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工厂”:日本男子雇代母诞13子引发代孕争议

Surrogate babies that Thai police suspect were fathered by a Japanese businessman who has fled from Thailand, 12 August 2014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日本男子重田光时雇泰国代母诞下13个孩子。

曼谷北部一个专门处理儿童与家庭事务的法院,早前就一宗极具争议的抚养权案件作出裁判,将13名由同一父亲透过代母所生的孩子,判给生父抚养。

近年,代孕行业在亚洲国家越来越盛行,触发不少道德争议,这宗案件是最具标志性的案例之一。

2014年,一名泰国代母投诉称,她为一对澳洲夫妇诞下一对双胞胎,但对方因其中一个婴儿患有唐氏综合症而拒绝接收。泰国当局为此展开针对“生育诊所”的调查,搜查最少九间生育诊所,一间名为All-IVF的诊所被勒令关闭。

2014年八月,泰国当局调查提供商业代母服务的“生育诊所”期间,在一个单位发现13个由保姆照看的幼儿,全部为时年24岁的日本男子重田光时经泰国代母所生。营运All-IVF诊所的医生Pisit Tantiwattanakul,负责了重田光时13个孩子的受孕过程。

一个年轻、神秘的单身男子,透过代母生下这么多婴孩,其动机引来舆论质疑。

泰国警方曾循“人口贩卖”的方向调查重田光时。

重田光时接触的第一间生育诊所,在得悉重田光时想要这么多孩子之后,拒绝为他提供服务。

“重田先生于2011年首度接触我们,”该诊所负责人Mariam Kukunashvili向BBC表示:“最初他选择了两名代母,两人受孕。但之后他说自己想要超过一千个孩子,并计划每年至少透过代孕生10-20个。”

“他说自己拥有10个国家护照,可以透过不同国家的大使馆为新生儿注册。但我们很担心这些孩子的命运,也怀疑他涉及婴儿贩卖。”

重田光时在泰国的代表律师解释称,重田只是想要一个大家庭。该律师说,重田是一个日本科技界富商的长子,照顾所有孩子完全不成问题。

但重田希望透过代孕生这么多孩子的真正原因,至今仍然成谜。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2014年,泰国当局就代孕问题展开大规模调查。

调查中,泰国警方再于柬埔寨及日本,分别找到两个及四个重田的孩子。现在,泰国法院将13个孩子的抚养权判给他。

三年的调查与审讯期间,这13名孩子一直由官方儿童院照顾。重田光时从未前赴泰国探望孩子,可能因为不欲面对传媒或可能的检控,但泰国当局称,重田的母亲每两个月就会来探访孩子。

法院判定,重田是13名孩子生理上的父亲,亦无证据显示他有不良或贩卖意图,他本人也没有犯罪记录;加上代母们无意与他争抚养权,法院没有任何理由,不把抚养权判给重田。

法院又称,重田在新加坡为13个孩子开办了户口,支付额外照顾者的费用,并为他们准备了在日本的住处与学校。重田另在泰国买下一处物业,让孩子们在前往日本之前,先与未来会在日本照顾他们的保姆相处一段时间。

曾赴日本调查的泰方人员亦指,目前重田在日本生活的四名孩子,明显十分喜欢重田。泰方称将会持续留意13名孩子日后的生活状况。

对于重田计划生育数百个孩子,法庭没有考虑这一点,但判辞指判决将孩子的福祉放在第一位,并确信13名孩子由富有、真诚的父亲照顾,比由泰国当局照顾更好。

2015年,泰国通过新法,限制国内的代母只可以为泰国夫妇提供服务,并禁止商业代孕,违者最高刑罚为入狱十年。

一度在泰国十分蓬勃的代孕业,渐渐迁移到柬埔寨,但该国也于2016立例禁止有关做法。目前,这项业务移到了尚未有相关法例限制的老挝。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4年,泰国代母所生的孩子Gammy,据报因患有唐氏综合症被澳洲籍父母弃养。

但代孕这项利润十分可观的业务,并未在泰国完全消失。泰国作为东南亚地区的交通枢纽,医疗技术与设备亦较邻近国家优胜,至今仍是代孕服务寻求者的理想目的地——即使代母受孕在泰国境内并不合法。

于是,出现了“跨国代孕”的情况。去年四月,一名男子由泰国过境老挝时,被发现携有六支装有冷冻精液的试管;一个月后,再有六名泰国女子在前往老挝时被拘捕,当局调查发现,这六名女子受雇前往老挝受孕,成为代母。

外界预期,老挝将来亦将收紧对代孕的限制。但不育夫妇对代孕的需求,以及“出租子宫”业务全球化,意味着即使老挝立法禁止代孕,这个行业只会继续转移向另一个更贫穷的国家。

现年28年的重田光时,已经有19个年龄相近的亲生孩子,由他的母亲及一大群受雇保姆抚养。虽然目前看来19名孩子衣食无忧,但Mariam Kukunashvili 说,在这么非传统的家庭长大,他们的情感健康值得忧虑。

“从道德上而言,我们很难理解一个父亲怎么可能将关爱分给300甚至1000个孩子。一些没有为人父母经验的富人,会假设雇保姆、付款,就算是尽了为人父母的责任。”

“但身为父母的责任,是不可以完全外包给保姆的,这对成人与孩子而言,都将造成心理问题。”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