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暢銷恐怖遊戲 重現當年國共肅殺對立

一款名為"返校"的遊戲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一款名為"返校"的遊戲,重現當年國共對立下的白色恐怖時期,成為銷售冠軍。(BBC Chinese)

近來,一款名為"返校"(Detention)的遊戲,成為Steam遊戲購買的暢銷冠軍。故事探討1960年,當時"白色恐怖"彼此相互出賣,甚至為求生存捏造罪名害人被槍決的過去。

1949年,剛剛撤來台灣的國民黨,為了防範共產黨入侵,徹底實施戒嚴控制輿論。不但鼓勵舉報「匪諜」,對其他持不同政見者、異議人士,甚至稍有懷疑"叛國民黨"者,均可不經由審判,直接以軍法入獄或槍決。

當時人心惶惶,許多人民為求自保、或是升官發財,紛紛隨意誣陷,造成冤獄與冤死的情形不勝其數,人與人之間的信賴感降到最低。

直到1991年,台灣當局停止"動員戡亂",廢止戒嚴時的"警備總部",長達42年的"白色恐怖"才結束。根據估計,受害者可能超過13萬人。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遊戲裏的大禮堂,是台灣人從小的記憶,然而,很多場景,居然中國大陸玩家也會覺得"熟悉"。(BBC Chinese)

傳統台式恐怖

"返校"即是敘述這個時空背景下的遊戲。故事設定在1960年代,一名高二男學生魏仲庭,當時在上課打瞌睡。在他打瞌睡途中,學校教官近來教室帶走老師,等他醒來後,發現學校空蕩無一人。

在校園遊蕩的魏仲庭,碰見同樣昏迷的學姊方芮欣,兩人決定一起逃離學校時,

卻發現路已經被血紅河水衝斷,當兩人決定找電話求救時,再度昏迷。而當方芮欣醒來時,魏仲廷已吊死在他上方,方芮欣開始抽絲剝繭出真相。

這款遊戲結合了傳統道教及民俗,包括黑白無常、城隍爺與死者的"腳尾飯"。當中也融入了那時"告密"、"抓匪諜"的肅殺氣氛。1月12日上市幾天就創下20多萬美金的營收,不僅中國大陸與台港澳,西方國家也有許多玩家。

設計遊戲的"赤燭公司",是間僅僅9人編製的獨立遊戲公司。成立不到2年,最近卻因為研發"返校"大受歡迎,變成許多電視台及雜誌訪問的對象,連他們都備感訝異。BBC中文網記者訪問時,後面還有其他媒體等待。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赤燭遊戲的楊適維表示,"返校"讓西方人了解傳統文化外,也意外讓他們知道中國大陸很多玩家有共鳴。(BBC Chinese)

西方了解東方

赤燭遊戲的音效設計師楊適維表示,西方人透過玩這款遊戲,可以更加了解傳統文化,這是他們相當驚訝的。比如像是擲茭、燒金紙、去拜城隍廟等等,雖然他們看到的是英文,卻能沒有文化衝突地,沒有任何提示去完成,持續破關下去。

另外,這款校園恐怖遊戲也讓西方人對昔日校園生活有共鳴。楊適維認為,校園生活模式東西方可能不同,但都會有"同學互相攻訐"、"說老師壞話"、"有同學會跟老師告狀"等等,這些在遊戲內西方玩家都深刻感受到。

而在遊戲音樂方面,也大量採用了傳統樂器嗩吶、南北管等,由配樂師親自去請老師傅吹奏收音。遊戲總製作人堯舜庭說,這些傳統音樂再特殊的情形下讓人不寒而栗,連西方玩家都表示恐懼。

負責美術的陳敬恆則回憶,他為了呈現1960年代的風景,翻閲許多鄉土資料,遠赴台灣東北角、雙溪、金瓜石等那一帶拍攝老屋。而遊戲中的學校,為了尋求共鳴,他們都將全台灣高國中小等特色都呈現出來,讓大家都能喚起些回憶。

兩岸相互了解

此外,這款遊戲在中國大陸也造成了不小的風潮,姚舜庭就表示,有中國大陸玩家在玩了之後,去查台灣過去的歷史,想了解台灣過去"白色恐怖"歷史的創傷。許多中國玩家的專業分析跟建議也讓他們相當驚訝。

楊適維則說,有很多中國玩家反應劇情"很有熟悉感",雖然是個台灣高度戒嚴下的恐怖故事,但是中國當時也有類似背景,三反、五反、黑五類、文革等,美國也有冷戰時期抓共產黨間諜,那時候國際都彌漫肅殺氣氛。

甚至楊適維也提到,有很多中國大陸玩家會說"校園建築"讓他們很有親切感,讓他們很驚訝 ,"共產黨跟國民黨那時在兩邊大興土木,居然都蓋出差不多的鋼筋水泥樣式,這倒是蠻有趣的",楊適維說。

很多華人玩家表示有興趣,但是"不敢玩"恐怖遊戲,楊適維也推薦上網看"實況主"直播。香港很多實況主驚嚇時,用廣東話直接大聲反應令他們印象深刻,尤其港澳台三地,傳統上受中國南方文化影響大,很多習俗都雷同。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成立不到兩年的赤燭遊戲,憑借著"返校"而大紅,對於政治標籤他們選擇輕鬆看待,只想做自己的遊戲。(BBC Chinese)

從台灣到世界

隨著遊戲愈來愈紅,故事以"白色恐怖"出發也讓有些親中媒體認為該遊戲想操弄"反國民黨情緒"。記者造訪當天,也有親獨立團體想要邀請他們現身談遊戲,但也被遊戲公司婉拒。

BBC中文網記者詢問團隊是否怕被貼"政治標籤",楊適維說:"我們每天就只是想把遊戲做好,關卡寫好,怎麼樣感動人,如果有人說我們想藉作品達成什麼政治目的,那我們真的是沒有,作品能被玩家喜歡才是最開心的"。

姚舜庭也笑說,遊戲發行出去後就不是自己的,解釋權都在玩家手上,對於各式政治解讀就一笑置之。

赤燭團隊則說,他們還是將市場放眼在全世界。楊適維舉例北歐很多國家的獨立遊戲公司都很成熟運作,製作的遊戲口碑也好。他們不限風格,未來他們的遊戲也不全然都是台灣風格。

綜合遊戲造成的風潮,楊適維總結:"台灣人覺得很懷念,外國人覺得很新鮮"。但他們仍不認為做出很滿意的遊戲,"這只是起步,希望未來還能更好"。這款遊戲已在台灣獲得獨立遊戲獎,3月也將於美國波士頓獨立遊戲大展亮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