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反服貿:太陽花和野百合有何不同

太陽花與野百合 圖片版權 AFP and CNA
Image caption 時隔24年,台灣兩次大型運動是否相似?

台灣這次的佔領立法院反《服貿協議》行動和24年前的「野百合學運」雖有相似之處,但是本質大為不同。

24年前的野百合學運,起因是隨國民黨政府撤退到台灣的國民大會代表們通過了延長任期的條款。

野百合的背景

當年號稱「代表淪陷區人民」的這些國大代表,從到了台灣之後,就因為「選區」已經「淪陷」,從1949年以來就沒有改選過。

這引發了台灣許多大學學生的不滿,在台北市的中正紀念堂前廣場示威,要求「解散國大」、「召開國是會議」、「廢除《動員戡亂臨時條款》」以及「政經改革時間表」。

表面上看來,野百合學運似乎和這次被稱為「太陽花」(即向日葵)的社會運動差不多,但是在背景和環境條件還有政治氛圍實際上相差甚遠。

台灣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在學運後的第4天接見了學生代表,對學生訴求作出承諾並且肯定學生的動機與理想。

不過當時學生的訴求是對李登輝推動改革與民主化,或者按照不贊同李登輝的人士的說法「學運的訴求是符合李登輝的利益」,故而李登輝能夠放下身段,將學生們的訴求轉化成支持自己改革的力量、達成了目的。

環境對比

當時媒體、輿論甚至學校都是被情治部門嚴格控制,就算是有心想要表達支持,也會被禁聲、媒體自動「噤聲」或質疑學運動機的情形更是普遍。

如此情況之下,更遑論社會上一般民眾的支持或者家長、老師們的積極參與。

這次被稱為「太陽花」的行動則是完全不同,首先是雖然行動的中堅是以學生為主,但是參與者不乏一般民間企業員工、甚至公務人員也利用休假期間加入。

所以在組成上,已經不再單一是所謂的「學運」,此外在媒體開放的台灣,雖然在立場上藍綠依舊分明,不過在報道時除了部分的媒體之外,大多也避免「醜化」和「抹黑」本次的行動。

大部分的輿論對這次行動的訴求也是朝向比較肯定的方向,尤其國民黨黨籍立法委員在立法院通過《服貿協議》的方式更是討論和評論的最主要的重點之一。

意念相悖

野百合與這次的「太陽花」之間最大的不同是,這次行動的訴求是與台灣總統馬英九的意念相違背的,甚至可以說是有著天南地北、南轅北轍的不同。

馬英九所希望的是兩岸去年簽署的《服貿協議》能夠在立法院的這個會期通過,行動參與者所希望的則是逐條、逐項地審查《服貿協議》。

而且外界所不明瞭的是為什麼國民黨要如此急迫地通過《服貿協議》,而被台灣一些媒體稱為「遲緩」的政府反應,和當初野百合學運也是有著極大的差別。

野百合學運的年代,所謂的網路還只是非常概念化的事情,甚至連行動電話在台灣都還相當少見,但是如今的行動參與者在網路普及化的情況之下,如虎添翼,比野百合學運的時候更能夠快速地聚集民眾、傳播消息。

這對執政者是相當不利的,因為現在網上傳播的許多消息其實是不正確的,有的甚至可以說是危言聳聽。

但是政府部門的反應緩慢,有的時候回應不得體,都造成了民眾的反感與不滿,很可能就為「太陽花」行動的氣勢添加柴火,令通過《服貿協議》更加困難。

(責編:立行)

網友如欲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不論誰有道理,以違法的方式述求就是錯的。今天服貿爭議,無論如何結束,全體人民都是最大輸家,因為民主體制已被破壞。違法抗爭或街頭運動,都是體制外的手段,目的是昭告世界「我們的體制無法解決爭議」,但是我們已經用盡所有的手段了嗎?例如:多數如果是暴力,在立院的少數黨仍可聲請大法官釋憲來制衡,不是嗎?

