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男子被迫結扎 措施脫節難解人口危機

胡正高絶育手術證明 圖片版權 Weibo
Image caption 胡正高在微博上傳了絶育手術證明

中國雲南有一男子稱在二月初被地方官員強迫結扎,事件在社交媒體引起激烈討論,政府部門亦介入事件開展調查。

事主是42歲的胡正高,他在微博公開自己的經歷,引來很大迴響。胡正高本身是雲南省鎮雄縣羅坎鎮人,離鄉多年並已將戶籍遷至四川。趁著春節期間,他同妻子跟小孩回鄉。

2月8日晚上,十多名聲稱「鎮政府」的人把他帶到鄉政府一個辦公室,指他超生,需要接受結扎手術。有人跟他說,如果不願結扎,就繳交兩萬元的保證金。不過,這十多人都沒有表明身份、隸屬那個單位。

「迫不得已」

胡正高與前妻育有三名孩子,法院判決胡正高帶其中一個。根據胡正高的說法,他已經繳清超生罰款,而前妻也已經接受結扎手術。離婚後,他把戶籍遷至四川宜賓。他隨後結識現任妻子,兩年前生下一子。

胡正高認為自己已經繳付超生罰款,而且戶籍也已經不在雲南鎮雄,所以拒絶接受結扎手術及繳付保證金。

圖片版權 Weibo
Image caption 胡正高上傳照片,稱有「鎮政府」人員因他拒絶進行結扎而毆打他

根據胡正高自述,十多名工作人員摁住他,其中兩人更「毆打和推搡」他。胡正高在微博上傳照片中看到,他的脖子有傷痕。後來,民警來到辦公室,警員叫他配合工作人員的工作,沒有受理他的投訴,並帶走他的妻子及小孩。

由於擔心妻兒的安危,胡正高「迫不得已」只能接受結扎手術。

官方說法不一

雲南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周二(2月14日)在官方網站發佈,已責令昭通市衛生計生委對胡正高一事進行調查,並已經派出人員前往鎮雄縣。

不過,鎮雄外宣辦對《澎湃新聞》指,胡正高同意接受結扎手術,並沒有強制、威脅、打罵等行為。

另外,鎮雄外宣辦指胡正高兩任妻子都是鎮雄縣羅坎鎮人,而胡正高戶口在2013年9月遷出。

胡正高對《新京報》說,自己不要求政府賠償跟道歉,但希望官方能夠承認事實。

專家:地方官員轉不過來

長期關注中國人口政策、現任教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易富賢接受BBC中文網時說,雖然中國在2015年開放二胎政策,強迫進行節育手術──包括結扎──仍然發生。

易富賢說:「總體來說,比較落後的地區,地方政府的執法手段也比較粗暴。在北京、上海的話有輿論監督。」

人口專家、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特邀高級研究員黃文政對BBC中文網說,尤其在2016年初修改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後,育齡夫妻可以自主選擇計劃生育避孕節育措施,強迫結扎這件事情非常荒謬。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低生育率令中國未來很有可能面臨人口危機

黃文政認為,中央政府已經意識到亟需解決未來的人口危機,正在往鼓勵生育的方向走,但地方管制的「慣性思維」與人口狀況、社會發展脫節。

「現在依然還是在強調計劃生育政策,還是在進行生育限制,這是個大的方向問題,本身它並沒有完全放開,使得下面還在延續原來非常錯誤的政策。」

農村計生人員執法粗暴,黃文政認為是一個系統的問題。「他們有很多指標,可能說是你這個地方,計劃生育先進的話,每年要結扎多少、要達標多少。這樣的話,就使得下面這些基層行政人員有很強烈的動機去完成這些指標。」

網友:對女性不公 

胡正高的遭遇,令不少網民批評地方人員執法手段。但不少社交媒體用戶矛頭指向對女性的不公。有人說,男性被強行結扎引起這麼大的轟動,但女性在計劃生育底下受的苦卻乏人關注。

一名「不名則已_」的微博用戶說:「計劃生育多少女人被強迫流產,為了給孩子上戶口,強制上環,我們母親輩的人幾十年忍受著異物帶來的痛苦,有哪個男人為此給女人維權,抗爭過嗎?現在被結扎了一個已有4個孩子的男人而已,有什麼問題嗎?有值得大驚小怪的嗎?有值得這樣高聲吶喊的嗎?」

她的留言獲得一萬多個讚好。

根據《中國衛生和計劃生育統計年鑒》,2014年中國共進行超過2400萬宗計劃生育手術,其中包括放置節育器、取出節育器、輸精管結扎、輸卵管結扎及人工流產。

輸精管結扎有逾18萬宗,佔0.75%。放置節育器和人工流產各佔35.1%及39.8%。

廢除計劃生育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面對人口老化的問題

去年中國有1786萬嬰兒出生,超過45%是二孩或二孩以上,比起2015年增加7.9%。不過,專家認為全面廢除計劃生育才能解決未來的人口危機。

黃文政認為,放開二胎對刺激人口增長有一定作用,但效果可能只能維持兩三年。

之前育齡婦女想要二孩的,會累積在「開放二胎」政策推行初期再生育。但過後,中國人口還是很有可能出現萎縮。

黃文政說:」強制性計劃生育早就應該退出歷史舞台了,它甚至從來都沒有必要,也不應該有。」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