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來鴻:金門島的"賭場"促進經濟夢

金門在兩岸對峙的年代是最前線,與廈門可望而不可及,如今則是積極吸引廈門遊客。 圖片版權 V CHAN
Image caption 金門在兩岸對峙的年代是最前線,與廈門可望而不可及,如今則是積極吸引廈門遊客。

與廈門一水之隔的金門本周六(28日)要舉行"博弈公投"決定是否可以開辦賭場,如果通過了,未來面臨的最大挑戰可能是習近平的"反貪打奢"。

根據台灣的法律,外島可以在多數居民公投同意之下開設賭場,原本的希望是能夠經由開設賭場的方式吸引主要來自中國的賭客,吸引外來投資、促進地方的經濟,尤其是吸引外地人口到外島就業居住。

金門的"博弈公投"不是台灣的第一次,先前台灣屬下的馬祖、澎湖也都曾經舉行類似的公投,但是澎湖沒有過關,而馬祖則是因為賭場相關管理的規定沒有出台,即便是4年前公投過關,如今卻是熱度已過、無人談起。

賦予外島公投決定是否開設賭場的法律通過到現在已經差不多8年的時間,在研擬法規還有法律剛通過之後有一段時間的確引起了相當的注意,也有經營賭場的外商到外島勘察、表達投資的意願等等。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反對開放"博弈"的金門居民連續幾天發動宣傳,鼓勵民眾投下不同意票。

賭博經濟

當初看凖的商機是來自中國沿海一帶的遊客,以賭場領頭觀光旅遊、進而促進地方的經濟,那個時候的看法是在金門、澎湖以及馬祖等外島開設賭場可以吸引潮州以北、浙江以南的中國沿海遊客,因為距離比較近,大概可以做到周末一遊、令投資者躍躍欲試。

在那段時間,澳門這個亞洲第一大賭城也的確生意紅火,從2002年陸續開設了威尼斯人、金沙、金殿等等的賭場,這對在地人口老齡化嚴重、人口外流嚴重、地方經濟發展緩慢的台灣外島而言,似乎可以仿製澳門經驗。

這次舉行"博弈公投"的金門總共136812人,而且因為縣政府轄下有個很賺錢的金酒酒廠,因此是少見的零負債地方政府,之前也希望利用當年的戰地特色、積極發展觀光,此外金門也希望以小三通重要中轉站、"金廈本一家"的優勢打造自己成為廈門的後花園。

面對廈門一帶上千萬的人口,賭客來源似乎不虞匱乏,支持開放建設賭場的金門居民自然摩拳擦掌,而金門居民反對開放的聲浪也是不小,但是就算通過,未來面對的最大挑戰卻是來自中國大陸。

澳門經驗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十九大的工作報告裏面強調"反貪打奢"將會繼續,從習近平在2012年上台開始反貪之後,澳門賭場的生意也一路下滑、榮景不再,中國的賭客不再現身澳門的賭場,豪擲千金的場面成了過往雲煙。

對於金門的"博弈公投",中國方面的態度非常明確,國台辦表示如果金門開設賭場,就會關閉金廈之間的"小三通"、《廈門日報》也發出評論反對金門開設賭場,也有媒體報導說,中國方面通過不同的管道向金門方面表示"關切"。

中國方面向來認為金門和廈門之間的往來是兩岸重要的聯絡管道,在兩岸關係低落的現在,許多民間或者學界的交流就是在金門進行,每到周末也可以看到不少來自廈門的"小資族"到金門"走走晃晃"、看場電影、買點東西甚至探訪親戚。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贊成開放"博弈"的一方說"金門需要改變,才會有明天"。

習近平因素

如今的廈門不論是在建設還是人均收入,在中國都算是名列前茅,本來讓廈門的居民出於鄉親之誼到金門消費,中國大陸官方是沒有什麼意見、甚至是支持的,但是說如果金門開了賭場,態度和看法可就不同了。

中國官方向來是把貪腐和賭博畫上等號,多少貪官落馬的罪名都是與賭博有關,賭場更是洗錢的重要管道,所以國台辦的態度和《廈門日報》發表的文章都不令人意外,這個衝擊力不可謂不大。

雖然贊成的一方說,金門要改變"才會有希望",而"兩岸彼此關心本來就是應該的",他們也許沒料到中國官方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應和表態,而他們現在面對的不只是金門本身的反對一派,現在更碰上了習近平還要繼續"反貪打奢",即便是公投通過開放"博弈",看來也不太可能有來自中國的賭客到此一試身手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