<strong>未署名</strong><br/>

這次反服貿,根本上是由於兩岸實力全面倒轉之後,部分民眾對中國大陸的恐慌造成的,擔心大陸通過壓倒性的經濟實力滲透操控台灣,即所謂的香港化。民主、自由更多的地只不過是一種借口罷了。

<strong> 大陸</strong><br/>

請撰文記者一定要搞清楚。

學生代表及公民團體從來沒有說要「逐條審查」。

從頭到尾都是四大訴求:

一、召開公民憲政會議

二、退回服貿協議

三、本會期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

四、呼籲朝野立委響應民間訴求

台灣媒體以某些民眾以「暴民」形容學生團體,實際上此次的行動維持的十分理性和平。諸如此類指控能否算是栽贓或抹黑?

兩岸服貿協議有好有壞,這點自不待言。但重點是,學生希望的是不要「先簽了什麼下去、就馬上趕鴨上架、再跟你說利大於弊」這樣子的黑箱行為。實際上政府在整個協議的利弊得失的描述上,仍沒有一個清楚的輪廓,致使引發爭議。

<strong>Chen, 台灣</strong><br/>

當年野百合要求的是真的動搖國體,因為李登輝總統接受了,才加速了民主化。而現在太陽花要的僅是退回充滿爭議的服務貿易協定,馬政府卻閃避對話,連記者會都只是政令宣導 [服貿很好,真的真的真的]。一個國家的民主進程,是進步還是退步,僅在一念之間,台灣人民一直都很勇敢,所以我們的民主才能發展才能延續,而我認為野百合和太陽花最大的不同在於總統對於民主制度的了解,如果馬對於人民的尊重有仍是戒嚴時代總統的李登輝的十分之一的話,學生的訴求早已得到妥善的回應。

<strong>Alana, </strong><br/>

雖然和台灣雙贏更符合中華民族的利益,但不符合政治利益,一個窮的台灣,動蕩的台灣才是最好的。包括香港,努力的去維護一個競爭力沒落的香港,還不如讓他們直選去,只要不分裂,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加強和新加坡,韓國合作才能更好的打壓香港和台灣,政治上也能得分,穩住東亞和東南亞,香港和台灣給多少利益也是白費,給的越多,一個是要的越多,一個是怕的要命。台灣現在的問題,不是藍也不是綠,甚至都已經不是民主不民主的問題了,怎樣加強競爭力才是關鍵問題,這樣的內耗下去,只有遠遠的看著韓國的分了。

<strong>kk, 加拿大</strong><br/>

1.公民憲政會議討論什麼?要什麼?誰知道?和服貿的關係有何牽連?真看不懂! 等討論完半年後,韓國早已經拿著服貿法的優惠要求比照,享受經濟成果與美食.不可笑?

2.全世界只有台灣搞兩黨政治協商,台灣所有利益全在這幾人密室會議下,讓這兩幫的一個台大集團底下瓜分,把持二十多年的台灣政治經濟,真該廢掉台大!

3.大陸有錢人首選前五名,台灣還排不上呢!若照這樣模式,和 WTO 所有會員國要簽訂 FTA,是否此照辦理? 我們未來的國家主人翁怎麼會教育成現在這樣空有熱情的盲目與無知呢?

4.軍審法移到民法三天完成,該要求所有立委速審,該要朝野這些豬公未完成審議則罰薪才對吧?

美國有抗議的黃線區限制,我們呢?

