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爾香港:「中國崛起」與全球化改變了藝術市場?

Art Basel 香港。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Art Basel 香港公眾開放日由3月29日至31日。

這個三月,香港迎來了它的藝術月。兩大藝術展會「巴塞爾香港(Art basel HK)」、「art central」接連開展, 號稱「直立式藝術空間」的H Queen's大廈也在這個月開幕。香港各美術館、空間、畫廊、拍賣行紛紛在這時祭出法寶,增加曝光率,全球收藏家和藝術家也在此雲集,大量藝術活動同時發生。

巴塞爾香港的參展藝廊對BBC中文表示「銷量與往年一樣好」、「中國藏家越來越多」、「香港的藝博會地位不會被中國大陸取代」,但在藏家、資金和網路世界等變因快速變化的數位時代,藝廊對於市場的預期是否太過樂觀?

一切從5年前開始。全世界最有代表性的藝術博覽會「巴塞爾藝博會」選中了香港,收購了「香港國際藝術展」,並把它變成Art basel HK。此前,巴塞爾藝博會每年只在兩個地方各舉辦一次:瑞士巴塞爾和美國邁阿密,而香港是第三個地點。當時,這帶來了一批國際畫廊、藝術機構的井噴式入駐。從此以後,每年三月,巴塞爾藝博會凖時到香港赴約,而香港在國際藝術市場中的地位,也一年比一年重要。今年的Art basel HK,有來自32個國家和地區的248家畫廊參加展覽。

Art basel HK對公眾開放3天,出售門票;在那之前有兩天「貴賓預展」,大部分作品在預展時就成功被「貴賓」買走。今年的博覽會,七成以上作品都在預展中售出,但公眾開放日第一天,門票還是在兩小時內就售罄。

不能把Art basel等同於那種可能帶主題的藝術展覽或是科普藝術的博物館,它更多是一個商品展示場。前波畫廊創辦人茅為清用「快餐」作比,告訴我們,藝博會是「為了銷售而聚在一起」,本質是為了打知名度、賣藝術品,可以在一個場合看盡各種作品。

中國成第二大市場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公眾開放日第一天,門票在兩小時內就售罄。

在今年預展現場,記者聽到不少普通話。這些觀眾在討論著要購買哪件藝術品,但大多不願意受訪。在一樓展區之間,記者遇見3名男女,正在討論要「為整一個酒店和會所」添置藝術品。其中一位女士告訴我們,她和同伴來自深圳,已經不是第一次到Art Basel 買藝術品。這位女士不願具名。

根據最新《巴塞爾藝術展與瑞銀集團環球藝術市場報告》,美國依然是全球最大藝術市場,而中國則略微趕超英國,成為全球第二大市場,佔據全球銷售額21%。2017年,中國買家佔了全球經銷商銷售額的10%,與2016年的4%相比,跳了6個百分點。

參與到當代藝術市場的中國人越來越多,而中國買家的面孔也與幾年前不太一樣。

香港畫廊協會名譽主席的梁徐錦熹向記者分享了她在藝博會現場的觀察:「中國藏家變多了,走在會場處處處可以聽到普通話。」,而且他們「冷靜又享受」,相比起Art Basel剛到香港時,中國藏家一度表現得「很興奮」。前波畫廊創辦人茅為清也形容,這幾年越來越多「實力驚人」的中國買家。

投資或收藏?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Art Basel的Insight 展區呈現的是新晉畫廊。

購買藝術品做為投資或避稅已不是秘密,但業內人士認為,這樣的行為在Art Basel 發生的可能性較低。

「在Art Basel尋找有價值的藝術品當作投資是比較奇怪的,藏家來到Art Basel並不是來淘寶、尋求流通增值。」梁徐錦熹對BBC中文說。她分析,現在越來越多來Art Basel的中國藏家買藏品是為了開私人美術館,或是公司收藏,因此他們是心態多是認真想建立自己的藏品。

資深當代藝術經紀黃河介紹,畫廊和藝術家一起成長,畫廊把藝術家推薦給藏家,藝術家的作品累積到一定知名度後,因為需要大於供給所以才進入拍賣市場。

梁徐錦熹補充,通常買藝術品投資的行為比較會發生在二級市場,也就是拍賣場。像Art Basel 這樣一級市場藝術博覽會,因為審核過程嚴格並且攤位租金高昂,能夠來設展位的都是頂尖畫廊,都不是炒作藝術品的畫廊。

