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人三十載長城夢 航拍長城終夢圓 

  • 2017年 1月 6日

自小時候在學校的地圖集看到中國的萬里長城,英國人威廉·林賽(William Lindesay)就對中國長城感到著迷不已。在空中拍攝長城是他從小到大的夢想,而林賽去年開始採取行動,逐步實現兒時夢想。他接受BBC記者安娜‧瓊斯(Anna Jones)訪問,談談拍攝長城的過程。

視頻:英國人用航拍機拍攝長城 逐夢三十載

林賽在北京家中接受訪問:「長城是奇觀,它該被完美地呈現。」

為了長城,林賽在1986年從英國默西賽德郡的沃勒西移居到中國。自此他不斷進行有關長城的研究,並出版多部著作。他更因而得到大英帝國官佐勳章。

大部份遊覽長城的遊客都會前往達北京不遠的八達嶺或金山嶺。這段長城的石頭及塔已經過多次修複,不過不是每次修復工程都盡如人意。

林賽說:「長城比(八達嶺或金山嶺)要豐富許多。」

「在這些遊客蜂擁而上的城牆下,還有很多其他的中國長城。」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大部分遊客都只會看到長城的一部分

萬里長城橫跨中國北部及蒙古,由多堵城牆組成。這些城牆在不同朝代建成,而最古老的城牆,其歷史可追溯至2000年前。

長城穿過高聳的石頭、泥土堆。它有不同用途──包括公路、抵抗外敵的堡壘、通訊系統、甚至用來控制遷移的野生動物。

林賽說:「過去30年,我一直看著這些城牆,有多遠去多遠……我去過中國北部甚至蒙古。「

90年代,林賽與妻子吳琪在長城下購買了一間農舍,周末時夫妻倆常會研究、斟察長城。

圖片版權 William Lindesay
Image caption 威廉·林賽自1980年代開始研究長城
圖片版權 William Lindesay
Image caption 林賽夫婦在長城下養育他們的兒子

林賽指,攝影一直非常重要。無論是美麗的照片,還是他著作中向讀者解釋長城的建築及不同的設計特色的插圖。

去年,他的兒子詹姆斯和托馬斯提議使用航拍機拍攝長城,纏著他要買一台航拍機。

林賽說:「我非常擔心在第一次旅程後,航拍機就會不見了。」 他最後屈服,購入一台航拍機。兩名兒子自行學會剪輯,拍攝成果令人驚艷,猶如「不屬於這個世界」。

他說:「不少出版商及電影製作人都跟我提議,不如從空中拍攝長城。」

圖片版權 Wild Wall
Image caption 林賽的兒子在蒙古使用航拍機

「我通常都跟他們說,除非你有過百萬資金,及與政府及軍隊高層的聯繫。假如都沒有的話,不如放棄這個念頭。」

「這樣說的話,航拍技術是上天賜予的禮物。」

圖片版權 William Lindesay
Image caption 在長城控制航拍機

林賽一家得到旅行社的贊助,去年用60天帶著航拍機追蹤長城。這次旅程亦慶祝林賽的六十歲生日、及移居中國三十年。

他們七月開始旅程,首站是老龍頭。明朝建成的長城,就在老龍頭伸入大海。林賽一家從老龍頭往西走,到訪公元300年前建築的趙長城。他們下一站就是漢朝建成的長城。

圖片版權 Wild Wall
Image caption 內蒙的趙長城,與一般人心中的長城很不一樣
圖片版權 William Lindesay
Image caption 詹姆斯和托馬斯與父母一起去看蒙古的長城

八月他們乘飛機到蒙古烏蘭巴托。他們一家在野外露營,並尋找成吉思汗城牆。

林賽估計他們的旅程約15000公里,而在四野無人的地方使用航拍機,令他們對於長城遺跡有嶄新的想法。

「你去蒙古的時候,你能找到一堵平淡無奇的城牆。在白天幾乎都看不到這城牆。」

圖片版權 Wild Wall
Image caption 成吉思汗城牆

「清晨時份,或在太陽還未下山之前,假如你幸運的話,陽光以低角度射進來的話,你可以看到這城牆穿越草原。」

不過從空中拍攝的話,加上空曠草原、金色陽光及黑影襯托的護堤,城牆景觀變得壯麗無比。

圖片版權 Wild Wall
Image caption 長城外被拋棄的物件,例如圖中所見的十六世紀的石頭彈,給後人線索長城的建造者是誰

「我心目中認為,兒子在空中拍攝的視頻,最令人驚奇。視頻美得讓人讚嘆。長城就在空曠的背景中,你感覺自己好像就在中亞邊緣一樣。」

林賽對長城在中國歷史的角色亦深感興趣。他認為,在空中看長城,能幫助其他人代入長城的建造者的心境。

「我們看到蜿蜒的長城,我們會問,為何在這裏轉彎?為何他們在這邊建長城,而非其他地方?」

「城牆旁邊的土地,就是工人築起營地、村莊、收集材料的地方。我認為這就是長城的歷史地境。」

圖片版權 Wild Wall
Image caption 寧夏的萬里長城和風力渦輪

除了旅遊及攝影外,長城的新舊對比亦是他們踏上旅程的原因之一。

林賽說:「很多人都討論長城的長度,亦有不少傳聞指由於被破壞的關係,長城變得越來越短。」

「我會查看我們拍攝的片段,看看長城的受損程度。」

「過去十年,政府訂立法例保護長城,到底實況如何,我很有興趣知道。」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