的家庭观念下长大,但他们可能会犹豫让这成为常态。”

不后悔

1月4日这对双亲提出了上诉。他们仍在等待结果,但他们也知道收养“并非易事”。

詹姆斯说:“我们本来希望法院能看到我们案子的可取之处,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非常伤心和失望。” 目前詹姆斯对孩子没有法律上的权利,但由于他们之间的亲子关系,詹姆斯仍然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并且允许代诺埃尔作出所有的决定。

当被问及在申诉失败后是否会考虑移居海外时,詹姆斯说:“新加坡是我们的家,我和我的伴侣是真正的新加坡人,我们在这里出生和孕育,我们在这里接受教育,也在新加坡军队服役。”

“我们热爱这个国家,我们的家庭和生命都根植于此。除了与当局打交道外,我们从未感到不同,也没有受到过歧视。”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被迫离开......不是我们会轻易做出的决定。”

这对双亲补充说,尽管面临挑战,诺埃尔目前“没有受到磨难”,他们不后悔有了诺埃尔。

詹姆斯解释说:“四年里,儿子给我们带来的快乐不计其数更无法言喻,他知道他有两个父亲:他叫我‘老爸’,叫我的伴侣肖恩‘爹地’。 ”

“我们的邻居像个大家庭 ,他们都拥抱他,告诉他有两个有爱心的父亲是多么幸运,我们不后悔有了他。”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