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士兵流落印度逾半世紀 思鄉之情不減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被困印度半個世紀的解放軍老兵

1963年中印戰爭停火數個星期後,一位隸屬中國解放軍的測繪兵意外地闖進了印度境內被抓,之後再沒法離開印度。流落異地50多年,依然無減他的思鄉之情。BBC印地語記者維內特·卡雷爾(Vineet Khare)找到了這位流落印度的中國士兵。

王琪(Wang Qi)現在居住在距離印度中部那格浦爾市(Nagpur)5個多小時車程的一個村落。

這位老兵當年被印度軍隊抓到之後,就再沒有見到他的家人。BBC記者跟帶他到當地唯一有網絡聯機的政府辦公室,嘗試讓他跟遠在3,000公里 (1,864英里)以外位於陝西咸陽的家人通電話。

記者撥號的時候,王琪難掩滿心期待的表情。隨後,現年82歲的哥哥王志遠出現在電話屏幕上──那是半個年紀以來,他們兩兄弟第一次見面。他們用普通話談了17分鐘。

掛線之後,王琪用印地語跟記者說:"他蒼老了很多,我差不多認不出他來。他說他仍然活著純粹為了我。"

這通電話背後是一個長而令人痛心的故事。

王琪在陝西省出生,家有四位兄弟兩位姐妹。1960年,他修讀完測繪之後入伍,參加解放軍。

他說1963年1月他在中印邊境「誤入「了印度領土之後就被抓。

Image caption 掛線之後,王琪用印地語跟記者說:"他蒼老了很多,我差不多認不出他來。他說他仍然活著純粹為了我。"
Image caption 王琪在陝西省出生,家有四位兄弟兩位姐妹。他的母親在2006年離世。

他告訴記者:"當天我離開軍營散步之後迷了路,又倦又餓。一輛紅十字會的車經過,我便上前請他們幫忙,不料他們把我送到印度軍方去。"

印度當局說王琪當年"擅闖印境",也沒有誠實地告訴官員他從何來和為甚麼越過國界。

接下來的七年他在不同監牢度過,直至1969年當地法院下令要釋放他為止。

當局後來把他帶到中央邦(Madhya Pradesh)一個偏遠的村落。從此以後,他再沒有離開過印度。

重獲自由以後,他到麵粉廠內工作。可是人在異鄉,王琪在語言、食物、社會風俗上都要重新適應。

他跟記者說:"每天晚上我都在哭,我十分惦念我在中國的家人,尤其是我的母親。"

Image caption 1960年,王琪修讀完測量之後入伍,為中國解放軍修路。

"當時我真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

1975年,他跟一位名叫蘇世拉(Sushila)的印度女子結婚。他說,那樁婚事是"朋友的壓力下"達成的。

蘇世拉也跟記者說,她的父母要她嫁給王琪"很氣憤",因為他是個外國人。

她說:"初時我連他說甚麼也搞不清楚。我忍受了他數個月,之後慢慢習慣了。"

王琪後來跟蘇世拉生下三個孩子,學會了說印地語,也起了一個當地名字,叫拉傑·巴哈杜爾(Raj Bahadur)。

他在印度落地生根,可是政府仍然沒有向他發出任何正式身份證明文件,因為當局到今天仍不能確定王琪是否戰俘。

他嘗試自己搞生意,可是他模糊的身份令警察常常找上門來。

Image caption 1975年,王琪跟一位名叫蘇世拉的印度女子結婚。他說,那樁婚事是"朋友的壓力下"達成的。

他的鄰居辛格(BB Singh)憶述王琪因為拒絶賄賂當地警員被他們毆打。他對記者表示,王琪是一個誠實的人。

模糊的身份也令他年多都無法回鄉。

他的家人跟記者表示,如果他要離境,他要向印度政府申請。

多年來他都寫信回鄉,可是到了二十年紀八十年代他才收到家人的回信,交換了家人的近照。而在2002年,他到達印度40多年之後,他才能跟母親第一次通電話。

王琪說他年邁的母親說很想見他。"我跟她說我會盡力回來。當時,我不斷地給任何我覺得可以幫助我的人寫信,請他們替我申請出境需要的文件。可是最終甚麼也沒有達成。"

他的母親在2006年離世。

Image caption 王琪能否回鄉,仍然是一個疑問。而另一個問題是,如果他成功回到了陝西老家,他會返回印度嗎?

終於,他的外甥在2009年到了印度,幫他凖備了申請護照所需要的文件。當地中國大使館一位職員亦幫忙,讓他成功在2013年申請了護照。該位職員在接受記者查詢時表示他知悉王琪的個案。

記者亦曾向印度聯邦內政部查詢,可是截稿前仍未收到回復。

一位王琪現居的村落的高級官員巴拉特·雅大維(Bharat Yadav)對記者承認,處理王琪的個案時有"不足之處",政府內部也"沒大興趣"改善王琪面對的困境。他並表示當局認為王琪的個案沒有甚麼可疑之處,如果他想回中國會盡量協助他。

王琪能否回鄉,仍然是一個疑問。而另一個問題是,如果他成功回到了陝西老家,他還會返回印度嗎?

