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金融危機20年:能下不為例嗎?

亞洲金融危機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金融危機不僅震撼整個東南亞,還波及其他國家

1997年7月2日,長期面臨下行壓力的泰銖貶值。乍看不起眼的一件小事引發金融海嘯、衝擊東南亞大部分地區,導致匯率制度瓦解,金融體系崩潰,政府瀕臨信用違約,經濟陷入深重衰退。這場危機曾被人形容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亞洲最嚴重的危機"。隨後,危機殃及其它不少國家,包括俄羅斯、巴西,餘波蔓延全世界。20年過去了,亞洲國家汲取了什麼經驗教訓?能否做到「下不為例」?

三更半夜,接到媽媽打來的電話。非常明顯,她很驚慌,但她在努力保持聲音鎮靜。媽媽說雅加達暴亂了。我們家門口不遠的超市有人放火,大街上有人哄搶商店、還有人入室搶劫。

那是1998年5月。我度過童年和少年時代的祖國印度尼西亞一片混亂。

不過,印尼並不是當時唯一的大亂國。泰國、菲律賓、韓國、香港、馬來西亞甚至日本都在承受金融危機的衝擊。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印度尼西亞街頭出現哄搶

財富驟然縮水了

幾乎一夜之間,東亞的經濟奇蹟就不復存在了。增長停滯了;數以百萬計的家庭意識到,短短幾個月內,他們的財富大幅度縮水了。這也包括我們家。當時,不少中產家庭元氣大傷,家庭主婦只能典當首飾,勉強支撐一家人的生活;新媽媽上街抗議,因為買不起寶寶的配方奶粉。

一些亞洲國家只能去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伸手求助,這其中包括印度尼西亞,還有世界第11大經濟體系韓國。

1997年金融風暴爆發時,我和姐/妹正在英國上大學,我們對危機的感受非常深切。我們是外國學生,學費用英鎊支付。我爸爸的負擔突然間大幅度加重。在那以前,爸爸一直是印尼中產成功故事的典範。

20年過去了,我和爸爸一起回憶。他說,"誰也沒有預見到。當時我們馬上就要成為亞洲小虎了。我們還以為自己戰無不勝呢。"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金融危機來了,華爾街亂成了這樣子

但是,金融危機證實,亞洲小虎們其實很脆弱

當時擔任印尼央行行長的Soedjradjad Djiwandono 告訴我說,"那是我職業生涯中的最為糟糕的一段。我們好幾個月都睡不好覺,每天都在拼命應付。開始以為我們可以穩定住印尼貨幣,我們干預市場,但是印尼盾還是一貶再貶。"

他這裏說的貨幣貶值最初始於泰銖,迅速蔓延到整個東南亞。

1997年7月2日,泰國財政部和國家銀行宣佈放棄泰幣與美元掛鉤的匯率制,實行浮動匯率。泰銖應聲大貶,金融市場大亂。泰銖貶值被看作金融危機的導火索。

危機的原因是多重的,但是共識是,這是諸多因素綜合引發的後果:資產泡沫,經常賬戶的巨額赤字,金融體制中外資控制的債務過高。貨幣人為與美元掛鉤,鎖定在不真實的匯率;缺乏金融透明。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韓國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救助後國內大幅度削減預算

汲取經驗教訓了嗎?

不過今天,這些國家當中的大多數再次成為亞洲最為強勁的經濟體系。那麼,他們作對了哪些事?汲取了哪些經驗教訓?

首先,放棄固定匯率制,這一點非常重要。泰國、韓國、印度尼西亞都看到,危機中,他們的半固定或者固定匯率制受到貨幣投機者的挑戰。危機後,這些國家採用貨幣自由浮動制,允許市場決定匯率值,不給投機者插手的動機。

第二,整頓金融體制。危機之前,印度尼西亞壞債達到30%,現在只在5%左右。如果外幣債務過高,外幣貶值時,還債的付出水漲船高。還不起債時--如同危機期間,整個金融體制走向崩潰。

最後,保持政治和經濟環境的透明度同樣非常重要。危機前,許多受衝擊的國家都不夠透明、容易導致裙帶資本主義。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當時馬來西亞沒有接受國際救助,因此也沒有必要經歷痛苦改革

能否下不為例呢?

後來雖然有所改進、比如印度尼西亞從獨裁走向了民主,但是許多亞洲國家內部仍然存在固有問題,權貴階層管控商業運作方式。

正是1997-1998年的那場金融危機讓我下決心選擇了記者職業,具體說,商業記者。我想知道,為什麼沒有人發出預警呢?

危機之後這麼多年,亞洲已經出現不小的改觀。大多數經濟學家都認為,現在亞洲國家狀況比從前好多了、更有可能預防和抵抗危機的重演。

但是,真正的風險依然存在。比如,韓國的財閥文化仍然有待全面改革;泰國現在是軍人掌控政府;馬來西亞政壇頻爆腐敗醜聞,總理也捲入其中;我的祖國印度尼西亞,近來宗教對抗問題越發嚴重。

這些國家的產出加在一起,佔據亞洲整體GDP的至少四分之一。警示,顯而易見。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印尼盾跌至歷史最低點

背景資料:亞洲金融危機

1997年7月初泰銖貶值在整個東南亞引發貨幣貶值潮。最開始這僅被看作一場地區性危機,到10月演變成世界性問題。

泰銖是國際投機資本率先攻擊的對象。此前幾年,泰國大手筆投資導致債務高漲。當時另外一個因素是中國經濟快速發展,亞洲小虎原來的出口市場被中國佔領,他們除了貶值保住競爭力之外,別無選擇。

當年10月,國際炒家開始對港幣發起大規模攻擊,香港及世界各地股市出現暴跌;隨後危機蔓延至韓國,韓國被迫手捧"討飯碗"前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借到570億美元。

11月,日本最大、最著名的經紀商之一"山一證券"宣告倒閉。

轉年伊始,東南亞各國貨幣出現新一輪下跌。部分原因是印尼的緊縮預算案被指經濟改革幅度不夠深。這導致人們對印尼貨幣的信心完全崩潰,將印尼推入30年來最為嚴重的經濟危機,印尼盾跌創有史以來最低。至此,從97年7月以來,該地區許多國家的貨幣已經貶值30-50%。

除韓國外,印尼、泰國、菲律賓都從IMF申請救助貸款,但是IMF要求各國政府推出嚴格的經濟改革作條件。這劑苦藥迫使各國推出痛苦的經濟改革政策,導致公司、銀行倒閉、失業率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