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冷战期间从事“地下工作”的英国女性

Photo from the 1960s of women working in the Holmpton Cold War bunker 图片版权 Lee Karen Stow

超过20多年的时间里,在东约克郡(East Yorkshire)霍尔德尼斯(Holderness)绿油油的原野下,一座位于霍姆普顿(Holmpton)的空军地下堡垒秘密地运转。冷战的阴霾下,这里的雷达警觉地注视着天空。

在那个动荡的冷战岁月,当各国都已为一场潜在的破坏性核战而做好准备时,英国启动了一个名为"旋翼(Rotor)"的防御雷达计划,有70个雷达站点遍布海岸。

其中一处便是一座位于小村庄霍姆普顿的地下堡垒。它建于1953年,外号"洞穴(the hole)"。

它面向东方数百英里外的前苏联。这个超级大国当时储备了大量的核武器。

图片版权 RAF Holmpton
Image caption 皇家空军霍姆普顿基地的冷战地堡现在已经成为博物馆。一座简陋的平房(上图)掩盖了入口。

在发生灾难性核战的情况下,皇家对空监视队(ROC)位于霍尔姆顿的人员,将负责恢复该地区的秩序。

而在地堡内的工作人员,还肩负着为即将到来的袭击提供预警,并记录炸弹方向、速度和最终的放射性尘埃的重任。

曾在霍尔普顿和附近另外两座地堡工作的九名女性,与摄影师李·卡伦·斯托(Lee Karen Stow)分享了她们的回忆。

图片版权 Karen Lee Stow

在这张雷达控制室的照片中,下士珍妮特·休伊特(Janet Huitt)和她的姐姐、空军一等兵芭芭拉·特纳(Barbara Turner)、空军一等兵艾琳·曼恩(Eileen Mann)、空军一等兵珍妮特·莱维斯利(Janet Levesley),均在17岁时加入了英国皇家空军,并在1959年至1974年的某个时间段里在这里服役。

作为防空作业人员,这些女子需要从雷达屏幕上解读原始数据,并将结果写到一块有机玻璃提示板上,以便从另一侧也能读取它们。

随后,这些信息将被绘制在一块置于低处的雷达板上(见上图),被称为"井(well)"。

坐在上面的军官便可以俯视并监控来袭的敌军飞机。

图片版权 RAF Holmpton
Image caption 霍姆普顿地堡在2014年被辟为一处博物馆,包括一条120米的隧道。

休伊特说:"我还记得通风口的噪音,就像你习惯的那种嗡嗡声,还有那里是多么的封闭。"

"每架飞机都提交过'飞行计划',而且会发出呼号。"

"如果有任何并不携带这类信息的东西出现,它就会鹤立鸡群。"

"它立即会被捕捉到,并且做出回应。"

"通常来说,一架或两架战斗机会从当地机场起飞,拦截并指引他们离开我们的领空。"

"他们通常来自苏联。"

"这在整个冷战时期都经常发生,我们时刻都得保持警惕。"

图片版权 Karen Lee Stow
Image caption 上世纪60年代霍姆普顿的接待室,休伊特下士为空军副司令倒咖啡。

"我们曾对遭遇核攻击进行演练。"

"我们都知道,如果在辐射范围内,我们将没法在放射性尘埃中幸存。"

"你会在一天的任何时间里被叫回岗位,并且你永远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一次演练。"

"这是'红色警报'!警报到处都是。"

"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恐慌,因为你受过训练,要遵守纪律。"

"如果你服从命令,做完自己的事,一切都会好转的。"

"我们的工资是男性的三分之二,我们被告知,这是因为男人们需要结婚和养家糊口。"

"在那些日子里,如果你怀孕了,无论是已婚还是单身,你都会被解雇。"

特纳说:"(让人们了解我们)真的很重要,因为我们花了那么多年在这里工作,没有人知道这一点,或者从未意识到这一点。"

"可能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些是秘密进行的。但从未有人记录过,这些女性在地下年复一年的工作。"

图片版权 Karen Lee Stow

莱维斯利在皇家空军霍姆普顿担任过五年的防空操作员,具体的工作像是"绘图员"。她负责将收到的数据转移到雷达板的"井"中。

她说:"我记得我要爬下很陡的铁梯去井里。因为我穿着裙子,所有的男人都在看着我,所以我每次都很招人注意。"

"军官里也有女人,但主要都是男人。"

"那里非常黑,只有电脑打在他们脸上的光芒。"

"记得有一次,大概那时我18岁,我收到了集结的号令。"

"大约是19点。"

"我在厨房里,他们来找我。"

"我冲上楼去拿我的制服。"

"我爸爸当时正在给厨房贴瓷砖,他说,'还有必要贴瓷砖吗?我们会被轰炸吗?'

