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習近平執政理念與中國的復興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習近平表示,中國不能照搬其他國家的政治模式,因為「它不適合我們,甚至會導致災難性後果。」

在10月份於北京舉行的中共高層會議上,習近平提出了他治理中國的願景。

其中不會有公民社會的空間,也不會有西方式的民主,也不會聽任「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指手畫腳。」

相反,這次全會的信息是習近平想建立一個法治社會,讓一個被洗乾淨並稱職的黨/國官僚機構繼續不受挑戰地為「群眾」服務。

以「民主」為名但以強盜式獨裁為實者固然不是民主;而自稱為「共產」的政黨亦同此理。

中共是大權緊握的執政黨,其指導思想不是馬克思主義,而是民族「復興」,其領袖毫不掩飾地重拾帝王時代的先輩教導,來凝聚他的13億公民。

中國共產黨如果改名叫中國國民黨,興許更容易讓人理解。但不巧的是,國民黨65年前被共產黨趕下台,所以這名字就永遠不能用了。

但是不要搞錯。習近平是個民族主義領袖,有著民族主義信念。

他已執政兩年,餘下還有八年時間。

如果他能改革中國經濟,凝聚政治力量,習近平時代可能會看到中國超過美國,在絕對值上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如果用把生活費用的差距計算在內的衡量方法,中國已經超越了美國)。

到習近平2022年卸任時,中國很可能已經建造了自己的太空站,積聚了可以對抗美國在亞洲戰略地位的軍力。

這恰是習近平所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真正含義。

但是,中國「偉大復興」的成功依賴極其艱巨的經濟改革的成功,而經濟改革的成功又依賴中國政治的韌性和靈活性。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習近平曾公開表示,1991年蘇聯解體是因為「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

特殊國家

那麼,習近平的政治理念是什麼呢?

習近平認為中國的情況很特殊。用他的話說:幾千年前,中華民族就走出一條不同於其他國家的道路。

一些異議人士和西方觀察家曾以為習近平是個深藏不漏的民主派。但是習近平執政兩年後,這種美好希望被完全粉碎。

自美中兩國1979年恢復邦交以來,歷屆美國政府都堅持表示,中國接觸資本主義和全球化最終會使其融入當今國際秩序,並增進以這種國際秩序為基礎的政治自由。

但是習近平明確表示,他對資本主義和全球化都不無興趣。相反,他決心要讓中國內政適合一種非常不同的國際秩序。

自毛澤東或鄧小平以後,中國高層沒有人比他更有信心和目標明確。

證據說明,習近平根本不認為西方式民主適合中國。

與他同輩的中國領導人一樣,習近平對蘇聯共產制度垮台感到極其失望。

據報道,他曾公開說1991年蘇聯解體是因為「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

觀察人士常常將這種思維方式歸咎於中國政治精英試圖維護自己的利益。

對共產黨的威脅就是對戰無不勝的精神威脅,而這種精神使共產黨能維持自己的權力。

不要民主

即使是為了私利,中國領導人似乎相信,中共不會受到挑戰對於國家利益至關重要。

中共領導人認為俄羅斯後共產時代的政治局勢只有教訓可以汲取。

他們研究了前蘇聯的顏色革命(格魯吉亞的玫瑰革命,烏克蘭的橙色革命和吉爾吉斯斯坦的鬱金香革命),他們還調查了推翻北非獨裁政權的阿拉伯之春,或美國介入伊拉克和阿富汗後在當地搞的選舉試驗。這些模式並不能令人信服,中國絕不能效仿。

中共領導人強調,在過去35年的改革時代,他們滿足了13億人的需求,比民主大國印度做得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習近平覺察到如今已經沒有可能回歸理想主義和共產理念的革命歲月。

2008年的全球經濟危機和美國兩黨僵持局面,更增加了中國對自己採納威權主義和民族主義混合模式的信心。

習近平年初訪問歐洲時曾表示:君主立憲,恢復帝制,議會制、多黨制和總統制,這些我們都考慮過,嘗試過,但都行不通。

他指的是從推翻滿清的1911年革命到1949年共產黨勝利的那段時期。

他表示,中國不能照搬其他國家的政治模式,因為「它不適合我們,甚至會導致災難性後果。」

如果不搞民主,那搞什麼呢?

過去一個月,香港的雨傘運動又轟轟烈烈地把這個問題提出來了。

中國宣傳機器把這次事件描述為國外敵對勢力企圖在中國土地上煽動「顏色革命」。

然而,就連台灣總統馬英九也敦促北京重新思考問題。他認為民主並不只是西方獨有的,而是具普世價值。同時他也提醒,隨著中國日漸繁榮,國民會比從前更渴求民主。

他說,中國應該「讓一部分人先民主起來」。

在許多問題上,北京都將馬英九視作中國的朋友,這也使得中方很難簡單地以煽動「顏色革命」為借口來疏離他。

廣泛審查

然而在中國大陸,一切有關普世價值、公民社會、人權、司法獨立以及新聞自由的討論都遭審查。

實際上,「習式政治」的顯著特點就是減少參與政治討論的人數。

他上台兩年以來,對不同政見的容忍減少了,與執政理念相左的話語空間縮小了。

許多曾經被允許、甚至被鼓勵發言的律師和學者現在都紛紛入獄。

在十月舉行的文藝座談會上,習近平大力讚揚了一個因宣揚「中國夢」崛起和「美國夢破滅」而聞名的博客寫手。

中國夢的政治理念就是重新煥發活力的威權主義。習近平決心讓執政黨有能力去統治。他展開了中共歷史上最大膽的反腐運動。他也不掩飾自己是個威權者。

習近平覺察到如今已經沒有可能回歸理想主義和共產理念的革命歲月,便避免使用上世紀50年代的話語。

相反,他引用了更久遠、植根於帝王統治下文官制度的官僚理念。習近平表示,有必要「從中華歷史和文化中發掘新事物,從而使其具有更強大的凝聚力,也能在中國人民心中產生更大影響」。

