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資海外併購明星為何遭遇紅色警報?

海航贊助的法國高爾夫公開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海航贊助的法國高爾夫公開賽。中國發改委7月中旬再次強調,將繼續關注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非理性對外投資傾向。

前有大舉海外擴張的安邦保險終止收購美國總統特朗普女婿旗下的紐約房產,後有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7月21日表態"將把主要投資放在國內"。幾家遭遇中國監管部門點名的中資明星企業紛紛以不同方式對旗下海外併購業務踩下急剎車。

長期研究FDI的香港大學學者米高•恩萊特(Michael Enright)接受BBC中文採訪時分析了這幾家風口浪尖上的中資企業海外投資行為的共同點。他認為,這幾家受人關注的中國公司此前都正在通過大舉借貸支持其海外併購。這帶來了過度擴張以及最終難以償還貸款的風險。

米高認為,中國政府發出紅色警報的原因可能是"不願意國有銀行因為這些海外投資而陷入危險,同時政府不希望這些不受控制的海外投資讓中國企業逃脫政府掌控"。

警報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7月19日,融創中國以超過600億的價格收購13個萬達文旅城的項目股權以及萬達旗下的76個酒店。萬達董事長王健林兩天後迅速表態稱"將把主要投資放在國內".

最近兩個月,一度呈烽火之勢的中資海外併購警報頻發。

6月中旬,銀監會要求各家銀行排查包括萬達、海航、復星、浙江羅森內裏在內的幾家近年來海外投資活躍、在銀行業敞口較大的民營企業的授信及風險。

中國政府的預警早在去年12月初便有端倪。中國發改委等四部門當時發佈通告指,已密切關注到在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體育俱樂部等領域出現的一些非理性對外投資傾向。

6月26日,習近平主持的中共深改小組第36次會議也發出警告,稱"境外企業和對外投資安全是海外利益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要在國家安全體系建設總體框架下,完善對境外企業和對外投資的統計監測,加強監督管理"。

7月18日,中國發改委再次公開指,有關部門將繼續關注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非理性對外投資傾向,防範對外投資風險,建議有關企業審慎決策。

隨著中國最高領導層以及金融監管部門的表態,幾家明星企業狀況不斷。

安邦保險集團6月14日發佈聲明,稱其董事長兼總經理吳小暉"因個人原因暫不能履職"。多家中外媒體報道稱,吳小暉已被警方拘留,保監會進駐安邦集團。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安邦保險董事長吳小暉今年3月參加官方舉辦的中國發展論壇,但6月中旬安邦宣佈他"因個人原因暫不能履職"。

6月22日,萬達相關股票和債券經歷一次突然暴跌。

7月10日,萬達集團、融創中國聯合發佈公告稱,融創中國以295億7500萬元人民幣收購13個萬達文旅城的項目股權,並以335億9500萬元收購萬達旗下的76個酒店。交易總金額近632億元。

7月17日,標普將大連萬達商業地產長期評級列入負面觀察名單。

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7月21日親自對一家中國媒體表態"將把主要投資放在國內"。

7月24日,因股權結構神秘而受到外界質疑的海航集團首次詳細披露了它的所有權結構。

共性

長期研究FDI的香港大學學者米高•恩萊特認為,中國海外併購和外商在華投資的最大區別在於,外商在華投資大多是綠色投資,能夠在中國創造新的資產和生產活動,而中國的海外併購大多指向收購現有公司及資產,在目的國很少促成新的生產活動。

從現狀看,中國海外併購的最大類別是為了獲取中國沒有或者難以自己發展的技術、品牌和資源而進行的投資,第二大類別則被視作謀求地域和商業多元化的投資,其特徵是將在中國獲得的利益重新布局,在中國增長放緩時利用來自中國的貸款支付多元化的投資需求。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香港大學學者米高認為,中國政府希望一些強大的中國公司成為全球行業領袖,但不願意國有銀行因為這些海外投資而陷入危險。

米高分析,最近這幾家受人關注的中國公司都正在通過大舉借貸支持其海外併購。這帶來了過度擴張以及最終難以償還貸款的風險。

"中國政府希望一些強大的中國公司成為全球行業領袖,但不願意國有銀行因為這些海外投資而陷入危險,同時政府不希望這些不受控制的海外投資讓中國企業逃脫政府掌控。中國政府不希望非戰略性投資引發的風險影響未來的國際戰略,他們希望確保這些大公司不會成為資本外流的管道,"他說。

"不知道購買電影院、高爾夫球場這種行為是否符合中國的國家戰略,之前的併購目標更多聚焦在中國急需的技術、品牌或者專業知識上。這樣一來,就產生了一種疑問,最近的這些海外併購是否偏離了中國的國家戰略?它們是否應該獲得國有銀行的貸款支持?"米高稱,中國政府肯定擔心這些大公司通過海外併購脫離政府的控制。此外,政府可能會認為這些收購對象並非自己所需,如果投資回報不佳,出現還貸困難,還可能導致國有銀行陷入潛在危機。

澳新銀行(ANZ)資深經濟學家楊宇霆也對BBC稱,即使是對海航集團這樣股權結構多元的"國企"來說,中國政府也不會放鬆控制,國家對它們的影響未必因為引入民間資金而淡化。這一點不能用西方國家的私有化經驗來衡量。


資產包

海航集團(HNA Group):截至今年5月,海航集團已將所持有的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股份增至近10%,令這家中國集團成為這個德國最大銀行的頭號股東。海航還購買了希爾頓25%的股權,海航還以175億人民幣的價格收購了世界最大航空地面服務及貨運服務供應商Swissport。

安邦保險(Anbang):安邦2014年以19.5億美元價格收紐約華爾道夫酒店,曾引起轟動; 2014年,安邦保險全資收購了比利時保險公司FIDEA和比利時LLOYD銀行;2015年,安邦保險以14億歐元全資收購了荷蘭VIVAT保險公司,並收購了韓國東洋人壽和以16億美元收購美國信保人壽公司等;安邦還以65億美元接手黑石旗下地產投資信託企業Strategic Hotels & Resorts Inc.集團。

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還曾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商談,打算以4億美元收購紐約第五大道上的一棟旗艦摩天大樓的股份。這起交易最後以失敗告終。

萬達(Wanda):收購了美國AMC院線以及英國的Odeon院線。還與與其他投資者聯手收購瑞士盈方體育傳媒集團,萬達為此次收購交易斥資12億美元。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