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美議員重提香港人權法案 有用嗎?

China, Hong Kong, USA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這份由美國兩黨議員提出的法案要求北京貫徹 "一國兩制"所給予香港的高度自治。

三名美國參議員已重新開始推動曾一度被擱置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求對涉嫌侵犯香港基本自由權利的香港和中國大陸官員實行制裁。

曾在美國總統大選前參加共和黨黨內初選的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宣佈,他和另一名共和黨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和民主黨參議員本·卡登(Ben Cardin)已於周四(2月16日)重新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這份由兩黨議員共同提出的法案規定,如果香港居民因參與爭取普選權利的非暴力示威而遭到逮捕或拘禁,美國政府不得因此對他們拒發簽證。

法案還規定,那些參與對香港書商和記者進行監控、綁架、拘留和逼供,以及壓制香港基本自由權利的其他行動的人士,都應該受到美國政府的制裁,包括凍結在美資產和拒絶入境。

此法案最早是由兩黨議員於2014年香港"佔中"運動後期提出的,要求更新美國在1992年訂立的香港政策法規,監察香港地區的人權和政制發展。

在"銅鑼灣書店"事件和北京人大釋法阻止香港兩位新科議員進入立法會等事件之後,魯比奧和科頓兩位參議員於去年11月再次提出該法案,要求北京貫徹 "一國兩制"所給予香港的高度自治。

現在,在對中國態度強硬的特朗普就職美國總統之後,這一法案重新提出,是否意味著特朗普政府將在香港問題上對中國政府施壓呢?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參與草擬法案的魯比奧參議員曾參加共和黨的黨內初選。

"強烈信號"

魯比奧參議員在一份新聞稿中說:"中國政府對民主制度和人權的打擊,對香港人民和香港的自由市場、經濟龍頭和國際貿易投資中心的地位都有重大影響。"

魯比奧說,他去年會見香港民主活動人士黃之鋒之後,更感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重要性。

他說,黃之鋒是一個有思想的出色青年,他和其他民主派人士"代表著香港的未來",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北京試圖侵蝕香港的民主體制時,"重申美國對香港人民的支持"。

科頓參議員說:"這個法案將授權總統向北京問責,並對中國官員發出強烈信號:如果企圖違背承諾、破壞香港自由,就會自食其果。"

圖片版權 Joshua Wong of Facebook
Image caption 魯比奧去年會見黃之鋒後說,他是一位"令人印象深刻並很有想法的年輕人。"

中美關係走向?

但是,這個法案是否代表著中美關係的新走向呢?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中國研究院院長曾銳生教授指出,該法案不是特朗普政府推動的,而是議員提出的。

曾銳生說,因為這是兩黨議員共同的提案,所以有機會通過。但是,其通過的機率並不會因特朗普取代奧巴馬而有所增加。

"奧巴馬比較重視人權議題,所以對這個法案的目標應該是支持的。而特朗普主要關注經濟貿易,不太重視人權,"他說。

曾銳生還認為,法案提出的"制裁中港官員"的提議,是一個比較籠統的說法。具體怎樣定義"壓制香港基本自由"的行為,裁定哪些人應該受制裁,還得由行政部門執行。

因此,曾銳生說,即使這個法案通過,也只是一個警告,而不代表美國對香港問題的處理方式有實質性的變化。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