"那次是一个演习。看看如果有事发生,我们多快能到那里。"

图片版权 Karen Lee Stow

空军一等兵帕特·莱肯比(Pat Leckonby),罗斯玛丽·"克里斯蒂娜"·赖特(Rosemary "Christine" Wright)和特雷茜·阿尔托夫(Trish Altoft)在上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作为电话接线员,负责操控霍姆普顿的交换台。

阿尔托夫说:"如果你说到冷战的话,坦白说,我觉得当时我们没有一个人会考虑这些。"

"你所要做的就是接电话。"

"白天那么忙。我们不知道任何秘密。"

"我们与外界非常的隔绝,我觉得我们就像小齿轮一样。"

"是的,但我们是重要的齿轮,"莱肯比说。

图片版权 Lee Karen Stow
Image caption 上世纪60年代的空军一等兵莱肯比,和妇女辅助运输中队(左起第二)。

为了防止火灾,地堡工作人员会进行演习。

阿尔托夫说:"一旦警报发出,每个人都会直接冲出去,回到地上。

"最后一个离开的人将是指挥官和高级私人交换机(PBX)的工作员。"

"有一天晚上,我是最后一个离开的。我一生中从来没有那样害怕过,因为所有的灯都熄灭了,然后只有一束微弱的光线。"

"直到我们走到地面之前,在走廊上是非常可怕的。"

"我非常害怕我会被困在那里。"

莱肯比说:"当门关上时,啊,我感觉像得了幽闭恐惧症。"

"这里主要是男人,我们当时年轻漂亮。"

图片版权 Karen Lee Stow

在来到霍尔普顿工作前,赖特曾在东约克郡海岸的一个哨所义务工作。哨所位于地下14英尺(4米)的地堡内,由铁梯抵达。

她说:"那是一个在地上的方形的洞。"

"晚上很可怕,我不想下去。"

图片版权 Karen Lee Stow

"曾经有两三个人在下面。"

"当你第一次下楼时,你不知道会有什么。你只是找到了这个房间和椅子,大概就是它了。"

"等我的时间到了,我就回家了。"

"但如果我们要打仗了,我们就不得不睡在那里。"

"我现在再也不想这样做了。"

"但当你年轻的时候,你会做任何事情,不是吗?"

图片版权 Lee Karen Stow

吉娜·赖特(Gina Wright)是皇家对空监视队位于霍尔德尼斯区议会应急中心地堡的应急计划官员。

她说:"当你进入地堡时,你碰到的第一个东西就是巨大的防爆门。"

"你走过大门的那一刻,国家安全的根基就在你眼前。"

"这是一个完全地下的世界,让人难以置信。它永远延伸下去。"

"我认为我没有到过它的尽头。"

"定时的灯光意味着你必须快速走过去。"

"我那时很胆小,不喜欢一个人下去。"

"在战争时期,我们会有四个阶段:刚开始发生并向战争过渡的时期、宣战和常规战争、核打击,然后是战后重建。"

"所以,计划也依照这些阶段划分。"

"放核弹简直让人想都不敢想,局面是你无法控制的。我认为战争是一个疯狂的想法,太疯狂了。"

图片版权 Lee Karen Stow

安·梅特卡夫(Ann Metcalfe)在1964年加入皇家对空监视队,当年17岁。她在约克冷战地堡工作,现在成为了一处英格兰遗产。

1982年,她成为了负责约克郡乡村四个哨所的第一位女性组长,并在六年后晋升为名誉观察员上尉。

她说:"我成为了三角测量监督员,负责计算炸弹的大小和位置。"

"我们有一个圆形计算模型,可以用它从爆炸威力精确计算出那枚炸弹有多大。"

图片版权 Lee Karen Stow

在培训和演练期间,安要前往她手下的四个哨所进行检查,并负责接待来访贵宾。每个哨所相距10到15英里。

"在你心中,你希望(核攻击)永远不会发生,"她说。

"因为在那时,我的家里有丈夫和两个小孩。"

"如果你在紧急情况下被召回,意味着你全天都会被征召。你会离开你的家人吗?这是我们从来都不知道的事情,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处于那种境地。"

"我一直觉得如果发生了核袭击,就让炸弹落在我家的屋顶上吧。不要磨蹭,我不希望它们慢慢放射,因为那是最残酷的死亡。"

撰文和图片 / 李·卡伦·斯托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