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台灣高中何以誤踩「納粹紅線」?

扮演納粹德軍的新竹光復高中師生(23/12/2016)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光復中學高中部學生以納粹黨為校慶變裝巡遊主題,引起輿論大嘩。

台灣新竹光復高中師生在校內遊行上裝扮成納粹德國的軍隊,並仿效姿勢,引起喧然大波

事件曝光之際,英國知名市場研究機構益索普(Ipsos MORI)公布了「2016年全球無知國家排行榜」,台灣名列第三,引起島內媒體廣泛關注。光復高中事件的發生讓討論更見熱烈。

如此「誤判」到底是偶然,還是有跡可尋?貼近青少年群體的立法委員對BBC中文網記者指出,可趁此機會推動討論,讓大家弄清「界線」所在。

一連串的錯誤?

在這次事件中,光復高中一群師生不僅直接大方地舉滿納粹旗幟與黨徽,還登上紙箱做的坦克車,高舉右手,行納粹禮。

主持還用調侃語氣稱:「希特勒來了!趕快敬禮!不然坦克車壓過你們!送你們進毒氣室!」

事件曝光後,不只總統府大怒,成立專案小組調查,當時校內行政人員也一律送行政處分,以色列與德國駐台代表處也雙雙發文,譴責台灣教育界出現這樣的「憾事」。光復高中更是被許多台灣人批評「辦學不力」,「出現大瑕疵」,已然成為了台灣「出盡洋相」的代表。

從當初學校到老師到學生,全都出現一連串的情勢誤判。最終,光復高中發表道歉聲明,校長請辭,連同教育部的「優質高中」認證與200萬新台幣(6.2萬美元;43.01萬元人民幣)也被一併撤銷。

圖片版權 CNA TAIWAN
Image caption 光復中學校長程曉銘事後引咎辭職。

二次大戰期間德國納粹黨大搞「種族淨化」是一場人類悲劇,但台灣的學校教育往往以考試高分為「絶對前提」,對於歷史也只要求死記硬背年代、人名。事件發生的前因後果、對人類歷史的影響,往往沒有多加著墨。

不光是西洋史,中國史與台灣史的教育也面對同樣問題,學生往往只記得人物與事件,無法真正融會貫通。目前在台灣講學的前中國民運領袖王丹也在臉書上發文感嘆:「事件苛責的對象應該是歷史老師與校方」。

教育部長潘文忠星期一(12月26日)表示,這次的事件是很好的教育機會,教育部將多做努力。

時代力量黨立委,長年倡議台灣歷史「轉型正義」的閃靈樂團主唱林昶佐對BBC中文網記者說,這個事件要探討的,是這些老師與學生「遊行表演」的初衷為何。

林昶佐指出,歐洲國家在音樂或是藝術表演上都允許納粹圖騰出現,提到納粹不是不對,而是國家應該設定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才可以使用,不是一竿子打翻說納粹絶對不行。

他認為新竹光復高中這個例子有很多層次,可以探討台灣人民該怎麼樣形容「納粹」才不會涉及再度傷害歷史,但最糟糕的一種層次就是認為「這個案件根本沒什麼,開開玩笑都不行嗎?」的一種人。

除了納粹,這家高中也有拿台灣歷史悲劇「霧社事件」來調侃,並且高喊「恢復中華」,但林昶佐認為學校整個歷史時間點搞錯,完全不了解。

他也感嘆,台灣在歷史教育的反思上都不夠精密,以至於不懂得如何解釋歷史下,「大家是要把很多事件還原,好好討論真相,才會知道彼此的界線在哪裏」,也才會有所謂的「民族尊重」。

誰之過?

納粹黨從1933年統治德國至1945年,在希特勒(Adolf Hitler)主政下,力行對猶太人、波蘭人與俄羅斯人的"種族淨化",受害者至少超過1500萬。

二戰後,德國將納粹的各種圖騰與國旗列為絶對禁忌,在其他歐美國家也被列為禁止宣傳。但也有不少人認為扮演希特勒不是太大的問題,不過一定要是反面觀點,不能有歌功頌德,甚至致敬的動作。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數以百萬計猶太人等非日爾曼人喪命於納粹德軍的「淨化」政策之下。

然而,也許在台灣歷史教育上,對於領袖崇拜等,早就不是新聞。

現任台灣駐德國代表,曾留學德國多年的前東吳大學德文系教授謝志偉,就在臉書上撰文批評,說台灣會發生光復高中這樣的憾事,是因為這些教育者本身就在台灣戒嚴威權時期成長,把「黨國教育」的忠誠灌輸在下一代身上,學生只是「受害者」。

他認為台灣除了要跟以色列及德國政府致歉,還要找出為何會有這樣的教育份子沒有重視「國家暴力」,並強加在學生的情形。

謝志偉教授感嘆,「納粹陰魂還未散,就在台灣」,許多台灣老一輩跟納粹一樣,把國民黨黨旗當作國旗在揮舞。

他最後總結台灣歷史上的「偶像崇拜」,例如過去蔣介石擔任總統時,滿街的中正路、中正公園,甚至蔣介石死後還有紀念堂,都是台灣人對自己歷史反思不夠的結果,因而到最後拿了別人的歷史悲劇來當校內遊行節目內容,是非已完全顛倒。

並非想像嚴重?

光復高中事件爆發後,也有疑似該校學生在臉書上留言喊冤,表示這樣變裝納粹及希特勒的活動純粹是為了反諷希特勒,藉此反省歷史。

但如果是反諷,出現類似「納粹致敬」的動作似乎顯得不應該,主持人說「把你們通通送進毒氣室」等發言也看不出有反省歷史的感覺,值得商榷。

只是也有意見認為整件事情已開始「無限上綱」,校方遭到連串「整肅」;反對者質疑,《中華民國憲法》保障言論自由,闡述「釣魚台屬於日本」、「南京大屠殺不存在」、「天安門的屠殺是虛構」等都不會被追究,但台灣政府擔憂帶給歐美政府不良印象,結果矯枉過正。

無論是中國大陸文革時期的毛澤東,冷戰時期的蘇聯斯大林,前南斯拉夫,又或是回溯到幾百年前清朝殘酷屠村等,歷史上的許多人類悲哀,都適合透過「思考歷史」的教育,讓學生們更加了解。

只是,如此事情在一群「無知」的高中生與「天真」的學校誤踩紅線引起軒然大波後才或許會開始被討論,或許正如謝志偉所感嘆,老一輩台灣人的心目中都存在「納粹」,所謂的歷史反思教育或許還沒有真正開始過。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學者質疑國民黨政權遷台後曾長期推行的「威權教育」讓台灣人對「國家暴力」變得麻木。

如果您對這篇分析文章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與我們聯繫:

網友留言

台灣對二戰的日本也很崇拜

佚名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