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海牙法庭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7月12日宣判前,海牙常設法院門外聚集了大量抗議者和記者

南海仲裁法庭格林尼治標凖時間7月12日10時在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PCA)正式宣佈了對菲律賓南海仲裁案的裁決決定。如多方分析預料,仲裁法院五名仲裁法官通過一致裁決,全面否定了中國長期堅持的「九段線」內對南海海域和島礁擁有的歷史權利,並幾乎全盤認同了菲律賓方面提出的一應訴求。

裁決一經宣佈,立即招致中國方面嚴詞反駁與譴責。中方稱仲裁結果是「非法、無效」的,並表示會一如既往地「不接受」和「不承認」。菲律賓方面在對裁決表示歡迎同時,對外反應相對低調。

國際間也紛紛對裁決結果作出反應。BBC中文網總結報道裁決的一些要點細節。

仲裁權問題

南海仲裁的裁決首先就中國一貫堅持的「海牙仲裁法院無權對領土主權問題作出裁決」的立場作出回應。

裁決稱,仲裁法院「不對任何陸上領土主權問題作出裁決,也不劃定各方之間的邊界」。不過,裁決否定了中國方面有關仲裁法院「無權」仲裁南海糾紛以及菲律賓單方提出仲裁案「違背」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簡稱 公約/UNCLOS)的說法。

裁決認為,依據公約附件七的規定,仲裁法庭有權對南中國海的歷史性權利和海洋資源所屬權作出裁決;裁決同時表示,公約附件七也同時規定,如果「仲裁案一方缺席或無法為己方辯護,無法對仲裁程序構成障礙」。

裁決指出,最終確認有權仲裁的法律依據是公約第296條,以及附件七的第11條。

否定「九段線」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在有領土爭議的仁愛礁(Second Thomas Shoal)擱淺的菲律賓船隻

在歷史海洋權利問題上,裁決首先表示中國在南海的「歷史權利」與菲律賓一樣,不能超過公約允許範圍。

因此,中國長期主張的對「九段線」範圍內南海海域擁有主權權利和管轄權以及歷史權利說法與公約有悖。中國主張超越了公約允許的海洋權利,因此不具法律效力。

裁決還指出,中國的「航海者和漁民」與其他南海周邊國家的航海者和漁民一樣傳統上經常登上和使用南海島礁,但是「沒有證據能證明」中國在歷史上對所謂「九段線」之內的南海海域和島礁行使了有效的單獨控制。

裁決因此認為中國在南海不存在「歷史權利」,而「九段線」的劃定也不符合公約規定。

爭議島礁屬性

判決幾乎全面認可了菲律賓的仲裁申訴案。

裁決認定,「沒有任何一個南海島礁」可以有12海里的領海,而所有南海島礁即使「共同作為一個單位」也不能享有專屬經濟區權利。

裁決認為斯卡伯勒淺灘(黃岩島 Scarborough Shoal)不能產生專屬經濟區或大陸架。

美濟礁、仁愛礁和渚碧礁為低潮高地,不能產生領海,專屬經濟區或大陸架。

裁決指認中國方面在爭議島礁海域阻止菲律賓鑽探開採海洋油氣,阻止菲律賓漁民捕魚,填海造島以及允許中國漁民捕魚均是對菲律賓權利的「干涉」。

裁決還表示,中國執法船隻在爭議海域攔截菲律賓船隻造成「嚴重撞船危險」。

批評中國填海造島

裁決最後也對菲律賓南海仲裁案提出以來中國方面的所謂「導致糾紛升級」和「破壞海洋環境」的行為提出了批評。

裁決首先表明,仲裁法院無權就菲律賓海軍陸戰隊與中國海軍在仁愛礁對峙問題的孰是孰非作出裁決。

不過,裁決緊接著批評了中國在「仲裁案期間」,在南海填海造島的行為。裁決指責中國方面的行為與公約簽約國的義務不符。

裁決還指責中國在南海的島礁建設對海洋環境造成了「無法修複的破壞」,並在菲律賓專屬經濟區內購建人工島,「銷毀了菲律賓方面仲裁案中例舉的自然證據」。

第三國佐證與合法性

除判定菲律賓勝訴之外,裁決書還特地列出一些向仲裁法庭佐證的第三方國家。

越南在2014年12月呈交給仲裁法院的一份官方聲明中表示,「南海仲裁法院擁有裁決權是毫無疑問的」。

除越南外,仲裁法院還接到過來自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和台灣等南海周邊利益相關方面的官方信函。

馬來西亞的官方信函特別表示,儘管馬來西亞也在南海擁有利益,但是這一事實並不妨礙仲裁法院就菲律賓提出的仲裁案所作的裁決。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