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與德意志證交所合併交易流產 「兇手」是誰?

倫敦證交所 圖片版權 Reuters

歐盟3月29日宣佈,不批准倫敦證券交易所(LSE)和法蘭克福的德意志交易所集團(Deutsche Boerse)合併交易,理由是那將造成部分金融服務"事實壟斷"的後果。

這個消息公布時,英國的退歐公函正在遞交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的途中,前後相差兩三個小時。

在英國脫離歐盟的大背景下,這項交易被布魯塞爾叫停,似乎也不太令人意外。但殺死交易的表面上是歐盟,實際上兇手是否另有其人?動機是什麼?

案情交代

LSE和DB是歐洲最大的兩個證券交易所運營公司,曾經是主要競爭對手,一年前開始接觸,探討"在平等基礎上"牽手聯姻的可能,目的是跟美國對手博弈。

被"扼殺"的合併交易金額210億英鎊。 LSE曾表示合併後的合資交易市場將"領先世界"。根據計劃,合資公司總部將設在倫敦,但德國證券交易所佔股54%。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德意志交易所集團曾三次努力與倫敦證交所聯姻

來往公文顯示,歐盟關注的是證交所合併可能導致壟斷,削弱競爭。LSE今年二月份就曾表示,這一點很可能是歐盟封殺交易的由頭。

LSE旗下的市場包括英國和意大利證券交易所,還有設在法國的清算機構。它曾提出可以出售法國的清算機構,以此減輕歐盟的擔憂,但歐盟認為讓步不夠。

負責市場競爭和反壟斷的歐盟委員會要求LSE把它旗下的意大利債券交易平台MTS也賣了,LSE不同意,認為要求太過分,"不成比例"。

LSE的陳述是這樣的:這本來可以是一個絶好的機會,打造一個扎根於歐洲、服務於歐洲2300萬中小企業的世界領先的(金融)市場基礎設施集團,促進更深層次的資本市場聯盟(Capital Markets Union, CMU)的發育成長。

然而,現實總是比較糾結,比如合併後總部在哪兒(婚後哪兒是家庭主要住址,哪兒是別墅?),兩個市場的流動性怎麼整合為資金池(兩個錢包怎麼合著用?)

英國要是不跟歐盟分手,這些問題可能還有商量餘地,現在儼然成為主要塹壕。

有市場觀察人士說,歐盟競爭事務專員瑪格麗特·維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在英國正式啟動脫歐程序的當天叫停合併交易,踩著絲絲入扣的節拍,在最恰當的時機把世人的目光引向"兇手":英國脫歐。

其實,歐盟今年二月份就砸下了致命的一擊,在最後一分鐘提出倫敦證交所必須賣掉MTS的要求。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法蘭克福交易所和倫敦證交所曾經是主要對手

"致命一擊"?

MTS是意大利政府官辦的交易平台,在LSE大家庭裏並不是貢獻最大的成員,但卻是歐洲最大的債券交易平台,因為意大利的債務最多。

BBC商務編輯西蒙·傑克(Simon Jack)說,由於MTS具有"系統性的重要意義",所以LSE不願意脫手。

他從LSE了解到兩點理由。首先,倫敦方面跟意大利政府為了這個平台打交道已有很長時間,不斷向意大利監管當局確證倫敦對MTS的投資承諾。如果現在為了讓布魯塞爾滿意就翻臉不認,情理上說不過去。

另一個聽起來比較實在的理由涉及LSE和DB就兩家合併可能引發擔憂的問題向客戶和市場參與者發出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LSE擁有意大利債券清算平台這一點根本不在大家關注視野之內,也就是說相關各方對此不在乎。

於是,LSE就此推斷歐盟是在玩花招;既然到了這個地步,LSE認為再扯下去也沒意思。

傑克引述一位不具名LSE股東說,逆水行舟總是難,順坡下驢未必是件壞事。

麻煩是自找的;既然要脫歐,還跟德國證交所曖昧,不就是典型的不作不死嗎?既然歐盟給了個台階,就勢體面退場才是正確的選擇。

"幕後推手"

接下來的問題是,歐盟為什麼反對這宗聯姻?誰攛掇的?法國和德國被認為是兩大嫌疑。

法國可疑?

法國一直在不遺餘力地跟倫敦搶生意,宣稱英國脫歐後,倫敦的最佳替代城市就是巴黎。

顯然,法蘭克福和倫敦聯姻後,巴黎的地位就不像它自詡的那麼誘人了。LSE和DB聯姻,使得法國希望脫歐後松解的英歐紐帶更牢固了。

這個推理的一大缺陷是,LSE和DB的合併計劃裏包括一項內容:LSE把它持有的法國金融產品清算業務(LCH Clearnet SA)的大部分股權賣給法國公司Euronext。

這對法國是一大利好,它意味著更多歐元計算的生意都由法國公司做,而不是英國公司在做。

德國可疑?

德國許多政客對於任何權利向倫敦的轉移歷來都抱有深度狐疑。即使合併計劃雙方不厭其煩地再三解釋,合併後證交所的具體業務仍然接受所在國政府的監管,比如英國、意大利、德國,等等,仍無法釋解這種狐疑。

德國政界要人不能接受合併後的證交所總部設在倫敦。他們認為,既然德國的DB在合資公司裏佔54%的多數股權,那新總部就該在法蘭克福。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法蘭克福證券交易所在德意志交易所集團旗下

當然,這個問題從一開始就存在。當合併雙方決意把總部設在倫敦的局勢變得較明朗之後,德國政界的抵制也逐漸增強。考慮到今年德國又要大選,政治因素不可忽視。

還有一點牽扯到德國財長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他最開始對合併交易態度較鬆弛,但後來圍繞股票交易時機、給DB首席執行官的獎勵等出現了不少指責,當事者否認有不當之舉,但跟倫敦合併的交易還是因此蒙上一層令人不爽的疑雲。

"面朝大西洋"

勿忘初衷。當初牽手時,雙方共同注視著大西洋對岸的對手——美國。

圖片版權 Reuters

現在,脫歐的列車已經啟動,又一個聲音浮現:倫敦應該就此面向大西洋,背對英吉利海峽,擺脫歐洲。

興許美國佬一直盯著這筆交易的進展,也許還會考慮給倫敦證交所的股東們一些甜頭呢。當然,這種假設遭到倫敦和法蘭克福一致的堅決否認。

傑克說:"致力於推動合併交易成功的人不無悲哀地承認,政治和情感戰勝了商業理智。"

現在《里斯本條約》第50條啟動了,這類故事也許會更多,人們也許需要調整心態,適應新的時局。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