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失约与“劫后余生”

玛雅预言

每当世界末日未能到来时,大部分预言说组织都能够即时调整自己。

尽管玛雅预言盛行已久,但是看起来世界末日最终未在预期内到来。对于那些预言信徒来说,他们是如何保持冷静,继续生活下去呢?

凌点钟声敲响,神圣的2012年12月21日已经降临,但是再一次,预言中的世界末日并未按时到来。

像这种预测式的世界末日在人类历史上层出不穷。每次“预测”破灭,总有一群笃信全人类毁灭或地球毁灭的人,因预言未能实现而感到困惑。

如果他们对预言警告采取很认真的态度,他们应该已经卖掉了房子,抛弃尘世的物质文明,准备迎接新纪元的到来。

在玛雅日历预言的世界末日到来之前,全世界已经开始着手准备逃生。

有报道说在中国四川省,一些恐慌的人们蜂拥抢购蜡烛。在俄罗斯,罐头食品和火柴热销,俄国总理梅德韦杰夫力劝公众保持镇静。在传言所说的位于法国庇里牛斯山布加哈什村庄的外星人营救基地,当局已为信徒们大批涌入做好了准备。

预言破灭

那么对于关注这些世界末日预言的人们,突然发现生活依然照常,也许会在一段时间里深深感到“上当受骗”痛苦。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那些末日预言的信徒们在世界末日后的生活过得却很冷静。

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社会宗教学家鲁尔·道森说:“绝大多数人对于预言的失效处理地相当好。”

道森研究了75个笃信或预测世界末日的团体,只有6个团体在灾难之日失效后解散,其余则完好无损,有些甚至更加活跃。

耶和华见证会(Seventh Day Adventists)已多次预测各种形式的世界末日,他们的追随者仍然高达700万人。

安息日会约有1700万教友,其前身追求者(Millerites)组织预测耶稣在1844年降临地球。然而,这一预言并未实现,被后人称作“大失望”。

在1956年的一个有关“大失望”现象的研究中, 心理学家里昂·费斯廷格叙述了他和他的学生是如何渗入到一个世界末日组织,并撰写《当预言失效时》一书。

该组织坚信在世界末日到来时,一个飞碟会过来营救所有组织成员。

当世界末日和外星飞碟都没有到来时,费斯廷格发现该组织首领解释说,正因为这一小圈信徒“传递了大量光明”,使上帝饶恕了地球。她的追随者于是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非信徒。费斯廷格认为这是一个典型的认知失调。

社群意识

同样如此,精神学家西蒙·邓恩在伦敦北部的斯坦福德山(Stamford Hill)路巴维特奇哈西德派的犹太社区(Lubavitch Hassidic Jews)体验了一段时间。许多卢巴维特奇人相信他们的精神领袖梅纳赫姆·门德尔·施尼尔森(Menachem Mendel Schneerson)是弥赛亚(犹太人期待的救世主)。

梅纳赫姆的追随者深信,他会结束现世文明,并开启一个新时代。当梅纳赫姆在1994年在纽约去世时,他们信念经历了考验。

邓恩说:“信徒们在葬礼上大声恸哭。他的去世对于拯救世界这一信念是一个巨大的否认。”

但是路巴维特奇人并没有瓦解他们的信仰体系。很快,他们启用另外一种说法:梅纳赫姆仍然活着,只不过普通人看不到,并且在某一时间内他会起死回生。他的去世并没有减少信徒的数量。

道森说,伦敦的这200个路巴维特奇家庭能够在预言幻灭后依旧保持团结的关键因素,是他们拥有一个强烈的社群意识。

“如果一个团体非常具有凝聚力,他们能够挺过信仰导致的分裂和分歧。”

道森还认为,现任决策者在转型期内是否能够提出合理解释也非常重要。

有些预言组织的领导者在预言失败后,仅仅简单地提供一个新的世界末日日期作为解释,或者向信徒们道歉,说时间计算出现了错误。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有些组织反应太极端。1997年,39具尸体被发现成为天堂门(Heaven’s Gate)祭仪的牺牲品。他们是自杀身亡,坚信死后会被外星飞碟救助并带到海尔—波普彗星。

不过大多数世界末日的信徒能够和平地进行自我调整。

德克萨斯州贝勒大学的历史宗教学家菲利浦·詹金斯说:“当你对某一信仰付出巨大时,你有着强烈的愿望想要从中拯救些什么。”

詹金斯认为,领导者宣扬世界末日的领袖魅力远比预言本身更具有吸引力。

“这是一种对现世秩序的一种否定,是让某些事情变得美好的一种想象。如果这个想象中的世界秩序并未到来,信徒们总会想办法调整预言。”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新闻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