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來鴻:「剃光頭」的外交關係?

  • 2017年 1月 12日
只有21個國家與台灣有外交關係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聖多美普林西比與台灣斷交後,只有21個國家與台灣有外交關係

台灣總統蔡英文眼下正在中美洲四個邦交國進行訪問,在非洲小國聖多美普林西比上個月宣佈與台灣斷交轉同中國建交後,台灣政府正在鞏固全球為數不多的邦交國關係。

在聖普與台灣斷交時,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威脅將把台灣"剃光頭"讓其邦交國數字降為零。一個現象是這個據稱可能是剃光頭斷交潮開端,卻在台灣受到了某種歡迎。

台灣雖有高調揮中國國旗毆打港獨、台獨、法輪功的一群人,然而歡迎"剃光頭"民眾的立場與這些奉北京為宗主者恰恰相反,他們正是北京誓言撲滅的台灣獨立運動支持者。

從這些民眾在網絡上貼文來看,他們並非主張台灣不需外交,而是認為不能再從事過去那種外交。他們說如果邦交國真的一個不剩,有助台灣人走出中華民國的虛假,向獨立建國邁出一步。

聖普斷交的對象是台灣,但更確切地來說是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這個英文只與中國國名相差"人民"兩字的政府,宣稱其管轄的台灣是中國的"自由地區",而用中國外交部的話來說,聖多美普林西比是"回到一個中國原則的正確道路上來"。

一中原則

1949年從中國敗逃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曾長期宣稱其是與北京"漢賊不兩立"的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並一度獲得聯合國承認。中國外交部說法反映的一個事實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上的中國代表權雙胞案,在七十年代蔣介石派駐聯合國代表遭逐後已別無懸念,例外的則是眼下與台灣建交的二十多個邦交國。

雖然在90年代李登輝主政後台灣政府已不再主張其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但其憲法自稱是中國自由地區,又一方面宣稱自己是一個主權國家,這種像是兩個中國主張在國際上也一路碰壁。

眼下在國際上有的國家將台灣視為中國一部份,有的則不將台灣視為國家。近期的一個典型例子是一名台灣留學生在冰島被認定國籍為中國,在該留學生一再交涉表示並非來自中國下,冰島當局最後在其居留證件上斷定這名台灣學生是"無國籍者"。

這名留學生認為在台灣廣為流傳"中華民國不被承認完全是受到中共打壓"說法,是台灣人被灌輸了不完整事實的欺騙性陳述,她並通過文章表達希望台灣建國(獨立)意願。

民調顯示台灣人且特別是年輕人這種意向越來越高,然而台灣人這種意願在美國即將卸任總統奧巴馬眼中似不存在。他在卸任前的最後一次年終記者會上,向全球宣示台灣人同意只要有某種程度的自治,他們並不會宣佈獨立。

對其自身命運意向的"被同意",在台灣網絡上引起了一些對奧巴馬反感與批判。其所謂台灣人只要某種自治不要獨立也引來媒體猜測是否指向"一國兩制"。但除了批奧外,台灣網絡上同時也有一種反思,即為什麼美國建制派會如此理解台灣人民。

一種看法是奧巴馬的說法或非無據,因為與奧巴馬任期大致的重迭的馬英九,正是一再向國際宣示台灣人希望不統不獨不武,接替馬的蔡英文則是強調要維持現狀。而在奧巴馬的記者會後,蔡也通過發言人稱感謝奧巴馬,且說對美國政策沒有評論。

如果馬蔡兩人是像蔣家父子一樣不用民選且一路做到死的領導人,對奧巴馬的批判者或許更能理直氣壯,但問題是馬蔡兩人作為台灣人在國際上的政治代表,都是台灣人自己通過普選選出。

並非國家?

