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營造西方沒落後的新格局?

"一帶一路"基於古絲綢之路而設計,希望推進中國經濟走向世界。
Image caption 中國推行"一帶一路"這個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基礎設施項目,中國要營造結束西方主宰世界的新格局嗎?

上周末中國召集了世界29個國家的領導人以及100多個其他國家的代表,加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負責人舉行峰會,習近平宣佈增加為"一帶一路"投入6000億元人民幣。這只是2013年一帶一路計劃開始後已經投資的一小部分。

但是當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邀請各國領導人來推動他提出的"一帶一路"計劃的時候,許多西方觀察家認為這顯示了習近平開始放棄鄧小平80年代開始改開時期提出的的"韜光養晦"和"不出頭"戰略。天空新聞的亞洲記者凱蒂·斯塔拉德撰文認為,習近平似乎已經不再"韜光養晦",已經沒有"不出頭"的樣子。習近平認為中國露頭的時機已到,但同時聲稱中國不構成威脅,是對世界的良性力量。

她認為雖然習近平在談外交時喜歡講"新型國際關係","互相尊重","雙贏合作",但習近平也明顯地表達了中國不想做美國附庸,希望建立新秩序,並在新秩序中得到平等待遇的願望。

東方睡獅覺醒

文章認為,可能更能說明中國意圖的是2014年習近平將中國比作睡獅的說法。當時習近平在結束對法國訪問時說,"中國這頭獅子已經醒了",但不會給世界帶來威脅和動蕩。但對西方許多觀察家來說,獅子畢竟是頭獅子。

在美國著名評論家帕特里克·勞倫斯看來,西方對"一帶一路"的懷疑和消極看法折射出某種西方概念同非西方概念的對立。這次北京"一帶一路"峰會,西方的七國集團中除了意大利之外,都沒有領導人去北京出席峰會。

他在新聞雜誌《國家》上撰文說,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的計劃,不同於以往的各種出自西方,並由西方設立的概念和秩序,諸如"戰後格局","自由主義秩序","全球秩序"等等。因此對於沒有西方習慣的"自由市場民主"和西方主宰的秩序,穩定,西方人覺得另外的秩序難以理解和想像。

勞倫斯認為,北京一直在設計遠大宏圖。在90年代後期,中國就討論"亞洲貨幣基金"和"地區金融結構"。在亞洲金融風暴中,中國採取積極措施幫助亞洲國家穩定貨幣,同時與具有冷戰背景的東盟國家建立正式關係。中國更在2001年採取重大步驟,建立了上海合作組織,在共同的政治,經濟,外交和戰略利益上將中亞國家和俄羅斯拉到一起,建立盟友關係。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國項目在非洲:主宰世界幾百年的西方意識形態和大西洋秩序被中國終結令許多人不習慣嗎?

不要相信中國?

不過美國《周刊報道》雜誌5月16日刊登題為"不要相信中國的謊言"的文章。作者說,雖然習近平在推銷一帶一路講話中呼籲世界各國同中國聯手推動全球化,但中國的真正意圖在於給人造成虛假印象,即美國主宰衰落,中國正在崛起成為超級大國,美國到處侵略,而中國是致力於和平發展的國家……

作者例舉了中國的"和平崛起"背後並不和平:中國在南海佔領爭議島礁,在貿易上,中國口是心非,並非自由貿易的真正擁護者,中國隨意實行資本控制,限制外國投資,補貼出口企業,操縱貨幣等等。

但是對於諸如此類西方對中國"一帶一路"的批評,勞倫斯認為,這些批評其實就是一面鏡子,照射出西方,特別是美國,在二戰結束以來的政策,即強加意識形態和自己政治經濟模式給他國,對其他民族施加影響,旨在主宰其他國家的貸款和發展工程。

他認為,主宰世界幾百年的西方意識形態和大西洋秩序被中國終結自然令許多人不習慣,但是中國的確提供了不同的選擇,理解中國提倡的遠景規劃,需要人們超脫民主的概念,去理解國家和個人,公共福利,市場有限性等新概念,努力想像新的,不同的可能性。

阿馬蒂亞·庫馬爾·森在世紀初的著名著作中提出"發展即自由"的概念。雖然西方人不太適應這些新概念,但是世界大多數人必須要面對這些新概念。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