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從鄧相超事件看對毛爭論的原因與影響

毛澤東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毛澤東的巨幅畫像現在仍然懸掛在天安門城樓紅牆中央

最近由於山東建築大學教授鄧相超,微博轉發了批評、否定毛澤東的言論(已被刪帖銷號),引起一些群眾的示威集會,對鄧進行文革式的圍攻、揪斗,並在網上大肆傳播。

日趨激烈的對毛爭論

此事在中國並不奇怪。這些被統稱為"毛左"的擁毛崇毛人士,經常這麼幹。前幾年由於茅於軾發表批評毛的文章,他們也在各地打橫幅遊行集會,言辭攻擊謾罵,焚燒畫像和他們不滿意的報紙。央視的娛樂主持畢福劍,因為在飯局上表演了一個諷刺毛的段子,被人放到網上後,由於央視的"喉舌"屬性和毛左壓力,畢也被停職。

更有甚者,著名的毛左代表韓德強,以北航副教授的身份,掌摑反毛的八旬老者。對此事,自由派代表人大的張鳴教授,微博每日一呼,要求北航給個說法。雖然打人無理違法,但由於擁毛在中國政治上正確,北航沒有什麼說法,也不會給打人者什麼訓誡處罰。

這一次也不例外。鬧事者當然繼續無事,而被圍攻的鄧相超教授,卻被所在大學以錯誤言論、影響惡劣為由,給予行政記過處分,並責令停職、退休。這實際上是對官方處理的補槍。此前山東省政府發文公告,解除鄧相超教授的省政府參事職務。同時山東省政協免去鄧的政協常委職務,本人也被迫辭去政協委員。

這一下輿論沸騰。毛左得意洋洋,到處宣揚其勝利。反對的則小心翼翼地遣詞造句予以回應,還要顧忌被刪文封號。

毛澤東去世已經41年,但中國民間在如何看毛上,分歧日趨激烈,出現對立的兩派:一派是反毛、除毛;一派是崇毛、擁毛。擁毛的有烏有之鄉、紅網等專門網站發聲,反毛的言論則在總體是自由主義的網絡上到處都是。雙方不僅網絡論戰,也屢屢現實罵戰和衝突。

反毛的擺事實講道理,一般僅限於言論,少辱罵、不動手,更不敢遊行集會。而擁毛的仗著政治上正確,越左越安全,爆粗、打人、焚燒、示威,像反日遊行一樣,以愛國的名義肆無忌憚,就像這次對鄧相超的圍攻。

爭論的原因:官方態度的變化

民間在毛問題上的纏斗演進,表面上通過網絡和社交媒體放大,但深層則是官方態度的變化:從鄧時代對毛的基本否定,到江、胡時代的迴避淡化,再到現在的突然強化。

鄧本人及其家庭作為毛晚年的受害者,重新上台後,把毛的妻子公開宣判後關到自殺,把他的侄子長期囚禁到腿瘸,把他的孫子豢養著讓公眾看笑話。從延續統治的合法性考慮,鄧對毛採取了三七開的評價。三分過的意義在於否定了毛如神一般的地位、不能批評的個人崇拜。而對毛傾力發動的文革,更是予以徹底的否定。當然在策略上,則聰明地對毛進行抽像的肯定、具體的否定。

抽像肯定就是保留了毛澤東思想的提法、毛在天安門的掛像和廣場的遺體。具體否定就是改變了毛幾乎所有的政策。不否定毛的階級鬥爭,就不能改革開放;不否定毛本身,就不能樹立鄧的權威。

江時代容許資本家入黨,三個代表中代表全國人民利益的階級調和,都是對毛時代強調工農聯盟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取代。胡的和諧社會則直接迴避了毛的階級鬥爭。從意識形態上,毛思想與鄧三科(鄧理論、江的三個代表、胡的科學發展觀)並提,就是淡化毛思想的影響。

但是改革開放30多年來,總體在迴避淡化毛的態勢,2013年以後由於新領導的上台,開始逆轉變化。面對持續積累的意識形態虛化、政治上的腐敗、經濟上的貧富分化等問題,新領導試圖用毛的手段尋求解決,比如加強權力、反腐、重提共產主義理想、毛生前三十年和死後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等。

在此態勢下,擁毛崇毛的自然大張旗鼓,盛囂塵上。而自由派在現實政治的空間日趨逼仄,自然要在對待毛的歷史和言論空間上,針鋒相對。

雙方的爭斗由毛而起,但都超越歷史,映射現實。崇毛的人少數是感恩戴德,多數人其實是政治上失勢、經濟上無錢,用對毛時代的烏托邦記憶,表達對現在的腐敗和財富分化的不滿。還有一些如薄的政客和抱殘守舊的文人,則是想借擁毛造勢,達到奪權和上位的政治目的。

而反毛的人認為,不消除集古今中外所有帝王和獨裁大惡與一身的毛,中國就不能真正走向現代文明,反毛更是能推動1987年中共十三大提出、1989年停滯的政治改革。

從現在的政治傾向和政策措施來看,顯然是毛派佔了上風。山東官方對反毛的鄧相超迅速處分,表明上是因影響惡劣迫於毛派的鬧事壓力,但深層是順應上層的政治傾向。

爭論的影響:誰會受害

但是如此處理,留有隱患和不公。這些年來,一有政治和權利方面的街頭訴求,各地政府就會以尋釁滋事和擾亂公共秩序,予以驅散和拘捕。此次毛左的遊行、示威、圍攻,官方既沒有事先的阻止,現場的警方也放任發生。如果不限制懲處,以後毛派繼續街頭鬧事、自由派輿論回應施壓,危及到官方最敏感的政治穩定怎麼辦?

更惡劣的影響是,言論的問題不用討論、說服、批評解決,而是圍攻揪斗、官方助勢,讓人想起文革乃至義和團的批鬥、蠻橫。山東雖是孔孟之鄉,但義和團之亂肇始於此,並危及朝廷。現在再這麼搞,誰還敢來投資、經商、旅遊、求學?

而且官方雖然強調核心意識、看齊意識,但有一點沒法迴避:對毛的個人崇拜的否定。

現任領導不得妄議,但毛作為歷史人物可以討論,他的三分錯誤可以批評。毛創建了黨和政權,但毛不等於黨和政權。黨的權威和政治穩定可以維護,但歷史證明了的毛的錯誤,寫進黨的決議的對毛個人崇拜的否定、對文革的否定,當然要說。就像去年紀念文革結束40週年,人民日報的社論也得重申毛所犯的這一嚴重錯誤。

而從更大的層面,懷念過去,至少表明對現在的不滿。崇拜已故的領導,對現在領導的權威,又如何解釋?除非領導本身、精英階層或多數人想回到過去,否則看不到對現實政治有什麼好處。而類似紅衛兵、義和團的舉動,固然能對自由派產生威懾,但對政治穩定、經濟發展和社會凝聚極其不利。

中國能有現在的社會進步、經濟發展,正是由於對毛個人崇拜的批判,不再搞毛式階級鬥爭和群眾運動,而是實事求是,改革開放,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如果在毛的問題上借屍還魂,放任或利用政治爭斗、社會分歧,不願承認毛的錯誤,變相為文革翻案,任由暴力和批鬥發生,再來一次文革,受害的難道只是知識分子、普通群眾嗎?毛左反對的修正主義、走資派,指的是誰?

從山東到各地,從地方小吏到中央大員,難道忘了本人和父輩在毛時代的磨難嗎?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