奧巴馬除了極罕見地由美國總統公開定義台灣人意願外,他在記者會上另將台灣定位為"實體"而不是國家。而若用《環球時報》的話來說,台灣當年是在大陸很弱時"冒充國家"去國際社會混。

這種實體說法在學界其來有自,牛津大學國際法學者克勞福德70年代末期曾對台灣案例指出,一個實體若不自我主張是國家,即使其可能符合國家的基本要件,仍不會被視為一個國家。

目前在海牙國際法院擔任法官的克勞福德這本提及台灣法律地位著作《國際法上國家的成立》第一版發行的1979年時,台灣是由蔣經國掌權並宣稱其是代表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但即使其2006年時第二版發行時台灣已由民選總統執政並宣稱中華民國就只是台灣,克勞福德仍指出台灣政府從未對外表示台灣是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獨立國家,造成全球各國普遍不承認台灣是個主權國家,所以台灣並非國家。

對於這種台灣從未對外表明有別中國的看法,在該書2006年二版後或許曾出現某種嘗試改變。前總統陳水扁在2008年卸任前推動台灣正名且提出"一邊一國"。不過他推動以台灣為名加入聯合國的公投受到美中兩大國連手壓制,在台灣內部也在國民黨及親民黨等力量帶頭下,數以百萬計民眾抵制了此一公投。

這種相對來說短暫的嘗試在2008年馬英九上台後即迅速終止。他下令將台灣自稱由"台"改回蔣介石以來一路使用的"華",並定位台灣是中國的自由地區,這種自稱華而非台及自稱中國一部份,也是眼下蔡英文維持的現狀內容。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蔡英文12月11日到訪危地馬拉

蔡英文在國際組織上的自稱是Chinese Taipei,無論是在世衛大會或亞太經合組織峰會上,這都是其任命的官員或特使對台灣的自稱。

上個月由台灣教授協會在台北舉行的一場學術研討會上,一名出身台灣的牛津大學國際法學者對台灣眼下在世衛組織國際參與模式說,台灣在明知是以中國與世衛協調下的中國一省身份出席,仍自願參與世衛大會,將使台灣國際空間與主權國家主張更加困難。

建議

在聖多美普林西比的第一張骨牌倒下後,蔡英文當時重覆其上任以來將"團結"視為解決眾多問題的核心說,朝野要團結一致對外守護國家利益。其瞄凖要團結的對象國民黨人士則說,這一切都是因蔡不接受"九二共識"的後果。

按國民黨主流的主張,不僅僅是外交,台灣在根本上必須要將自己定位為中國的一部份,才有可能在經濟、安全等等議題上得到北京給予的生存空間。而在悉尼大學任教的美國學者巴博內斯,對台灣提出的建議則與國民黨方向完全相反。

巴博內斯是在特朗普拋出對一中政策質疑的背景下,在重量級期刊外交事務雙月刊上發表此篇文章。他具體提到的一點是台灣必須要停止做"幼稚的事"。被他稱為幼稚的事是台灣自己表現的不像是個國家,且假裝自己是中國。

他說台灣如果想被認真看待,自己的行為也必須嚴肅起來,而南海議題是他向台灣指出的一個開始點。他說台灣對南海的主權主張基礎就同中國一樣,都來自那是中國領海主張,在1947年仍控制中國大陸的中華民國政府劃的九段線,即是中共在49年打贏內戰後一路繼承至今日的主張。

他除了具體建議台灣應從伊圖阿巴島(太平島)撤軍外,並建議台灣應放棄中華民國用金援換取窮國外交承認其為中國、去除虛假的中華民國名稱、及對中國大陸即使僅只是口頭上的領土主張。他推測說台灣這麼做應該也不會獲得國際承認,但至少可以讓因一中政策而拒絶同台灣對話的世界領袖們,開始學著同台灣交往, 就如同美國總統與巴勒斯坦對話那樣。

而巴博內斯提出的諸多建議,許多地方呼應的即是那些台灣民眾歡迎斷交背後的理路。

請用下表發表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