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实力,锐实力,软实力和英国的选择

伦敦金融城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伦敦金融城是英国重视和支持与中国合作的重要力量。

从战略角度看,随着中国崛起,全球力量变化,英国在最近十多年来对华政策从以人权、民主为核心转向经济合作并举的务实政策。英国首相特里莎·梅访华,体现了这一政策的延续发展。

随着中国经济、政治和军事实力在最近十多年里在国际上大幅崛起,西方在方方面面受到压力和挑战。英国作为欧洲独特的西方大国,特别是在脱欧之际,既要继续立足于西方阵营的对华外交,又要希望平衡欧美展示独特角色;既不放弃有关战略原则,也要力求与中国发展务实的贸易关系。

特里莎·梅访华出于国际格局变化的一个时代:与中国崛起的同时,随着特朗普政府上台,美国表现出要从世界领导地位上后退的种种言辞和动作,让国际形势分析人士感觉天下乱象。"修昔底德陷阱"成了各国各方学者政界讨论的一个话题。

"修昔底德陷阱"

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这被称为"修昔底德陷阱"。西方学者们担心的一点就是中国和美国是否会因为争夺领导地位,让全世界掉到陷阱里。

但中国的崛起和以往大国的崛起有个明确不同的情况: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中国已经和整个世界经济融为一体。比如中国制造进入西方千家万户。而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国不仅经济未倒,还成为资本输出国,成了很多国家的资金来源国。这使得最早倡导国际化的西方感受到中国"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对于西方的担忧,中国领导人强调称,强国只能追求霸权的主张不适用于中国,中国的历史文化和现行政策都不主张霸权主义。但中国也不会陷入中等发达国家停滞不前的沼泽,希望西方大国应抛弃二元对立观,避免在世界制造冲突、隔阂与对抗,导致两败俱伤,而要走和平共荣的道路。

在另一方面,中国有着世界上独特的历史、文化和政治进程。所谓"中国模式"的政治威权管理国家、经济部分市场化运营的模式,近年来在"第三世界"找到不少知音,甚至压倒了西方百年来主张的普世人权、民主模式。同时,中国和俄国加强官方对外宣传,这些都成了西方对中国(还有俄国)担忧的主要方面。

对致力于平衡外交的英国,并不希望世界两个最大的经济体爆发热战冲突,随而伤及现有国际体系及自身利益。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近日,美国中央情报局长蓬佩奥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评论俄罗斯"干涉美国选举门"一事时,指责中国对西方的间谍活动绝不亚于俄国。

锐实力和间谍指称

欧洲各国包括英国与中国的互动,自然也在美国战略学者的观察考虑之中。

美国作为全球政治经济军事的“老大”,试图从全方位探明维护自身地位的理论和实践方法。从国家力量角度,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以最早在冷战结束时正式提出"软实力"概念而闻名。他"20多年来一直在与美国衰落论者的异端邪说做斗争"。他将国家的实力分为"经济实力、硬实力(军事)和软实力"。近年来,他又提出综合运用硬实力和软实力来实现美国外交目标的"巧实力"一词。

这些分析都不能用来说明中国和俄国对世界的影响,以及美国的应对之道。于是,去年12月份,总部在华盛顿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提出了"锐实力"一词,指中俄运用文化交流活动和传媒信息项目等在世界各地营造公共舆论和观念。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不久前以"锐实力"来形容中国操纵西方民主国家里的决策人士。

无独有偶,近日,美国中央情报局长蓬佩奥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评论俄罗斯"干涉美国选举门"一事时,指责中国对西方的间谍活动绝不亚于俄国。

蓬佩奥举例说,中国经常尝试偷取美国机构的商业机密,也尝试渗透美国的医院和学校系统。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欧洲国家,包括英国。

蓬佩奥作为美国情报部门的领导,自然是"多长一双眼睛"。特别是他整天的主要工作自然要关注越来越多和美国发生接触的来自中国、俄国的联系,自然要把很多人和事视为潜在的间谍(或行为)。

