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了解“澳大利亚日”争议的演变吗

Australian flag sandals on a beach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1月26日是澳大利亚的国庆日,也叫"澳大利亚日"。不过,"澳大利亚日"最近遭到了诸多批评,有人认为对原住民不公平,对他们造成了伤害。

莎朗•维尔吉斯(Sharon Verghis)从悉尼发出的报道说,但就像"澳大利亚日"本身,这样的争议已存在很多年了。

比起其它国家,澳大利亚与国庆日有着较轻松的关系。

"澳大利亚日"是为了纪念英国第一舰队司令亚瑟·菲利普船长率11艘舰只,在1788年1月26日抵达悉尼湾的日子,那一天标志着这块殖民地的诞生。

在这个拥有2400万人口的国家,许多人星期五(1月26日)聚集在海滩,或者参加各种庆祝活动。

从帆船赛到骆驼比赛,扔飞盘的嘉年华到户外音乐会,澳大利亚人把这个节日看作是夏末的一个节日,而不是其创始人所期望的那种庄严的国庆节:人们在这一天庆祝澳大利亚民主、自由、独立、公平和伙伴情谊的价值观。

1月26日对澳大利亚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它是怎么来的?

亦新亦旧的节日

就像所有的国庆节一样,"澳大利亚日"的重要性也随着时间而改变。

目前的形式也是比较新的。直到1994年,1月26日,这个日期才成为一个固定的国家公众假期。而不是离1月26日最近的星期一。

1818年,新南威尔士(NSW)用30发礼炮纪念其30年的殖民地历史。这是第一次正式庆祝的时间。 1838年,它成为一年一度的公众假期,多年来也一直是以新南威尔士为中心的纪念活动。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1月26日是澳大利亚的国庆日,也叫"澳大利亚日"。

到了1888年,1月26日已成为"新州建立纪念日",在除南澳大利亚州首府阿德莱德市(Adelaide)之外的所有首府都是公众假期。

1901年澳大利亚联邦的成立为统一的假期打下了基础。到了20世纪20年代,"澳新军团日"(Anzac Day)已经成为全国性的节日,但被认为是纪念澳大利亚阵亡将士的纪念日,而非庆祝日。澳大利亚彼时一直在继续寻找符合后者的国庆日。1935年,澳大利亚所有各州同意采用纪念节日的通用名称和日期。

20世纪80年代,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开始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并成立了澳大利亚日委员会。到1994年,所有各州和领地首次开始在同一天庆祝统一的公共假期。

反对声是什么?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的历史学家史密斯教授(Kate Darian-Smith)表示,"澳大利亚日"现在正远离其根源,有时会引发了一场关于文化认同、历史和澳大利亚人价值观的公众辩论。

她说:"在1938年和1988年的纪念活动中,人们会重演第一舰队抵达澳大利亚的时刻,但现在我们已看不到这些了。"

"澳大利亚日已经成为闪着政治火花的讨论。人们讨论如何庆祝过去,并认识到如今这个节日对原住民意味着什么。"

对于澳大利亚原住民来说,1938年在悉尼举行的150周年纪念日活动中,有100多位原住民聚集在一起,举行了"哀悼日"抗议活动。

进入19世纪,新南威尔士州州长亨利·帕克斯(Henry Parkes)曾承认澳大利亚原住民被殖民者"抢劫"的说法。

1988年,悉尼举行了一场4万多由原住民和非原住民参与的抗议游行。它奠定了今天仍延续的"生存日"和"入侵日"音乐会、游行和抗议的传统。

原住民的抗议活动继续增多,与诸如纪念欧洲殖民统治的日子以及美国感恩节等日子相呼应。这与"改变日期"运动紧密结合的政治和社区激进主义相吻合。

澳大利亚的绿党和其他人认为这个日期与其说统一,还不如说是分裂。它使澳大利亚国庆日成为希望统一的组织者的对立面。

"澳新军团日"

澳大利亚人似乎并不特别想把国庆日固定在1月26日这天。

最近的一项民调显示,56%的澳洲受访者认为只要庆祝国庆,就不会介意日期。近一半的人(49%)认为澳大利亚日不应该是对原住民不利的一天。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2016年在堪培拉举行了反对庆祝“澳大利亚日”的一场游行。

多年来,替代的方案包括5月27日,即1967年原住民最终获得宪法权利的日期,以及1月1日——澳大利亚宪法生效之日。甚至有人提议改为5月8日("伙伴"的双关语),它也获得了广泛的支持。

但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否认将作出任何改变,他并对澳大利亚改革派的"分裂"行为表示失望。

史密斯教授说,有意思的是"澳新军团日"这个纪念在加里波利之战牺牲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联合军团将士的日子,得到了千禧后高涨的爱国主义热潮的支持。

她说,事实上,老兵和百姓一同参与纪念的澳新军团日也是民族热情最为鲜明的一天。“对许多人来说,它的历史包袱更少,对移民和原住民退伍军人的包容性更强,是一个被年轻一代拥抱的日子。近年来澳新军团日庆典的规模越来越大"。

但“澳大利亚日”仍得到该国最大党的支持。特恩布尔说:"一个自由的国家正在讨论它的历史 ,我们并不否认历史。 "

莎朗•维尔吉斯(Sharon Verghis)是位于悉尼的自由撰稿人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