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SDR兩月後 中國收緊個人換匯

2017年1月3日,北京一家工商銀行的外匯兌換點。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17年1月3日,北京一家工商銀行的外匯兌換點。新年開始,個人換匯額度恢復,中國外管局要求銀行嚴格審核個人換匯申請。

從新的一年的第一個工作日開始,開始嘗試在海外配置個人資產的中國居民可能面臨資金不足的困境。

資金不足的原因是,雖然自己在中國擁有的人民幣數額足夠所需,但這些人民幣無法兌換成美元等其它貨幣,用於支付在海外購房等投資行為的開支。

中國央行下屬的外匯管理局在12月31日發佈聲明, 宣佈從2017年1月起"改進個人外匯信息申報管理",即要求換匯者詳細填報購匯表格並接受嚴格審批。

中國長期對個人換匯設置每人每年5萬美元的上限。但一些中國居民通過"螞蟻搬家"(委托多人代為換匯)或者地下錢莊等"灰色"方式將人民幣資產轉向海外。由於外匯管制的原因,中國長期存在龐大的民間換匯市場,但這一市場時常遭到政府打擊。

"據說很嚴,(用以前的方式購匯)很容易被移送反洗錢部門,"北京市民王女士告訴BBC,剛剛通過按揭貸款方式在美國購置了一套房產的她這下面臨"斷供"危機。

外管局稱,將把"非法轉移外匯資金"的個人列入"關注名單",在未來一定時期內限制或者禁止購匯,納入個人信用記錄。

"可自由使用"?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IMF在接納人民幣進入SDR時認為"人民幣可自由使用"。中國央行新年開始強調個人不能用人民幣換匯用於海外購房等"資本項目"。

在中國於去年10月正式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特別提款權籃子(SDR)時,IMF官方聲明稱,人民幣已被認定為"可自由使用",即廣泛用於國際交易支付,並在主要外匯市場上廣泛交易。

有評論認為,"可自由使用"這一表述透露了IMF對人民幣國際化的謹慎保留態度,因為中國實施外匯管制的政策並沒有改變,"不可自由兌換"的人民幣距離真正的國際貨幣還相距甚遠。

加入SDR兩個月之後,中國政府管制個人換匯的行動印證了這一說法。

"當前我國資本賬戶尚未實現完全可兌換,"外管局這份聲明強調,個人用於從事海外購房和投資的換匯屬於不被允許的行為。居民個人購匯只限用於經常項下的對外支付,包括因私旅遊、境外留學等。

這也意味著,中國居民換匯到海外"買買買"的時候,要分清自己購買的物品是屬於"資本項目"還是"經常項目",否則就可能觸碰到法律紅線。

"人無貶基"和管理 "預期"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美聯儲宣佈加息當天,在最大的人民幣離岸市場香港,人民幣對美元和港幣都出現較大幅度下跌。中國收緊個人換匯可能對一些離岸市場的灰色換匯交易帶來影響。

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國際投資室主任張明近日撰文指出,2015年12月31日至2016年12月19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由6.4936下降至6.9312,貶值約6.7%。另一方面,中國龐大的外匯儲備在2016年急速縮水,很大一部分源於套利投機者所購買或本國富豪用於資金跑路。

中國官方卻一直強調中國經濟增速依然在全球名列前茅,中國依然有著規模龐大的經常賬戶順差,因此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人無貶基"甚至成為2016年網絡熱詞。但這些說法無法掩蓋2016年以及今後一段時間人民幣貶值的趨勢。

"中國央行實質上是在管漏洞、管波動、管預期,"澳新銀行(ANZ)資深經濟學家楊宇霆接受BBC採訪時稱。

楊宇霆分析,人民幣貶值不可避免,中國央行此舉目的其實是不希望人民幣貶值預期導致其匯率出現劇烈波動,不希望人民幣的跨境流動進一步影響到匯率。這種措施對個人境外投資必定帶來影響,但對人民幣離岸市場的金融機構影響不大。

"以最大的人民幣離岸市場香港為例,以前很多中資機構通過跨境貸款支持國際業務,現在直接通過外匯貸款融資就行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