複雜歷史

數千年來,中國政治哲人從治理這個龐大和複雜國家的豐富歷史中總結出經驗教訓。

早期的共產主義者全盤否定了這些歷史遺產。

但是習近平卻大量引用孔子和其他人的話,用古代先人的家長式語言緊緊包裝自己,借以鞏固集權統治的合法性。

他宣稱這是一個經久不衰和地道的中國傳統。「我們共產黨是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他說,「但同時,我們…不能對自己國家的歷史無知,我們不能矮化自己。」

「由於中國民眾有了更多機會接觸外部世界,他們更需要自我肯定。」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習近平被普遍認為是鄧小平以來最強的一位中國領導人。

那麼中國作為一個21世紀世界大國,國民流動性和聯繫不斷增加。當局繼續嚴禁人們討論,繼續堅持過去的教條,是否還能應對未來的挑戰?

而這正是習近平打算要做的。

他盡力把自己打造成一個滿懷信心的國父形像。比起他的前輩們,他顯得不那麼拘謹,不那麼技術官僚。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有一本關於習近平政治哲學的新書出版,書名叫《習近平談治國理政》。

而且在今年,幾乎所有獲得國家經費資助的社會科學研究項目,都是圍繞習近平執政理念。

習氏政治理念包括個人崇拜、民族性以及研究歷史,塑造未來。

但是這一藥方並不能解決21世紀的問題,因為21世紀的形勢變得更加複雜。習近平可能需要對他的治國理念做出更多修改。

(編譯:廖伊梵 責編:董樂/路西)

網友如要發表意見,請用下表:

讀者反饋

一個國家一個地區,有他們自己固有的政治形式和體系,正如每個人有每個人不同的衣服帽子一樣。

中國的崛起,是不爭的事實,只是時間的問題。翻看歷史,漢民族文化的經濟幾時失敗過。放在人類歷史上,美國的強大可以用曇花一現來形容。不可否認,當前它還很強大。但千萬不要戴著有色眼鏡來看待這個東方大國。

每個朝代都有他們要處理的問題,不管是個人崇拜還是依法治國,這個國家的人們處於一種興奮的狀態並能夠為國奮鬥,便無可厚非。

社會真的需要英雄,特別是在中國。有十三億人對他的崇拜,何愁這個國家不團結。

相對於這個國家13億人口能團結起來,西方的民主是個屁。不要用顏色革命來糊弄人。我們自己的信仰和崇拜。

cherry lee, ha noi ,viet nam

習近平覺察到如今已經沒有可能回歸【理想主義】和【共產理念】的革命歲月。跟著又說中國不能照搬其他國家的【政治模式】,因為【它不適合我們,甚至會導致災難性後果】。不談理想,摒棄共產理念,不搬他國的政治模式,習總可知自己在說什麼?

孟光, Hong Kong

狗屁不通的一片文章,連民主是什麼都不清楚。就是因為有這樣的一些老古董,還抱著不動的觀念來說民主,民主在世界上才會越來越沒有力量!中國拒絕了民主?愚蠢!中國的經濟改革的成功,恰恰是因為中國有了更多的民主因素,它本身無疑就是一場民主的勝利。民主沒有統一的一種形式,而是一種漸進的狀態,一種精神,每個人都可以參與,無時不刻,中國也不例外,從小學的課堂中選班長到中央政治局的國家重要決策。怎麼會說拒絕了一種西方推銷的政體形式就說中國決絕了民主了呢?

中國無疑是越來越民主了,而且會越來越民主,不管政局怎樣發展。不會用改變、變化的目光,不會謹守客觀,只淪為一種工具,BBC在中國的公信力只會越來越弱。

還有有關台灣,希望你們收斂些,如果這個是繁體字的,我倒不會理會你們。還有,但凡有點見聞的都不會推介台灣的「民主」的,不是嗎?

李再再,

從中國夢的生父汪乃君推倒了中國主義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連鎖反應就已經不可避免。

tyrgxv,

這樣偏激的新聞應該在人民日報發表。未署名

習大大的理念適用於現在的中國,強權加法制,將使中國實現自己的夢想。西方的民主與自由、普世價值具有很大欺騙性,認識其危害性,並抵制,需要勇氣、信心和堅強意志,習大大有十三億人民的支持。西方就在旁邊好好看吧!

張文, 波蘭華沙

對一個只是知青水平的人管治某大國能對中國人、地球人可以有什麼好的期望嗎?

香港人, 香港,香港

不知所云的述評。

哪個國家的領導沒有個人崇拜、民族性和研究歷史?你們英國沒有嗎?

zhiyan-le., usa.

完全是一派胡言。未署名

習近平只是在堅持延續獨裁制度。這在當今全球化世界裏,是非常荒謬的事!他的教育和偏執使他走不出愚昧的自我,他將成為中國的罪人!

未署名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