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難者遺稿解密:重新檢視台灣白色恐怖時期

黃溫恭(中,右),時年五個月大的黃春蘭(左)
Image caption 黃溫恭(中,右)是在「白色恐怖」時期被殺的眾多遇害者之一。時年五個月大的黃春蘭(左)從未見過父親。

台灣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所屬的民主進步黨現在為國會第一大黨,蔡英文日前也提到「有真相才有和解」,對於完整還原69年前的二二八事件,及隨後長達數十年的「白色恐怖」時期的歷史真相呼聲在台灣再次掀起。BBC記者蕭靄君(Cindy Sui)報道:

在黃溫恭被槍決前一晚,他寫下五封給家人的遺書,包括他素未謀面的五個月大的小女兒。

這是黃溫恭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向她說話。

「最疼愛的春蘭,你還在媽媽肚子裏面,我就被捕了。」黃溫恭在1953年寫下這些字句。

「父子不能相識,嗚呼!世間再也沒有比這更淒慘的了。」

他的女兒在56年後才拿到這封信。

Image caption 黃溫恭多達300張信紙的信,在黃春蘭的女兒於2008年向政府申請調閱關於外公的檔案時,才被交到黃春蘭手中。

「當我一看到第一行字,我就哭了,」黃春蘭說,「我終於和父親有了聯繫,我終於體會到我不只有個父親,而且我父親非常愛我。」

黃溫恭多達300張信紙的信,在黃春蘭的女兒於2008年向政府申請調閱關於外公的檔案時,才被交到黃春蘭手中。

此後,越來越多檔案工作者開始尋找淹沒在歷史洪流裏的個人書信──另外179名政治犯在台灣「白色恐怖」時期被處決前寫給家人的信,陸續重見天日。

在1949年至1992年之間,成千上萬的人因涉嫌反政府行為而被逮捕,至少1200人被處決。

隨著這些信件的公開,以及台灣最大反對黨──民主進步黨主席蔡英文當選總統,要求重新完整調查二二八事件的呼聲再次壯大。

二二八事件發生於1947年,民眾不滿國民黨政府的統治而發動示威,被政府鎮壓。隨後國民黨政府在內戰中敗於共產黨,1949年從中國大陸撤退到台灣。

在二二八事件中被殺的平民,人數估計在2000人到2萬五千人之間。

專家表示,因為資訊不透明,許多人仍對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仍知之甚少。

Image caption 黃溫恭的子女在1953年就失去了父親。

研究者說,政府從來沒有公布死亡人數,歷史課本中也很少提及。

歷史學家認為有些文件已被銷毀,直到2002年《檔案法》才開始保護重要文件免於被銷毀的命運。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明確地認為,一個國家如何對待過去,將影響未來社會上及政治上的凝聚力。

蔡英文表示,縱使2月28日已被訂為紀念受難者的國定假日,也舉行紀念儀式、發放賠償金、總統代表道歉,但對二二八事件的處理還是不夠恰當。

「有真相才有和解,有和解才能帶來團結……台灣才可以繼續向前走。」蔡英文在近期一次演講中說。

她承諾將會尋求正義及真相。

對受難者家屬而言,了解他們摯愛親人的命運但卻又同時知道沒有加害者因此被處罰,令人難以接受。

對他們所認為的事件元兇──台灣當時的統治者總統蔣介石──的許多紀念活動,更加深了家屬創傷。

藍芸若的父親藍明谷在1951年因為在地下刊物寫文章批評政府而被處決。她從研究者處了解情況,才得知要不是因為蔣介石,她的父親不會死。

儘管政府出高額現金懸賞緝拿她的父親,她的父親仍藏匿沒有被抓,直到政府以藍芸若及母親做為人質相逼,父親才出面投降。當時藍芸若還是個需要母親餵奶的嬰兒。

不到六個月,藍芸若的父親就被處決。

「在蔣介石的手中,許多判刑監禁者被改判死刑。」藍芸若說。

當受難者家屬將蔣介石標籤為「殺人兇手」,其他家庭,特別是跟隨蔣介石從中國大陸撤退到台灣的民眾,將台灣脫離日本殖民統治的功勞歸於蔣介石。

他們認為蔣介石必須在台灣鞏固統治,保護台灣免於混亂、免於落入共產黨統治之中。

圖片版權 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台灣人對蔣介石的歷史定位有不同的看法。

但大部分人同意蔣介石的做法過於激烈。

有些人的確支持共產主義,但這是他們在蔣介石嚴厲打壓異議份子的情況下被打擊所致。

有些人純粹只是因為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地點。許多受難者是只想讓社會更民主的知識分子。

這些信流露出愛、悲傷與悔恨。

雖然死亡就在眼前,有些人仍然堅定的因為信念而挺立。

圖片版權 National Archives Administration
Image caption 檔案工作者近年來讓其它179名政治犯在處決前夕寫的信重見天日。

在一封信中,一名被監禁者寫給他的母親:「事至今日也無言再提,千言萬語請您不用傷心,要歡歡喜喜才是。該為時代犧牲的孩兒而驕傲。」

對於許多家庭來說,這些信來得太遲。

黃春蘭父親寫給黃春蘭母親的信中,他對妻子年紀輕輕就成為寡婦深感抱歉,要求她改嫁。

「當我們收到這些信時,我母親已經老年癡呆,所以她無法理解我們讀給她聽的內容。」黃春蘭要求解密更多檔案。

「這是我們感到非常遺憾的事,歷史的真相必須被揭露出來。」

(編譯:劉子維 責編:蕭爾)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