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新疆襲擊與中國對策

潘圖奇
Image caption 潘圖奇認為,烏魯木齊火車站的爆炸案,顯示新疆局勢惡化。

4月30日發生在新疆的襲擊,正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結束在自治區的訪問。在那裏,習近平說新疆是中國「反恐與保持社會穩定的前線。」過去一年,新疆的暴力事件不斷增加,這次發生在烏魯木齊火車站的襲擊,再次凸顯了新疆的問題在升級。

雖然官方尚未公布此次襲擊的所有細節,但報道指出,兩名襲擊者在出站口接人處持刀砍殺群眾,同時引爆爆炸裝置。這其中,一名襲擊者被認定為來自阿克蘇的維族人色地爾丁-沙吾提。今年,在阿克蘇就已經發生過了幾起事件。

報道稱,這起事件已經造成三人死亡,其中兩名為襲擊者,第三人為普通路人。在新疆,這樣攜帶爆炸物品和使用道具的襲擊風格,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不過之前,類似的襲擊通常針對國家機關,也不都發生在首府烏魯木齊。但周三的襲擊發生在習近平結束新疆行之時,使得其影響力加大,也反映出這一已經被他多次提到的話題,仍然是中國一重大議題。

核心問題尚未解決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事件發生在習近平巡視新疆的最後一天。

無論是針對新疆國家機關的襲擊,還是在北京和昆明的事件,或是報道說維吾爾人不斷試圖逃離中國至中亞或者東南亞,這些都說明,過去一年,中國的邊疆問題正在持續升級。

儘管在過去的襲擊中,襲擊者也會為了達到目的而甘願死亡,但中國媒體所描述的襲擊者在身上捆綁炸彈進行襲擊,還是一個新的現象。不過這也反映出,維族人認為,他們無法通過之前的襲擊措施傳遞自己的信息。

中國新疆問題的核心,是維吾爾群體感到異化與權利被剝奪。如果你去新疆走一遭,你會聽到當地人說自己沒有從國家受惠,並抱怨不斷湧入新疆的漢族人才是新疆財富的受益者云云。他們抱怨國家摧毀他們的文化,並且將喀什的舊城當作這一指責的例證。

目前,中國政府的反應是「雙軌制」的:大量的經濟投資和強硬的安全打壓。在習近平訪問期間,他到訪了喀什和水果工廠,這一「雙軌制」的信息,也在他的訪問期間不斷重現。

中國該怎麼做?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中國當局加強了在新疆的戒備。

自從習近平上任以來,他已經反覆多次地講過中國的恐怖主義問題,並且新設了一個國家安全委員會,一個看似將恐怖主義當作工作一部分的中央安全機構。在中國邊界外,習近平也曾提出了「新絲綢之路」這一想法。這是一個從新疆至中亞的經貿走廊,也是一個部分關於改善新疆經濟狀況的想法。

目前的這一策略也與過去的努力相似,且這樣的策略比2010年的更加明確。當時的策略是在2009年那起導致200多人死亡的烏魯木齊襲擊後實行的。在那次襲擊後,北京對新疆自治區的領導層作了大批的更換,並且明確了將經濟發展作為焦點。

然而,儘管政府方面對此十分關注,他們的努力似乎並未得到回報。相反,新疆的暴力事件持續上升,不斷地發展,也開始蔓延到新疆以外的地區。

目前,人們對新疆的預測並不樂觀。事故的嚴重程度和發展正在變得更加糟糕,並且任何經濟策略不會立竿見影。與此同時,公眾對新疆問題的憤怒與關切,以及由新疆而起的恐怖主義行動正變得更甚。

對中國政府而言,究竟該如何處理這些問題,答案是十分複雜的。一方面,他們要不斷地找到讓維族人感到自己是當代中國的「持份者」;另一方面,北京方面還要找到應對愈發明顯和不斷隨機發生的恐怖襲擊的方法。

本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新疆烏魯木齊火車南站發生爆炸襲擊案,造成3死79傷(官方數字),訪彊最後一天的習近平立即指示【採取果斷措施應對】,強調【須深刻認識新彊分裂和反分裂鬥爭的長期性、複雜性、尖銳性,保持嚴打高壓,先發制敵】。習近平這番【色厲嚴正】的說話,正好解答了新疆歷年來官民衝突、漢維衝突的真正原因。正是因為中共歷年來治疆那種【嚴打高壓,先發制敵】的手段,把問題變得【長期性、複雜性、尖銳性】,才激發出習總口中的【分裂和反分裂】鬥爭。把【分裂】的責任,把【動亂】的責任推卸給人民,歸咎於宗教與外國勢力,是中共的慣技,從來不去檢討反省自己使用過當的權力。好一句【嚴打高壓,先發制敵】,試問如此政權,怎可能贏得人民敬服、四海歸心?

<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