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打破沉默回应美国禁令 声言反对“贸易政治化”

中兴通讯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兴通讯的股票目前在香港和深圳的交易所都停牌。

美国制裁风波的主角中兴通讯打破多天沉默,在周五(4月20日)召开记者会,直言美国商务部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零部件的决定,可能会令中兴进入“休克”的状态。

董事长殷一民在中兴的深圳总部举行新闻发布会,指美国的禁令会直接影响公司八万名员工的工作权利,对它在全球的客户带来直接影响,也会对股东的利益造成重大损害。他又说,公司反对美国把贸易政治化,也“坚决反对”美国的决定。

他又在仅有10多分钟的发布会中,指中兴将加大投入研发的资金。他称公司有能力、有信心应对挑战,因为中国国内“有巨大的市场”。

而中国商务部在周四(4月19日)也作出了回应,指美方的决定引起了市场对美国贸易和投资环境的“普遍担忧”,认为美方的行为表面针对中国,但最终伤害的是美国本身。

中兴的风波,推演到现在已经变成了中美贸易角力的一部份,但它的麻烦,要从2012年开始说起。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兴通讯的产品包括智能手机及电脑设备。

认罪协议

据路透社在2012年取得的文件显示,中兴无视美国的出口禁令,向伊朗和朝鲜出售价值“过百万美元”的美国制电子产品。文件显示这些产品包括美国商业机器(IBM)制造的伺服器、思科(Cisco)和网络设备制造商Brocade制造的网络交换器和甲骨文公司编写的资料库软体等。

路透社发出报道后数个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展开调查。2016年3月,美国商务部宣布,调查证实中兴向伊朗的出口违反美国相关的禁令,并下令所有美国公司向中兴出售产品前,必须取得特别许可,作为中兴违反美国禁令的惩罚。美方其后多次暂缓执行这个决定。

中兴在去年三月跟美国司法部达成认罪协议,被即时罚款8.92亿美元,另外三亿美元罚款和剥夺中兴的出口权利七年,并会视乎中兴有没有采取改善措施而暂缓执行。美国司法部当时发表声明,查明中兴在2010至2016年期间,在没有领取适当出口许可的情况下,向伊朗出售价值约3200万美元的产品。声明更引述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指,中兴受查期间向美国的联邦调查员撒谎。

时任中兴董事长兼总裁赵先明承认犯错,并承诺将会改善公司的行为。

中兴认罪后,美国商务部宣布取消美国公司出售产品给中兴前必须取得特别许可的要求。而除了罚款外,中兴还承诺将解雇四名高层,也会扣减35名高级职员的花红作为惩罚。

但美国商务部指它后来发现,中兴没有真正履行这些承诺。

中兴“承认撒谎”

美国商务部在4月15日发出文件,指中兴在分别在2016年11月30日和2017年7月20日向美国当局发出信件,指公司已经就违反美国出口禁令事件,对该39名员工作出纪律处分,包括扣减奖金、发出惩戒信等,以显示公司十分重视遵守美国当局的禁令。但商务部的文件指,中兴后来承认当时其实没有发出惩戒信,绝大部份的员工也按时收到他们的奖金。

文件又引述中兴方面的辩护,指公司在3月时已经向相关员人补发惩戒信,从他们的工资中扣减与2016年奖金相应的金额,也会向已离职的员工追讨发给他们的奖金。美国商务部官员在文件中指,中兴作出这种辩护只不过是“希望能拖延”美国当局的执法行动,减少惩罚所带来的影响。

美国商务部的文件又指,中兴的代表律师跟美国官员在3月6日通电话时,才承认在这两封信件中撒谎,美国当局在3月13日决定恢复执行中兴去年认罪时,暂缓执行的惩罚措施,包括剥夺中兴的出口权利七年,令它无法向美国公司采购零部件。

中兴董事长殷一民在周五的记者会中,指责美方将“细微的问题无限扩大化”,对公司造成极大影响,但没有回应美国商务部文件的指控。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兴通讯向美国的移动电信公司如美国电话电报公司,T-mobile美国公司和斯普林特公司销售手机。

美方准备再出牌?

故事可能还没有结束。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周二(4月17日)建议,禁止政府机构向“可能对美国通讯网络构成安全威胁的公司”采购,分析认为这包括中兴,也包括中国另一家技术通讯公司华为。

路透社分析留意到,美国政府每年都会投放850万美元,资助私人通讯网络公司改善美国郊区的通讯基础建设,如果联邦通讯委员的建议获得通过,中兴和华为将无法参与这个计划。

中方已经就此回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周五的例行记者会期间指,美方的行为是“以国家安全之名,行贸易保护主义之实”。她说,苹果手机在中国随处可见,但由中国公司制造的手机在美国却被一些人视为国家安全的严重事态。

她质问:“作为世界上头号强国和科技强国的美国,难道已经果真脆弱到如此地步了吗?”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