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間諜潛伏美國 肉包打狗有去無回 (上)

Jack Barsky
Image caption BBC記者去會見了俄國派遣到美國的"沉睡間諜"巴斯基,來看看他的「傳奇」的故事。

俄國派遣"沉睡間諜"深潛美國已經不再是秘密,但如果派出的間諜不願回來了咋辦?BBC記者去會見了其中一位。

1955年9月,年僅10歲的小男孩傑克·巴斯基在美國死亡,葬在首都華盛頓特區市郊的黎巴嫩山公墓裏。

但坐在我面前的人護照上的名字是傑克·巴斯基。這位67歲出生在東德的人出生的時候名叫阿爾伯特·迪特利奇。護照是真實的,在美國政府的眼中,阿爾伯特·迪特利奇應該是傑克·巴斯基。

巴斯基的新書《深潛》剛剛出版,美國聯邦調查局徹底研究核查了這本書的內容,認為裏面所寫都是真實的。

偽裝者

故事開始於冷戰時期:上世紀70年代中期,前蘇聯克格勃發現了這個本來要成為東德大學化學教授的天才,於是將他送到莫斯科接受培訓:言行舉止怎麼才是一個美國人。

按照蘇聯派出潛伏精英間諜的"非法移民計劃"(illegals),他的任務是:插入資本主義敵人的心臟裏。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巴斯基接受BBC採訪視頻剪輯,談他的故事和對今天諜戰的看法(英文)

他說:"我被派到美國,做個普通美國公民,盡可能結交朋友,如果可能結交認識高層、特別是政界的決策人士。"

他現在回想起來這個計劃,把它叫作"傻瓜冒險",但這一計劃"對一個無知、自傲的聰明的年青人來說很有誘惑":可以到國外旅行,去冒險。

於是,1978年秋天,29歲的迪特利奇偽裝成一名加拿大公民威廉·代森抵達紐約。此前,代森先生去旅遊,到過貝爾格萊德,羅馬,墨西哥城,芝加哥,完成使命"然後立即就人間蒸發了"。迪特利奇開始了傑克·巴斯基的新生。

懸崖

但危險的問題來了:他是個沒有過去歷史的人,也沒有其它身份證明文件,只有一張出生證明,這張證明是蘇聯駐華盛頓大使館裏一個總到郊外黎巴嫩山公墓晃悠、看看誰死了的僱員搞到的。

但巴斯基是個充滿自信的人。他說流利的美式英語,口袋裏還有1萬美元現金。

他有個"傳奇故事",說明他為什麼沒有社會保險號碼。他對人說,他小時候住在新澤西州,"早年生活艱辛",被迫高中輟學,後來幾年又到新澤西州一個偏遠的農場打工。最後他"決定出來闖蕩找機會,又搬回紐約居住"。

他租下曼哈頓的一個旅館房間,在這裏開始創造巴斯基的歷史。在隨後的一年裏,他利用巴斯基的出生證,逐漸拿到一張圖書卡,一份駕照,最終拿到了美國的社保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78年秋天,29歲的迪特利奇偽裝成一名加拿大公民威廉·代森抵達紐約,"然後立即就人間蒸發了"。迪特利奇開始了傑克·巴斯基的新生。

掩護

但沒有學歷證明、沒有就業歷史,巴斯基的事業也就會很有限。他開始的時候沒法像克格勃希望的那樣去接觸上層人士,而是在曼哈頓高檔地去做個騎自行車的快遞員。

不過,這份工作也讓他有很多時間去觀察學習美國生活方式,和他接觸的收包裹的高層人士對他從哪裏來、過去幹什麼和未來想幹什麼都不感興趣。

他說,有時候他的克格勃上級操縱人員(外交官或者其他潛伏者)給他的建議很愚蠢。比如,他們明確無誤地告訴他"別搭理猶太人"。他說:這裏當然有反猶太主義思想,"但他們把我派來的地方是紐約!我發現這裏到處都是猶太人,可能比在以色列的都要多!"

圖片版權 Walker, Joe C.
Image caption 1955年9月,年僅10歲的小男孩傑克·巴斯基在美國死亡,葬在首都華盛頓特區市郊的黎巴嫩山公墓裏。

到後來,巴斯基開始利用上級操縱人員對美國社會的無知來愚弄克格勃。

電波

但巴斯基開始還是積極工作取悅上級領導的,他在紐約大街小巷串行,不時運用反偵查手段來甩掉可能出現的敵人的"尾巴"。

他每周定期用無線電向莫斯科的指揮中心匯報情況,或者發出密寫信件。有時候他也到紐約不同的幾個公園裏的固定地點放置微縮膠捲,在那裏他定期會"撿到"瓶瓶罐罐,裏面塞滿了現金,或者是假護照。他需要這些假護照旅行返回莫斯科匯報情況接受新任務。

他每兩年會返回東歐一次,在那裏和他的德國妻子格林德和他的小兒子馬蒂亞斯重逢。他們都不知道他在幹什麼。他們以為他在(前蘇聯)哈薩克斯坦的拜科努爾航天發射中心從事著一份高薪但高度機密的工作。

圖片版權 Other
Image caption 巴斯基後來終於獲得一本美國護照。

巴斯基的上級對他的工作進展很滿意—除了一件事情:他無法獲得一本美國護照。這個問題對他影響很大。

消遙法外

過去他去紐約申請美國護照時,一名官員讓他填表,其中有一個問題是"在哪個高中上的學"。他擔心他的"傳奇"被官方到當地核查,所以沒法回答這個問題。

沒有一本真護照,巴斯基就無法接觸到高層,作為間諜的工作成就按他自己的話說"低得可憐"。

他的工作包括了解潛在可以招募的人員的情況,在1983年蘇聯戰鬥機擊落一架大韓航空客機事件、導致美國和蘇聯關係驟然緊張時,總結匯報美國國內民情。

又一次,他接到命令飛到加州,去尋找一名蘇聯叛逃者的下落。(後來,他獲知這名心理學教授並沒有被刺殺,這讓他心裏一塊大石頭落地。)

他也曾做了一些商業間諜活動,從辦公室竊取軟件(但都是外面市場上可以買到的),然後用微縮膠捲送去幫助挽救陷入泥潭的莫斯科的經濟狀況。

但現在看來,只要他人在美國,並且可以自由地到處亂串,又沒有被美國當局發現,這就讓莫斯科很滿意了。這是為什麼呢?

歡迎繼續關注該報道的下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