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香糖行動」:粘鞋底的口香糖變成了鞋底

鞋底
Image caption 一腳踩到口香糖很討厭,但用口香糖肥料加工再造,變成口香糖鞋底呢?

口香糖一生短暫,被人不遺餘力地咀嚼後,歸宿往往是被隨口一吐,好一點的也無非進了垃圾桶,裸著或裹著生前的包裝紙。

每年地球人花大約140億英鎊買口香糖,這些口香糖裏大部分都以粘在大街上,或者粘在誰的鞋底,也有一些被偷偷粘在別人頭髮裏,或什麼稀奇古怪的地方。

口香糖殘跡污染,在地方政府眼裏十分討厭,因為清理起來很麻煩,而且很貴。在公共場所隨地亂扔的垃圾裏,第一是煙蒂,第二是嚼過的口香糖。

英國政府現在每年光是清理街上的口香糖就要花5000萬英鎊。

不過,清理英國各地大街小巷地上的口香糖殘骸這件事,如果交給安娜·布勒斯(Anna Bullus)負責,就變得比較高大上了。

Image caption 嚼過的口香糖循環利用,製成集納口香糖殘渣的廢物回收桶。

高大上

安娜是設計師。十年前,她開始用眼光掃街,留意馬路邊的垃圾,試圖找出能回收再利用的東西。街上常見的垃圾包括炸薯片袋子、煙蒂之類。

某一天,她發現自己對口香糖情有獨鍾,尤其是被人嚼透吐出來的口香糖殘骸。

在她眼裏那是極好的材料,可以用來做很多有用的東西,比如鞋底、各種容器、杯碗之類。

口香糖的主要成分就是一種合成橡膠,一種類似於塑料的聚合物,聚異丁烯(polyisobutylene)。自行車輪胎的內胎就是這種材料。

聚異丁烯來自石化原料;石化原料是從原油等化石燃料中提煉加工而成。

經過調查研究,布勒斯確定,口香糖是一種用途廣泛的工藝原材料。

Image caption 這種回收桶叫Gumdrop

收集

如果能把人們隨口吐在街上的口香糖殘骸收集起來,豈不是一舉兩得?

那麼問題來了。口香糖是用來放嘴裏嚼,嚼完了吐掉的,誰會攢起來呢?怎麼鼓勵嚼口香糖一族把嚼完的那塊粘乎乎的東西集起來捐給安娜當原材料呢?

回收嚼過的口香糖是安娜的口香糖行動的重要組成部分。她為此設計了一款亮粉紅色、泡泡形狀的口香糖回收桶,可以懸掛在跟人的頭部一樣高的地方。

它有個名字叫Gumdrop,本身就是用回收的口香糖製造的,旁邊還有說明,告訴大家這個桶裏收集的口香糖將被加工再造,變成新的物件。

那麼,嚼口香糖的人願意用它嗎?

Image caption 一個咖啡杯裏含42片嚼過的口香糖

試點

可以試試。英國溫徹斯特大學是最早參與口香糖行動試驗的地方之一。大學校區有8000多人居住、學習、工作。校方希望Gumdrop能為解決隨地吐口香糖的問題提供一條新的解決方案。

校園裏安裝了11個安娜的口香糖回收桶,同時向一年級新生贈送用回收口香糖廢料製造的咖啡杯。

剛拿到這種杯子,大家下意識會先聞一下有沒有薄荷味或者水果味。經解釋,明白了什麼意思之後,大家就會覺得很有意思。

一年半之後,溫徹斯特大學校園裏隨地亂吐的口香糖明顯減少,遂決定擴大試驗規模。

再造

倫敦希思羅機場也參與了試驗,為期三個月,結果發現效果顯著,節省了6000英鎊的清潔費用。

大西部鐵路公司在自己管轄的25個火車站安裝了Gumdrop,還凖備進一步擴大範圍。

雖然這些粉紅色的口香糖垃圾桶並沒有導致隨地亂吐口香糖的行為絶跡,但情況確實有明顯好轉。

那些粉紅色泡泡回收桶裝滿了人們嚼過的口香糖。然後呢?

安娜是產品設計師,口香糖行動來自她十年前的一個靈感。從設計創意到批量生產,中間有不少環節。收集嚼過的口香糖之後,必須找到願意對它們加工再造的廠商。

Image caption 口香糖的原料跟膠鞋、自行車內胎用的合成材料屬同一類

廠家

經過努力,她在英格蘭伍斯特郡找到了一家。

這家廢物加工廠同意合作。那些粉紅的Gumdrop送到這裏,先初步清理,濾掉包裝紙等雜質,然後送進粉碎機打成碎片,再跟其他回收塑料聚合物混合。

據安娜說,用來製造不同器皿的混合物各種成分比例各不相同,但回收口香糖的含量至少20%。

這種混合物作為工業原料,輸入注模機,加熱溶化,灌入模具,冷卻成型。

那家工廠的經理髮現,這種混合物跟其他常規原料沒什麼區別,加工時的技術參數也都相同。

Image caption 英國各地方政府需要用特殊的設備來清理地面的口香糖殘跡。

一開始,大家把做好的成品拿在手裏,總會讓人聯想起它的前世是什麼人嘴裏嚼了無數遍的口香糖。克服了這個心理障礙之後就好了。

解決方案

口香糖嚼完亂吐亂粘的問題曾經嚴重到國家政府不得不干預的程度。比如新加坡政府1992年下令商店禁止銷售口香糖,貿易商不得進口口香糖。但法律沒有規定不許吃口香糖。

英國議會曾經考慮過對口香糖生產商徵收額外稅項,為清理街頭口香糖殘渣污染提供補貼。

2005年英國和愛爾蘭幾個主要城市曾召開一次"口香糖峰會「,討論如何應對口香糖污染問題。

根據當時的統計,單是倫敦主要商業街牛津街的路面上便有30萬處口香糖的殘跡,清理一個殘跡要花10便士。

說到生產口香糖的公司,Wrigley是世界最大的口香糖製造商之一。它已經同意資助安娜的口香糖行動,還把公司在普利茅斯的工廠多餘的原料送給她。

Wrigley公司發言人解釋說,Gumdrop行動真的很有創意,是用一種創新的方式敦促人們以文明的方式處置嚼完的口香糖;"口香糖遍地都是的問題,唯一長期可持續的解決方案就是改變人們的行為,"他說。

Image caption 這樣加工

一箭三雕

其他解決亂吐口香糖的方法也曾有人嘗試。

一種是可以生物降解的口香糖,或者用原產於中美洲的Chicle膠生產天然口香糖,這樣即使被缺乏公德的人吐在街上粘到牆上,也容易清理掉。

但現實情況是,化工合成、非生物降解的口香糖壟斷市場。因此,安娜認為她的方法是最佳選擇。

在她看來,Gumdrop不只是節能環保和公共保潔一舉兩得;如果算上消除不良習慣,應該是一箭三雕。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