「80後」藏家帶來變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80後的藏家眼界較開闊,不會只收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

資深當代藝術經紀人黃河也看到了中國藏家的世代變化:「中國80後的藏家接上來了」。

幾位藝術市場的資深業者都看到了相關趨勢:由於換代交接,如今中國藏家越來越會欣賞當代藝術。美國藝術交易網絡平台Artsy總裁Sebastian Cwilich也表示,中國市場一向對古董有較重的偏好,但近年來有一個明顯趨勢,買家們開始對當代藝術越來越感興趣。茅為清認為這與教育環境有關:五六十歲的中國藏家很有經濟實力,但對前衛的當代藝術認識度、認可度不高,而80後的年輕一輩在成長環境和教育下更具有國際視野。

哪怕在中國不同年齡的當代藝術買家之間,也能觀察到這種世代更替。年輕買家的選擇更國際化了。黃河分析,生於五六十年代的第一代中國當代藝術藏家,收藏的作品比較多是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80後的藏家雖然也承自上輩,但因為多半有海外留學經驗,因而眼界較開闊,不會只收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

「超級藝廊」與全球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來到Art Basel 的知名藝術品多半已有買家洽詢。

M+希克資深策展人皮力在2013年發文指出,21世紀跨國「超級畫廊」形成,它們在世界各地設點,代理的藝術家也遍布全球,壟斷了資本、市場和藝術家,進而排擠到中小型畫廊的生存。

雖然黃河認為中國藝術家被外國資深畫廊簽下是「好的現象」──能夠為國內「摸著石頭過河」做事的畫廊樹立典範。但皮力認為,超級畫廊將藝術品價格抬高,剝奪了一些中產階級的收藏權力,使他們的聲音消失,最後導致藝術價值的單一化。

皮力在文中指出,當代藝術收藏家和上世紀50年代的藏家不同,當代超級藏家許多從事的是虛擬經濟,在金融危機衝擊下,他們的資產消失,而他們的收藏品尚未成為通過評論或時代的考驗成為「經典」時,這些藝術家和藏品可能就面臨泡沫化。

而在Art Basel 這樣的大型藝博會,雖然受惠於全球化擴大了藝術市場容量,卻也加劇了競爭。同時,博覽會正在造就一種所謂「國際當代藝術風格」的東西。通過審核、評委制度,非中心區域的藝術被過濾,其豐富性被簡化。

雖然梁徐錦熹認為Art Basel HK 對本地藝廊有所支持,在舉辦的演講上也多邀請香港藝術家增加曝光度。但皮力對BBC中文表示,現在藝術市場「情況依舊」如他13年所述。

藝術品上網拍賣

與買家年輕化同時發生的,是全球藝術品通過網絡交易的發展。據上述《報告》,網上藝術品市場的規模在過去5年增長了72%。而為了進一步接觸中國年輕人的網絡世界,藝術市場望向了中國的社交媒體。

趁著三月的氛圍,Artsy的微信公眾號也在這個時候宣佈啟動。「開公號是個很自然的選擇,當你想去接觸中國受眾時,很難想到別的。」總裁Cwilich說,「中國受眾的日常生活都跟微信密切相關的,從叫外賣、打的,到買衣服,現在可能再加上逛藝術品。」

「不會被取代」的香港巴塞爾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Art Basel展場內的大型裝置藝術雖然不一定有買氣,但一定有人氣,可以吸引觀眾和媒體目光。

但哪怕中國的藝術市場發展得如火如荼,業內人士也相信,香港藝博會的地位不會被中國內地某些大城市的藝博會取代。

茅為清認為這是「不可能」的。Art Basel HK的定位非常明顯,就是亞洲藝術市場的中心,全世界上其他地方關心亞洲藝術的人都會到香港來。梁徐錦熹同樣認為,香港的Art Basel 很明顯見到亞洲特色。會來到Art Basel HK藏家就是在尋找亞洲元素,而非專門來香港看中國特色;中國在整個當代藝術佔的比例很小,東南亞、南美洲的作品在當代藝術中更加重要,「不然他們不需要來這裏」。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