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派、忠诚、外交素人:看懂新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POMPEO 图片版权 AFP

美国新任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一片争议声中,以参议院支持率最低的姿态就任,他在未正式上任前便开始“履职”,于4月初以中情局局长身份就朝鲜问题展开斡旋,“秘密访朝”为美朝元首会谈铺路。

蓬佩奥的鹰派身份备受注目,曾经在对华、对朝议题上发出强硬言论,外界认为他的任命本身,已经折射出美国未来的外交政策,亦猜测他上场可能会令美国立场变得更强硬。

然而,有专家对BBC中文表示 ,总统特朗普“革退”前国务卿蒂勒森后,美国的外交政策出现摇摆不定的情况,而蓬佩奥对外交事务并不熟悉,或无法平衡各方,其执行力存在疑问,或许只是“听特朗普的话”。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今年4月,蓬佩奥以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身份,秘密前往平壤会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

讨论朝鲜“改朝换代”

去年,蓬佩奥以中情局局长身份出席论坛时,曾暗示希望朝鲜改朝换代,认为要达到无核化,就要把领导人与核能力分开。被问到他是否希望朝鲜改朝换代,他否认,但同时说:“朝鲜人民乐意看见他离开”。

蓬佩奥说,就算朝鲜改变政权,也不一定对美国有利,后果是未知之数,而且这并不是一个“明天就能完成的任务”,亦要说服其他国家。

由于回应了朝鲜政权更替问题并作出了一定暗示,彭佩奥的这番言论被视为当时美国在朝鲜问题上最强硬的姿态。

当特朗普宣布提名蓬佩奥接任国务卿一职时,外界都注视他会否以强硬手段处理朝鲜问题,他在出任中情局局长时已被特朗普指派处理朝鲜问题,并在特朗普答应与金正恩会面后,秘密访问朝鲜,为美朝首脑会谈铺路。

特朗普称赞蓬佩奥此行,指他为美国与朝鲜建立了良好关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鲍勃·科克(Bob Corker)表示,蓬佩奥是这个时候加入并领导与朝鲜谈判的“最佳人选”,不过有民主党中人忧心,他的强硬作风会影响谈判。

“听命特朗普”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总监许桢对BBC中文表示,朝鲜问题上,蓬佩奥只是顺应事态发展、听命特朗普、“完成任务”的人,最后的功劳不一定属于他。

许桢说,前任国务卿蒂勒森因为在石油业界有一定地位和人脉,虽然不是如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克里(John Kerry)这样有外交经验背景的典型外交官,但仍熟悉中东、俄罗斯等事务。然而,蓬佩奥不是外交界出身,虽然有军人、中情局背景,但其政治能量、外交网络有限,可说是“一片空白”,他在外交上的执行能力是“一大疑问”,他的出现反而令美国外交政策“没有那么稳定”。

图片版权 AFP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对BBC中文表示,从蓬佩奥的从政经历看,他可能在外交事务上有一定涉猎,但未必特别熟悉。他担任国会议员时,曾经是情报委员会成员,对外交防务有一定了解,但未必是该领域的专才。

“特朗普对蓬佩奥的选择,很大程度上应该看重的是他的忠诚度和执行力,所以对蓬佩奥而言,最为关键的是执行总统的政策议程、实现总统的政策目标。目前特朗普政府显然希望有效解决半岛事务、推进半岛无核化、解除关于本土安全的忧虑、回应选民诉求。在这个意义上,蓬佩奥的作用只是执行和有效推动。”他说。

许桢认为蓬佩奥较亲特朗普,两人“沟通成本低”,他会听命于特朗普,“说甚么就说甚么、做甚么就做甚么”,但这亦会有后果,蓬佩奥将难以“平衡、稳定、制约”特朗普的不稳定的外交思路,难以像蒂勒森那样“填补”特朗普的不足。

许桢说,蒂勒森离任后,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出现“摇摆迹象”。

例如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先是透露出想撤军的意愿,但因为毒气攻击事件,与英法空袭叙利亚,不惜得罪俄罗斯。

许桢认为美国并不具备足够的外交实力同时制约中国或俄罗斯,形容美国“只能选一个对手”。

图片版权 EPA

他认为特朗普这种“难以预测”的做法在美国国内或许奏效,但别国不会轻易顺着他的意思,“有时候你动了那摆钟后,不是你想收手便收手”。

他举例说,近日中美贸易摩擦中,美国起初以为自己一出手中国便会求饶,但似乎并不如他所愿。目前特朗普似乎走回蒂勒森在任时的外交政策,集中精力处理伊朗、叙利亚、俄罗斯问题,因为看起来“中美关系比美俄关系要乐观一点”。

刁大明则表示,蓬佩奥被认为“茶党”势力一员,而“茶党”在外交事务上的确具有一定的意识形态偏见,而蓬佩奥的军旅生涯、中情局的经历,也增加了他军事鹰派倾向,他也先后对中俄有强硬表态。

但刁大明认为,蓬佩奥出任国务卿后,随着角色和职责转变,在处理中美关系上应该会有更大的视野和格局,应该会考虑更为宽广和长远的问题,可能会更为务实、理性地处理对华事务。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