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助斯諾登藏匿 港難民家庭遭斯里蘭卡調查

曾協助斯諾登的尋求庇護者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除了右邊的凡妮莎·羅德爾(Vanessa Rodel)和女兒外,其他尋求庇護者都是從斯里蘭卡來

美國國安局前僱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因揭發監聽計劃在2013年逃亡至香港,期間得到多名來自斯里蘭卡的尋求庇護者(asylum seeker)的幫助。這幾名難民周四(2月23日)召開記者會指,斯里蘭卡軍方警方去年曾派人到港調查他們,令他們擔驚受怕。

其中一名難民Kellapatha Supun Thilina說:「當我聽到有隸屬(斯里蘭卡)刑事偵查處(criminal investigation division)人員在這兒,當我聽到他們找我時,我感到驚慌。我不知道我該做些甚麼……不知道他們會對我做些甚麼事。」

協助這幾名難民的大律師田光譽(Robert Tibbo)指,不同消息來源指斯里蘭卡刑事偵查處最少曾兩次派員到香港進行調查。第一次於11月時發生,第二次則是在聖誕節後發生。

田光譽說,斯里蘭卡刑事偵查處第二次主力調查這幾名曾協助斯諾登的尋求庇護者的身份、及查找他們的住處等。

身份曝光

「斯里蘭卡尋求庇護者群體很小……曾有多名斯里蘭卡尋求庇護者在(香港)街頭直接被刑事偵查處人員截住。刑事偵查處人員帶著文件、相片,及顯示身份證明。」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代表尋求庇護者的律師田光譽(Robert Ditto)

田光譽指,曾幫助斯諾登的尋求庇護者當中,去年10月刑事偵查處曾派員調查他們在故鄉的家人。

去年9月7月,國際傳媒報道這幾名尋求庇護者如何幫助斯諾登,這些報道在斯里蘭卡亦引起轟動。田光譽認為,這就是斯里蘭卡政府在這時機開展調查的原因。

斯里蘭卡警方發言人Priyantha Jayakody接受BBC僧伽羅語組查詢時說:「我們沒有在香港或其他國家進行難民個案的調查……這完全是謊話。」

跨境執法

香港民主黨議員凃謹申表示,斯里蘭卡警方派員到香港調查,做法不能接受。

「假如任何外國警方或政府官員希望通過合法途徑在香港與任何證人會面、或訪問任何人,有國際慣例可循。請聯絡香港特區政府、香港入境處、香港警方、國際刑警組織;我們也有完整的國際協定。」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銅鑼灣書店前店長林榮基指,他是被中國大陸人員強行帶走

「除香港警方及政府官員,沒有其他人可在香港執法。」

過去兩年,香港發生過兩宗疑似內地人員越境執法的事件:銅鑼灣書店事件及富商肖建華失蹤事件。田光譽表示擔心這幾名協助斯諾登的尋求庇護者安全,憂慮他們也有可能會被強行帶走。

凃謹申和另一名立法會議員莫乃光說,會通知香港警方。

收留斯諾登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斯諾登曾被多名尋求庇護者收留

斯諾登2013年從夏威夷飛到香港。斯諾登離開酒店後,律師安排他與多個難民家庭家中居住。他們大部份來自斯里蘭卡,其中一對母女來自菲律賓,全部都留在香港超過10年。

他們兩星期輪流收留斯諾登。他們都住在「劏房」,居住環境欠佳。

田光譽指,斯諾登仍非常關心他們,亦知道他們的情況。

斯諾登曾批評香港政府「歧視及打壓」尋求庇護者。

尋求庇護者不能在香港工作,他們的生活費只能靠政府提供的人道資助,包括1500元的租金津貼及1200元的食物資助等。

根據政府提供的數據,截至2015年3月,香港共有9700多宗免遣返聲請,當中有3%的聲請人來自斯里蘭卡。

難以安置

田光譽認為,假如申請成功,這幾個曾幫助斯諾登的尋求庇護者都難以找到其他國家安置他們。

「美國幾乎肯定不會接受這些家庭。其他國家害怕美國亦不會讓他們定居。」

莫乃光說:「當斯諾登在香港的時候,他們向斯諾登伸出援手,我認為我們所有人都對這些家庭有所虧欠。」

「(這些家庭)協助(我們)注意監視、私隱、政府侵犯(權利)的議題。」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