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wen
Image caption 溫家寶表示要發揮新聞輿論監督作用

中國總理溫家寶在全國人大《政府工作報告》中說,要「創造條件讓人民批評政府,監督政府,同時充分發揮新聞輿論的監督作用,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

溫家寶有關創造條件批評政府以及發揮新聞輿論監督作用的談話首先讓人想到在本月初剛剛發生的中國13家報紙聯合發表社論,呼籲撤銷戶籍制度,遭到當局封殺的事件。

3月1日,包括《南方都市報》在內的中國13家報紙同時發表一份共同社論,猛烈抨擊實行超過半個世紀的戶籍制度,敦促官方加快戶籍制度改革,最後把這種「已到了非革新不能平息民怨」的制度徹底消除。

據香港媒體引述大陸消息來源的話說,在這13家媒體發表共同社論之後,有關媒體的負責人以及所屬省委的宣傳部都被訓話,部分更收到上級嚴令:不得在兩會期間採訪及報道戶籍制度新聞。

罕見舉動

這一事件迫使人們去認真揣摩溫家寶政府工作報告中有關「充分發揮新聞輿論的監督作用」的確切含義。

有評論人士指出,中共建政60年來,除了在中央有關部門統籌下以官方口徑發表社論以外,傳媒自發發表共同社論,非常罕見。也許問題正是出在這裏。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學教授黃煜對BBC中文網說,戶籍問題不是不能談,但13家報紙聯名發表社論,沒有先例。另外,這篇社論寫得非常激情。

看來,這13家媒體是在監督的方式上出了問題,有聚眾鬧事之嫌。

安全堡壘

當然,監督議題本身的敏感性可能更為重要,例如政治體制改革的議題。

黃煜教授說,《南方都市報》、《財經》雜誌和一些市場導向的都市報都在輿論監督方面作了許多事情。對於民生問題、文化問題、經濟問題等等,輿論的多元化和監督一直存在,力度也在加強,質量也在提高。

但是他說,在一些敏感問題上,例如在政治體制方面,在領導人的監督方面,這就和中國的政治形勢有很大關係了。

黃煜教授還說,許多知道該如何去做的人在討論政治體制問題的時候往往不會提出一個很大的議題,而是提出很多很小的議題,例如維權問題,某個地區的選舉規則問題,某些社區的法制建設問題等等。這樣既可以解決一些當地的實際問題,又能處在一個基本的安全堡壘之內。

「否則,越弄越大,比如弄成中央權力的合法性了,就一下子被打掉了。」

利益博弈

媒體監督是否能夠實現,除了受到議題和表述方式的影響之外,還要看各方利益的所在。

黃煜教授在談到為什麼房價問題能在中國媒體上大談特談的原因時說,房價問題實際上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博弈。

他說,一方是地方政府、開發商和炒房者,另一方是廣大民眾和中央政府,存在著巨大的利益博弈。海南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一些媒體就海南樓價問題發表了嚴厲的批評,但海南內部希望海南整體房價有一個飛躍。

看來,溫家寶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所說的新聞輿論對政府權力的監督存在著各種各樣的限制因素,而中國實現真正的新聞輿論監督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