<strong>張盛堯, 台灣</strong><br/>

中國大陸對兩岸簽服貿協議很迫切麼?非也,中國經濟面對的是全世界,根本沒想從臺灣那裏賺多少錢,去年臺灣對大陸的貿易順差已經超過一千億美元了,這是在臺灣對大陸資金、人員、產品處處設限的情況下取得的,世界上還能找到像大陸這樣讓利讓到極致的對手麼?大陸百姓並不是沒有意見。

世界各國都在盯著中國的龐大市場,都想從中國的經濟發展中賺一杯羹,唯獨臺灣,可以說是抻著不走打著倒退,只想佔便宜不想吃虧,協議談判本身就是雙方妥協的產物,而臺灣某些人吵鬧的逐條審議就是要保留所有對自己有利的條款,不允許存在對自己絲毫不利的條款,這可能麼?如果臺灣當局真的在這些無知的學生面前低頭,臺灣今後還要和別人談判麼?別人還敢和臺灣談判麼?如果對待世界經濟一體化堅持這種小鼻子小眼的態度,臺灣的苦日子在後邊呢。

<strong>zyz, </strong><br/>

和平快樂新世界要來臨了

宣火燃寶蓋 寶蓋藏和王

和王見天明 天明易乾坤

乾坤有你我 你我行幹道

幹道有和樂 和樂我永在

(太陽開花了, 天明要來臨)

和平勇敢正義佔領立法院的學生們, 己寫下和平快樂新世界的首頁. 開起公民民主教育是非常值得稱讚的, 也教育立院委員不是浪費人民納稅錢,玩弄手法,並不關心真正的民生問題.

<strong>吳莫幹, USA</strong><br/>

台灣人民反服貿,是因為對馬政府的高度不信任!!不論美國、英國、歐洲國家、日本、乃至韓國等國家和外國簽訂貿易條約時,都是儘量為自己爭取最大利益,同時維護國家的主權。可是馬政府在「一中框架」下爭取的利益,卻是讓台灣主權逐漸鎖進中國,而忝不知恥地自我炫耀。台灣已經開始香港化......天佑台灣!!

<strong> 未署名</strong><br/>

逐條、逐項地審查《服貿協議》並非學生與公民團體的訴求。準確地說,那是民進黨的訴求;我們不能肯定其居心何在,但我們明確的反對這種作法。

再者,現今的台灣媒體,確實已沒有普遍的抹黑公民運動,今天的做法是忽視、大幅度淡化的報導,以及透過剪輯來扭曲運動本意。

又,網路訊息確實混亂、主觀、片面,且往往不夠準確。但與部分主流媒體相比,在"正確"上面,倒是沒有太多問題。

<strong>FloatingFu, Taiwan, Tainan</strong><br/>

有學識文憑的人修養品德不一定好。

如學運代表:陳為廷……縣長一事卻讓他成了英雄。更糟的這行為讓電視談論、在由媒體的報導成了學習、正確行為。

今天縣長不論如何他總有妻兒及父母。看見那時的場景心裡有多麼不捨難過。是不是可以拿鞋子、刀子...來處理事情。

這些天看他在立院拿著麥克風憤怒的表情。我真懷疑他真的是為弱式而不平。

<strong>陳人豪, 台灣台南市將軍區保源六鄰苓保53耗</strong><br/>

馬英九所希望的是兩岸去年簽署的《服貿協議》能夠在立法院的這個會期通過,行動參與者所希望的則是逐條、逐項地審查《服貿協議》。

不好意思 ,現場的訴求打從一開始就並非逐條審查

而是全面退回服貿,重啟談判!

但國民黨與民進黨和一些有心人士

扭曲學生訴求,想讓外界誤解為實質逐條審查

之後再假裝讓步,願意進行逐條審查

學生的訴求一開始就寫得十分清楚,明瞭,且透明:

一、召開「公民憲政會議」

二、「退回服貿」

三、「本會期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

四、呼籲「朝野立委響應民間訴求」

白紙黑字寫得非常清楚明白,只有傻子才會看不懂!

<strong>小春, </strong><br/>

當年的【野百合】,是台灣人民站出來對【改革國家體制】訴求的表徵;今天的【太陽花】,是台灣人民挺身維護【本土利益與安全】的圖騰。太陽花和野百合的分別,用這個簡單易明的解說可以吧!

<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