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寿星在瑞士实现生日愿望“尊严死”

104岁的大卫·古道尔 图片版权 Abc
Image caption 104岁的大卫·古道尔

健康长寿、长命百岁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愿望。古今中外似乎无一例外。

但是,现在有一位长寿老人,上个月刚刚度过了自己104岁的生日,在大家欢天喜地为他庆祝生日之际,他一语惊人地道出:自己非常想死。

这位老先生是澳大利亚一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生态学家和植物学家)大卫·古道尔(David Goodall)。

星期四(5月10日),古道尔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在瑞士接受了协助死亡(assisted dying)。

他说,"非常遗憾我活到了这岁数。"

"我并不开心。我想死。死亡并不特别伤感,但是如果想死却不能死才悲惨。"

他并没有什么严重的疾病,但却感到"活够了",希望能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因为毕竟能活过百岁,而且头脑灵敏,还相对健康是多少人所梦寐以求的事情。

上周三(5月2日),古道尔正式向澳大利亚的家人道别,前往欧洲瑞士寻求协助死亡。

虽然协助死亡目前在澳大利亚的一个州是合法的,但它要求申请人必须是重病无治。因此,古道尔不合格,只能前往瑞士来实现自己的愿望。

据悉,古道尔做出这一决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日渐失去独立自主的能力。

积极一生

图片版权 EXIT INTERNATIONAL
Image caption 陪同古道尔去欧洲进行协助死亡的奥内尔

古道尔出生在伦敦,但生活在澳大利亚西部城市珀斯(也译伯斯,Perth)。

他一生工作努力,硕果累累。就在最近几年他还帮助编辑了30册的《世界生态系统》书籍,并因为他的杰出贡献被授予AM勋章(a Member of the Order of Australia)。

2016年,在古道尔102岁高龄的时候,还为了能继续作为名誉学者在大学校园工作而打了一场官司。

虽然打赢了,但是这场官司给古道尔生活的影响却是巨大的。

因为伊迪斯科文大学(Perth's Edith Cowan University)考虑到古道尔年事已高,如果还让他继续到大学来上班(没有薪酬的志愿工作),对他的安全可能造成问题。

因为他已经过了100岁,不能再开车,只能乘坐公共交通,而且距离比较远。万一有什么闪失,不好办。

虽然最后古道尔赢得胜利,学校同意把他转到离家比较近的校区上班,但古道尔的元气大伤。因为老办公室有他的老同事、老相识、老朋友。

陪同古道尔前往瑞士进行协助死亡的朋友奥尼尔说,因为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挤到了一块:他不能再自己驾车、而且也不能再在心爱的剧场参加演出了。

不再有火花

图片版权 EXIT INTERNATIONAL
Image caption 古道尔的一些家人会陪同他走完最后旅程

这一切对他的独立性及心理健康无疑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对古道尔来说,每天能去上班,不光是发挥余热消磨时光,它还给他提供了一个机会,便于他与人接触、能够聊聊天,谈谈引发思考的话题。这些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古道尔不再像从前那样有精神气。他开始整理自己的书籍,一种不再属于这里,就此道别的味道。这也是他不再感到开心的开始。

上个月,古道尔在自己独居的公寓中跌了一跤,直到2天后才被人发现。这可能更加速了他死亡的决定和决心。

后来,医生说他需要24小时的护理,或者搬到养老院去住。

"他是一个独立的人。他不喜欢24小时被人围着,或是找一名陌生的护理人员。他不想那样做," 奥尼尔解释说。

他还希望像以前那样能够自己乘车进城,与别人进行比较有意义的交流。

奥尼尔说,古道尔最大愿望是可以平静地、有尊严的结束自己的生命。

她说,古道尔并非抑郁或者感到生活悲惨,但过去2年他的生活明显失去了火花,感到有点"无聊"。

令古道尔感到遗憾的是,他不能在所居住的澳大利亚得到协助死亡,而要不远万里前往瑞士。

古道尔在前往瑞士的最后几天还在修改他的一些信件,跟亲人道别,包括他许多的孙儿孙女们。

古道尔认为,像他这样的老年人应该有权决定是否用协助死亡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希望公众能够理解他的决定。

"如果一个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是情有可原的,我认为别人不应该干预,"他说。

古道尔的故事提出的一个问题是,长寿是否就一定是福?即使像古道尔这样能够工作到102岁高龄,生活充实、思维敏捷又相对健康的老人都会感到孤苦无助,可想而知那些疾病缠身的老人呢?

现代社会中,如何关爱和解决老年孤独问题可能是每一个社会都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