但作为其他各界人士,看法是否会和他一致,恐怕难以概论。

特里莎·梅访华

特里莎·梅在其国内政敌不断挑战、"脱欧"谈判进入艰难复杂阶段之际,仍拨冗访华,既要体现其对英中关系的重视,又要展示英国有别于欧美的独立外交能力,以及在全球化中具有的独特实力。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英国首相特里莎·梅夫妇访华,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夫妇喝茶。

英国自从二战之后就从国际化领导地位上“退居二线”,但其核心硬实力、软实力尚在,在国际政治、外交、金融、商业、文化、教育、科技、媒体等方面保持着活跃的作用,不时展现领导国际潮流的角色。比如欧盟当年和域外诸多贸易谈判均由英国领导。联合国巴黎气候会议谈判最终达成协议,英国的科学家、外交家在无数的国际场合及组织中发挥了积极的协调和引导作用。英国是国际化和自由贸易的倡导者和参与者。英国要退出欧盟,正是出于对自己实力的信心。

相比美国人对中国在美国影响力不断扩大的反应,着眼全球化未来的英国各界在与中国打交道时,保持了更有自信的、更为开放的态度。特别是卡梅伦政府在全球金融危机后,顺应中国的经济崛起现实,将经济贸易科技等领域的合作在对华政策中的分量大幅提升。不过,传统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分歧不会因此消除。

例如,相比美国对中国商业投资的严密防范,英国采取的是较为开放的做法,但并非没有担忧。在中英经济关系中占比重大的一些项目,比如特里莎·梅政府上台后,曾一度担忧卡梅伦政府引入的中国在英国进行的核电项目,但最终还是予以批准。

在美国,中国大型企业华为被指涉及"间谍门"的疑案,但华为却在英国生根发展,华为手机融入英国手机市场主流,成为英中合作的典范项目之一。

再有在美一度被指"文化间谍"的孔子学院项目,在英国得到众多著名学府和政府的合力支持。英国的一些孔子学院确实在英中人文交流方面发挥了显著的作用。

就在英国首相特里莎·梅对中国的访问中,随行庞大的代表团包括了金融、教育、科技、医药健康等数十个行业的商界人士,展示了英中合作的丰富性,包容性和广阔的潜力。

价值观的较量?

英中合作自然摆脱不了国际外交形势的影响。英国既是美国"大西洋彼岸坚强的盟友",又是"英中黄金时代的战略伙伴"。

早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时,英国卡梅伦政府出乎意料地不顾美国反对,率先加入了中国提出创立"亚洲基础建设投资开发银行"的行列,欧盟列国纷纷响应。此举使得英中关系迅速提升,让大西洋彼岸大跌眼镜。

但亚投行成立一年后,英国的脱欧公投结果迫使卡梅伦政府下台。继任的梅政府在延续英中一些重大项目上一度犹豫。

有报道说,美国最近宣布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特朗普要求英方不要赞成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这让特里莎·梅访华蒙上阴影。正在"脱欧"国内政治困境中寻求通过贸易突破得到支持的梅政府面临困难选择。

对美国来说,"一带一路"成了中国挑战其国际霸主地位的锐利工具。对西方其它国家来说,它们也在思考"一带一路"给它们国家发展和民众生活能带来什么利弊。

《经济学人》讨论中国"锐实力"的文章从某种角度上表达了西方对中国"一带一路"的担心所在,从直接经济利益来说,担忧中国独享"一带一路"项目工程利益。从"一带一路"经济发展可能带来的政治影响角度,担心中国将其国内威权统治"压制自由言论、公开辩论和独立思想"做法推广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乃至中国领导的国际化中。

《经济学人》文章开出应对中国"锐实力"的药方是西方的价值观,抵御中国锐实力的现实工具包括:反谍、法治和独立的媒体。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