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體看中國修憲:大權獨攬未必長治久安

2018年3月11日人民大會堂外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2018年3月11日人民大會堂外站崗的士兵

中國全國人大周日(3月11日)投票通過憲法修正案草案,"國家主席連續任期不得超過兩屆"的條文正式從憲法中刪除。

官方媒體新華網發表的評論說:"這次修憲是確保黨和國家長治久安的根本保證,是為人民立命的戰略之舉。"

西方各大媒體紛紛強調,習近平通過修憲鞏固了個人權力。但是,至於個人集權是否可以保證長治久安,西方媒體和評論家與中國官媒明顯不同調。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2018年3月11日,人民大會堂內代表高票通過憲法修正草案

"列寧主義強人"

BBC駐北京記者麥笛文(Stephen McDonell)說,僅僅五年以前,中國政府遵循的還是"集體領導"制。領導人需要平衡黨內各派系的意見,而且十年後就要把權力交給下一屆領導班子。

但從今天起,一切都變了。麥笛文說:"很難想像習近平會受到任何形式的挑戰。他獲得的權力自毛澤東以來絶無僅有。"

美國《華盛頓郵報》引述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院長曾銳生(Steve Tsang)教授的話說:"這意味著習近平現在已經無可質疑地成為了一個列寧主義強人。"

美國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告訴《紐約時報》,習近平此舉顯示,"他能夠廢除幾十年的制度建設,而精英階層中幾乎無人公開表達異議。"

有無權鬥跡象?

那麼,習近平修憲得到壓倒性支持,是因為各派系都真心支持,還是敢怒不敢言呢?

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教授看來,答案顯然是後者。

黎安友告訴英國《每日電訊報》:"毫無疑問,由於他(習近平)的反腐敗運動,還有他集中權力的做法,黨內精英階層肯定有許多人嫉妒他,對他不滿,甚至痛恨他。"

但是,黎安友認為,反對習近平的人已經被有效地隔離、恐嚇並噤聲,因此"看不到有權力鬥爭在醞釀的跡象"。所以,他認為"習近平似乎地位穩固"。

不過,並非所有論者都對習近平掌控局勢的能力如此樂觀。牛津大學中國政治研究教授藍夢林(Patricia M. Thornton)認為,習近平的集權做法會在一些重要的圈子裏造成"嚴重恐慌"。

她告訴《紐約時報》,她認為習近平"真心恐懼來自黨內的抗拒和反對"。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2018年3月11日,人民大會堂外值勤的消防員

權力交接出亂?

此次修憲改變了鄧小平制定的中共黨內權力交接規則,許多評論家都對此表示擔心。

在接受美國《華爾街日報》採訪時,德國弗賴堡大學(University of Freiburg)中國歷史教授丹尼爾·利斯(Daniel Leese)說,與世界上其他大多數共產黨不同,中國共產黨曾經成功地進行權力交接。但此次修憲把中共的這個"重要特點"打斷了。

美國福德姆大學法學院的中國法律專家明克勝(Carl Minzner)教授也指出,在中國已經實行了幾十年的政治規則正在被破壞。他告訴《華盛頓郵報》:"現在危險在於,當這些規則和制度不斷遭到侵蝕時,過去的不穩定會在多大程度上重新出現?"

英國經濟學人智庫(EIU)中國研究總監任韜(Tom Rafferty)告訴美國彭博新聞社,修憲之後,中共下次權力交接得以順利進行的可能性減少了。

彭博新聞社另外一篇文章還說,從長遠來看,習近平的集權措施會破壞讓共產黨長期執政的脆弱的政治平衡,習近平的舉動讓共產黨沒有明顯的接班人,而且削弱了其它潛在的領導人比如李克強的地位。

文章引述美國中國政治問題專家祖德·布蘭吉特(Jude Blanchette)說,"如果習近平—他64歲了—出了什麼事,我們真相信那個政治體制會平穩地把權力移交給李克強嗎?"

全權要負全責

還有一些評論者甚至認為,在一人專權的體制下,一旦出事,習近平的領導權威反而更容易受到衝擊。

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時,經濟學人智庫亞洲區總監林德康(Duncan Innes-Ker)說:"在所有事務上都有明確的領導人會帶來一個問題,那就是,一旦出了事,所有人都知道責任在誰身上。"

美國著名智庫"外交關係協會"亞洲項目主任、中國問題專家易明(Elizabeth Economy)也認為,習近平的最大危險是"把自己變成攻擊對象"。

她對英國《衛報》說,"如果中國經濟顯著放緩、有重大災難或者問題,那麼他就得為中國出的所有事情負責。"

易明同時指出,習近平強力反腐,使中國政壇一些勢力很大的人對他抱有強烈不滿。"如果他們能找到他的弱點,我想他的敵人們就會伺機動手,欲致其死命。這是他現在面臨的最大危險。"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2018年3月11日,軍界代表抵達人民大會堂

增加決策錯誤

如果說這是習近平個人面臨的最大危險,那麼,對於他所統領的中國的未來,一人獨攬大權是否也會帶來風險呢?

修憲之前,多年報道中國事務的BBC國際部亞太事務編輯杉麗雅(Celia Hatton)曾經說,習近平已經成為中國"繼毛澤東以來最為強勢的領袖"。

威權的後果之一,正如黎安友所說,是反對習近平的人已經"被有效地隔離、恐嚇並噤聲"。加上新的國家監督委員會對黨員、公務人員有更大的監督權,反對派的噤聲態勢有可能更加嚴重。

西方媒體分析認為,如果身邊人不敢薦言、不敢說真相,更不要說質疑或者挑戰,那麼,習近平作出錯誤決策的可能性也將增加。

美聯社稱,中國修憲讓習近平"加入俄國、津巴布韋行列、成為全球獨裁者俱樂部"的一員。文章引述美國密歇根州立大學專門研究獨裁體制的政治學家弗蘭茲(Erica Frantz)說,"(獨裁者)有作出不理智、有時不明智的政策選擇的傾向。"

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中國研究院院長曾銳生也有類似擔憂。

曾銳生告訴英國《金融時報》,此次修憲投反對票的人如此之少,證明習近平"更多的是讓人害怕、而不是熱愛和景仰"。他認為,如果沒人能夠表述不同觀點,就會帶來"政策辯論被擠壓的真正風險,決策錯誤的風險也會加大"。

曾銳生在發給《華盛頓郵報》的電郵中同樣表述了對"消除決策中反對意見"的擔心。他寫道,如果習近平是正確的,他推行自己政策可能更有效;但是,如果在任何重大決策問題上習近平錯了,那麼,上帝(或者馬克思)救救中國吧,因為,沒有任何其它人有這個能力。"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習近平投完票後喝口茶,不知和一旁的栗戰書說了些什麼

未來更易預測?

西方媒體怎麼看習近平長期執政對世界的影響呢?

在易明看來,這對其它國家的領導人至少有一個好處:他們可以更清楚地預測"和中國打交道時將面臨的機會和威脅。"她告訴英國《衛報》,習近平想把中國帶往哪個方向"不是謎"。

英國《每日電訊報》前任駐華記者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教授同樣認為,"這應該意味著更大的確定性。因為人們只需要搞清楚(習近平)一個人、而不是整個政治局是怎麼想的。"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