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绝命峰”:法国登山者雷沃尔为什么要抛弃同伴自救

French mountaineer Elisabeth Revol talks to journalists in a French hospital 图片版权 AFP

一名法国登山者在挑战喜玛拉雅山脉上其中一个最危险的山峰时,被迫抛弃了她的同伴。

伊丽莎白·雷沃尔(Elisabeth Revol)向法新社讲述这个过程。她和同伴托马斯·麦基维茨(Tomasz Mackiewicz)当时正在号称“绝命峰”(Killer Mountain)的南迦帕尔巴特峰(Nāngā Parbat)下山途中,而麦基维茨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

最终,在极度凶险的情形下,只有她被一队顶尖的波兰登山队伍救起。

法国的医生目前正在评估,雷沃尔是否需要截肢。

救援人员无法找到麦克维茨,并且相信他生还的机会不大。

雷沃尔回忆说,因高原反应而产生的幻觉,令她在冰冻的情形下脱下了一只鞋。

眼炎、呼吸困难、吐血

这两名伙伴在1月20日开始登山,几天后就接近了顶峰。

不过,在他们到达海拔8120米(26640英尺)的山峰时,麦基维茨说,他眼睛看不到了。

雷沃尔对法新社表示:“他(麦基维茨)没有戴护目镜,因为那天日间的时候视野有点矇眬,而到天黑的时候,他就发生眼炎了。”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救援队伍找到不波兰登山者托马斯·麦斯维茨

然后,他扶着她的肩膀走,在黑暗中开始艰难的下山旅程。雷沃尔说,麦基维茨开始呼吸困难。

“他解下了他嘴前面的保护层,然后就开始发冷。先是他的鼻子变白,然后是他的双手,然后是双脚。”

他们蜷缩在一道裂缝里过夜,但是麦基维茨的状况继续恶化,“血开始从他嘴里流出来”——这是极度高原反应发展到最后阶段身体内大量分泌液体的信号。

幻觉下赤脚行走

她发出了几个求救信号,救援者叫他们向下再走6000米。于是她就把麦基维茨遗弃在身后。“这不是我做的决定,是情况逼着我这样,”她说。

雷沃尔一开始认为救援很快就会到,所以就没有带上帐蓬或者羽绒被。而救援人员没有出现,她被迫又在一道裂缝里过了一夜。

图片版权 Adam Bielecki/Reuters
Image caption 获救之后的雷沃尔(中)在南迦帕尔巴特峰山脚

在访问中,她讲了一次在高原反应下的幻觉。她想像有人给她热茶,为了感谢对方,她要给对方一只鞋。

在赤脚五个小时后,雷沃尔开始生冻疮。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一支精英波兰登山队伍参加这次救援行动

她听到直升机的声音,但是由于强风,救援人员无法抵达她所在的地方。雷沃尔害怕自己要再在那里过一夜,于是就索性戴着湿手套、拖着冻僵的脚再次开始向下走,最终找到了其中一支救援队。

她被飞机送往伊斯拉马巴德的医院,然后又被转送到瑞士,之后再被送回法国境内。

目前,法国东部上萨瓦省的医生正在评估,雷沃尔是否需要截掉双手和左脚。

虽然经历过这样一番历险,雷沃尔并无意从此放弃登山。她说:“我需要这个。”

你或许还对这些故事感兴趣:

相关主题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