他一邊跟孫女玩耍,一邊回答記者道:"當然會。我的家人都在這,我會到哪裏去?"

可是,他的太太還是比較擔心,她說:"我希望他會回來。"

Image caption 王琪在中國的親人照片

中國士兵流落印度逾半世紀 思鄉之情不減

網友留言

感謝BBC的報道引起了中印兩國政府的關注,進而加速老戰士回鄉的進程(hopefully)。

這件事不論結局如何對這位老戰士和他家庭來說都是悲劇。不禁讓我想起另一個真實的故事。三十多年前文革剛結束不久,剛恢復正常的英國駐華外交機構(不知那時是否有正式的大使館)就派遣官員千里迢迢從北京來探視慰問住在隔壁的原籍英國的教授夫人。她早期隨在英留學的丈夫一起回國。這事我一直影響深刻。

波, SYDNEY, Australia

既然說他成功在2013年申請了護照。是不是他已有中國公民護照?如果有,為何不能自由旅行回國?難道要中國政府出路費?還是要安置費?(這個恐怕不行).這個人在印度呆了50多年,恐怕早就入了印度籍。應該要求印度政府提供此人在印度填過的各種表格,核實他自填的國籍身份。

佚名

一場對雙方皆無得著的戰爭,卻令一個普通人留落異鄉數十載,而且是發生在二十世紀末、廿一世紀初的今天,簡直荒唐。兩國政府不聞不問,官僚架構推搪責任,這件事看到了戰爭的遺害,也看到了缺乏人權保障之後果。望老先生早日和家人團聚。

黃忠民, 英國倫敦

事情不發生到誰的身上,誰也感覺不到,還是回來的好,畢竟落葉歸根

Mark, 卡塔爾

其實,你是幸運的。如果印度政府在當時把你遣返回國,歷經數次的整人運動,你早已死於非命。

佚名

你相信戰時(雖然可能剛停火)一個當兵的能隨便在邊境散步,還散到迷路?而且搞測繪的能迷路?你是散步呢還是徒步野營呢?反正我是不信。連印度官方都認為他沒有如實交待他入境印度的真實目的。說中國沒盡職的省省吧,中印又不是沒有交換戰俘。他不承認入境印度的目的,連戰俘都不是,國家怎麼幫他?這人當時極有可能是叛逃了。歲數大了思鄉了才想起回囯了。不然他幾十年前為何不聯繫中國大使館?

佚名

你是幸運的,印度政府沒有把你過早遣送回去,否則歷經數次的整人運動,你早已沒命了。

佚名

民主是我強烈渴望的。但如果是印度這樣的民主,不要也罷。因為它和專制一樣無人性,迫害善良的人,侵害人權。

渴望

測繪兵,散步迷路,編的不錯,很專業。

佚名

中國外交部應主動出面與印度政府交涉 每個中國公民都有回家的權利 印度政府無權阻撓 更何況王琪當時具有軍人身分 戰爭已結束這麼多年 沒有任何理由繼續留滯他 但王琪並非戰俘 他是向紅十字會車輛求助而被交給印方 這種處理非其本意 因此王琪不能稱為戰俘 中國政府該補發他應得薪餉與養老金

aminonitroacid

挺可憐的

大理

中國政府也沒有尋找自己國家士兵的下落?

為什麼不協助他回到自己的國家,政府出面不是應該很好談嗎?!

公瑾,

要是真想回來,四十多年。怎麼都有辦法。!在印度邊境再迷次路,又回到中國了

佚名

憤怒,中印政府都太官僚.

ken,

看到"還是不要回來了,中國不缺人。"這樣的話,我簡直無地自容,雖不出自我口,但何其冷酷!

有些人早已習慣遇事首先、甚至只從所謂"利益"的角度出發,真是讓人寒心。

我想說歡迎並期待您回家!雖然我無法代表任何人。

羞愧,

聽說印度是個民主國家;聽說印度是個文明國家;聽說印度政府效率高;聽說印度人民生活幸福……

然而我看到的只是一個誠實而正直的人被這個奇怪的國家所強行施加的一切不幸。這不是命運,這是罪惡。

LuukShao, Pittsburgh, the U.S.

本國士兵被抓,政府應以國家名義同印度交涉此事幫助他,光幫助他辦理護照是遠遠不夠的

佚名

印度政府無恥,秘密綁架一個沒有武器的中國士兵,並且長期不讓他回中國,沒有人道。

佚名

還是不要回來了,中國不缺人。

佚名

印度號稱是民主國家,但對一位不交戰的中國士兵,所做無理。中國應以國家名義同印度交涉此事。

hebeilong

請用下表發表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